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84 这旗袍是陆总帮我挑的

    “能。”

    他应了她一下,抬手就将她抱了起来。

    林惜是第三天才发现这个游泳池被陆言深包下来了,除了她们其实是没有其他的人过来了。

    不得不说,在游泳池里面扑腾也是一件十分考究体力的事情。

    她现在一半靠着水的浮力,一半靠着陆言深扣在她腰上的力气,才没有摔回去。

    她看着跟前的人,眼睛有些烫:“我没想到我也能学会。”

    她学了那么多年了,自己都放弃了,如果不是他非要拧着她来,可能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游泳了。

    她不知道未来到底有多少的危险,但是只要能够和她的陆总在一起,再多的危险,她也愿意去克服。

    就跟眼前的成韵。

    正益和大康合作举办的一个爱心机构正式成立,首次成立进行捐献,因着陆言深,A市三分之二的名流都来了。

    林惜今天今天穿了一件无袖的乳白色旗袍,脚下一双黑色高跟鞋,长发如瀑地披在身后,就只在头顶上方卡了一个发箍,陪着简单雅致的妆容,在一众高跟短裙的女人中一眼就被成韵捉到了。

    “林小姐,你今天倒是让人,耳目一新。”

    也是难为成韵了,出国这么多年,居然还能想出这么一个成语来。

    林惜看着眼前一身红裙的成韵,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十分的突出,她笑得很淡:“成小姐今天也惊艳四座。”

    成韵似笑非笑地转了一下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向着林惜微微低了低身体:“林小姐,你说,陆总比较喜欢旗袍,还是我——这种裙子?”

    她故意在说裙子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就算是傻的也能听出来了她话里面挑衅韵味。

    林惜看着跟前那起码有一斤重的胸脯肉,皮笑肉不笑:“我想,大概是旗袍吧。”

    她说着,也学着成韵的样子微微顿了一下,然后挑眉一笑:“毕竟,这旗袍是陆总帮我挑的。”

    实际上,每一次出席这种稍微比较正式的场合,她的礼裙都是陆言深帮忙挑的。

    这个习惯,从五年前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到现在,就一直都保持着。

    只是可惜了,知道的人没多少个人。

    林惜今天穿着旗袍虽然突出,但是从视觉出发,不得不说,像成韵这种火辣可能更加切实地吸引人的眼球。

    林惜是典型的东方人身材,她本身骨架就小,所以身上有肉,但是让人看不出来,除非下手。

    旗袍是很挑人穿的,腰、臀、胸,三点少一点都没了韵味。

    林惜曲线很好,但是旗袍是保守传统的衣着,像成韵身上的西式裙,奔放又热辣,深V领很好地托着她的曲线,刚好停在半胸中,这样的装扮,确实是场上大半部分男人的审美偏向。

    而林惜更像是那种,只适合欣赏,不适合肖想追逐的。

    所以成韵才故意这么挑衅,她常年在国外,自然思想比较开放,在性这个方面自然也比林惜开放很多。

    她只是没想到,林惜一句话,轻而易举就让她溃不成军。

    “成小姐!”

    刚好有人叫她,成韵看了一眼林惜,这一次,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她再留下来,脸上被打的巴掌印都要出来了。

    林惜看着成韵离开的背影,显然是走得有些仓促。

    她勾着唇冷笑了一下,身侧的手微微一暖,一抬头,就看到陆言深在自己身后了。

    林惜收了收脸上的冷意,有些惊喜:“陆总?”

    陆言深作为正益的代表,一进场就被不少的人围着。

    刚才开场要致词,所以她才一个人走开的。

    不远处的捐献台热闹得很,今天虽然来的人确实多,两大制药公司要成立爱心机构,不管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进来了,总不能一毛不拔。

    林惜听着一个又一个的报数,显然光今天的捐款金额就能达到八位数。

    “她又对你说了什么?”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脸色有些冷,显然他刚才看到了成韵匆忙离开了。

    林惜哼了一下,“她问我你会喜欢我穿的旗袍还是她穿的红裙。”

    他低着头看着她,没说话,只是那灼热的眼神已经回答了。

    这场内人人来来的,林惜受不了,抬手推了他一下:“陆总,你眼神收敛一点儿。”

    她脸都忍不住烫起来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他眼眸动了动,“你没告诉她,陆太太的礼服都是陆总亲自选的吗?”

    林惜按了按他的指腹:“说了啊,所以把成小姐吓跑了。”

    陆言深抿了一口红酒,脸上表情正经:“嗯,干得漂亮。”

    她差点儿没忍住笑了出来,但还是想着形象,只是抿了抿唇。

    这时候,一道男声打了过来:“陆总。”

    林惜眉头微微一动,侧过头,看到自己右后方走过来的男人。

    六十岁上下的年纪,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有点发福,但不算很严重。

    他端着一杯红酒向着她跟陆言深走过来,“今天全托了陆总的面子。”

    陆言深面无表情:“成总谬赞。”

    林惜不傻,A市姓成的不少,但是能站在这儿说这话的人,也就只有成仁贵了。

    人人都说相由心生,这个成仁贵,光是这么一看,也不过是一个有点钱的中年男人。

    注意到林惜的视线,成仁贵直直转向了她:“这位是,林小姐?”

    林惜手微微一紧,被陆言深拽着,她脚微微动了一下,“成总,久仰大名。”

    “是我久仰大名才对,你和陆总,倒是俊男美女,怪不得小韵总是跟我提起你。”

    他倒是一点儿都掩饰成韵对陆言深的念头,林惜笑得有点凉:“成总夸奖了。”

    “林景是你爸爸吧?”

    林惜没想到他会突然之间提到林景,下意识地紧了一下。

    手背被一旁的人轻轻一捏,她回过神来:“成总和家父?”

    “以前常听他提起你,倒是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美女。”

    她笑了笑,微微低着头,没有直接回话。

    成仁贵也没有再问她什么,将视线重新放到陆言深的身上:“陆总眼光不错。”

    “成总眼光也不错。”

    陆言深皮厚地认下来了,况且林惜是真的漂亮,夸奖他自然是来者不拒。

    成仁贵笑了几笑,说过去招呼熟人就走了。

    林惜看着成仁贵的背影,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他刚才故意提我爸爸的?”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林惜识趣地没有再问下去,接下来她都是跟着陆言深跟商场上的一些人打招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