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85 陆总比较让我感兴趣

    今天罗荣生和王子立都来了,林惜让罗荣生以万伦的名义捐了五万块。

    林惜难得碰到两个人,跟陆言深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跟罗荣生和王子立两个人到一旁聊万伦的事情。

    “Silin,我看你最近过得不错啊!”

    今年万伦转型成功,在电商方面市场终于打开了,下一步他和王子立两个人都想打开国外市场。

    但是传统家具在国外的市场占有很低,两个人这些天都在进行市场调查,打算针对国外市场出系列产品。

    林惜自然是知道两个人忙得很,她虽然没怎么去万伦,但是并不代表她就对万伦的事情真的不闻不听了。

    被罗荣生这么一说,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辛苦你们了!”

    “哼,知道就好,年分红的时候记得给我一个大红包!”

    林惜哭笑不得,“行行行,一定给你一个大大的红包!”

    “林小姐,你跟荣生倒是挺熟的!”

    三个人正说着话,成韵不知道又从那儿冒出来了,看着她的眼神似笑非笑的,让人很不爽。

    林惜脸上的笑意顿时就减了下来了,看着她低头喝了一口果汁:“成小姐的意思是,我不能有几个交好的朋友吗?”

    “林小姐误会了,倒是没想到,这么巧而已。你既然都跟荣生这么熟了,那韩进那个家伙怎么还会追——”

    “成韵,有人在叫你!”

    成韵的话还没有说话,罗荣生突然开口就打断了。

    林惜觉得奇怪,看了一眼罗荣生,发现罗荣生对成韵的表情不是很好。

    她没说话,拿着杯子的手微微动了动。

    成韵看了一眼林惜,留了一句让她听不懂的话:“我是真的服了你们了,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都不敢。”

    说完,她就施施然地走了。

    林惜刚想问罗荣生她的话什么意思,他就先开口了:“Silin,你千万不要跟成韵这个女人打交道,这个女人是条毒蛇,咬人还不会叫。”

    咬人不会叫的狗啊,倒是形容得挺贴切的。

    罗荣生中文说得不差,可是一些俚语却只知道一半不知道另外一半,所以很多时候经常上面跟下面的话对不上。

    但林惜听得懂,无非就是成韵这个女人不简单。

    她笑了一下:“我跟成小姐可没什么交道可打。”

    “呵,你要小心她了,我看她看陆言深的眼神不太对。她这个人,才不管别人有没有女朋友,反正自己看上就喜欢上。”

    不得不说,罗荣生倒是挺了解成韵的。

    林惜抬头看着他:“阿生,你倒是挺了解成小姐的。”

    “这不是因为韩哥以前跟她交往过,我——”

    说到一半,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看向一旁的王子立:“子立,我刚才没说什么吧?”

    王子立毫不留情:“你刚才说了,成韵跟韩哥交往过。”

    罗荣生生无可恋:“Silin,你千万不要让韩哥知道我告诉你了啊!”

    林惜觉得好笑:“你韩哥已经跟我说过了,你这么紧张干嘛?!”

    罗荣生看着林惜,表情有些奇怪,“韩哥告诉你了?”

    林惜不解:“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她想到刚才成韵没有说完的话,眉头皱了一下:“她刚才说什么来着?”

    罗荣生反应有点大:“没说什么,你不用管她,反正她这个女人,不管她干什么,你都当看不到听不到就好了!”

    不得不说,林惜是打算这样忽略成韵的,因为她发现,成韵这个女人,难缠不说,还不按常理出牌,她还是少招惹为妙。

    整个捐献过程持续了两个小时,捐献数额下午才能够统计出来。

    林惜晚上有课,所以下午和陆言深吃了晚饭之后去就琴行了。

    九点半,林惜从琴行出来,一抬眼就看到那停在路边的轿车了。

    九月晚上的风还有些凉,驾驶座的窗户降了一半,一眼就看到男人的侧脸,还有他搭在方向盘上的手。

    陆言深的手,十分的好看,林惜是弹钢琴的,她特别喜欢又长有直的手指。

    他的一双手就是这样的,现在微微曲起来搭在方向盘上,林惜看得心头有些发热,上了车,抬手过去勾着他的脖子先把人亲了一下,才松开,一只手拉着他的手:“来多久了,陆总?”

    “五分钟。”

    他的手大,林惜刚将他的手拉住,自己的手就被包裹住了。

    一路上,陆总都是用一只手在开车的。

    洗完澡出来有点晚,已经十点。

    陆言深穿着深色的睡衣坐在沙发上,手上拿了一份文件。

    林惜走过去,刚坐下就看到“爱助”两个字了。

    这就是成韵拉着陆言深成立的爱心机构,她低头一看,看到上面的数据的时候,不禁啧了一声:“怪不得成韵一定要拉你入伙,陆总,你人就往那儿一站,这号召力就已经压过不少人了。”

    她说着,拿过那文件,看了看:“这光是捐献的现金就高达三千万了,还没算这些个捐献的物品啊!”

    “嗯。”

    陆言深抬手将人抱到怀里面,低头开始亲她。

    林惜侧了侧头:“这还有个拍卖会,就今天晚上,陆总——”

    她还在喋喋不休,他干脆低头就把她的唇堵住了。

    手上的文件被拿走,她一抬头,就对上陆言深眼底的不满:“你很感兴趣?”

    说这话的时候,他微微挑着眉。

    林惜看到了几分危险,没有再管那文件,抬头主动亲了人一口:“陆总比较让我感兴趣。”

    他微微咬住她的下唇瓣,就这么贴着她:“哪里让你最感兴趣?”

    她眼睛眨了眨,松在一旁的手抬了起来,摸着男人的眉眼,一边说一边往下:“这里?”

    是他的眼睛。

    顿了顿,她自己又否认了:“不是。”

    手又继续往下,停在压在自己上面的薄唇:“这里?”

    指腹动了动,沿着那纹路摸了摸,“好像也不是。”

    说完,她的手又继续往下,那手指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滑过他的喉结,跟一根羽毛一样,又轻又痒的。

    不过很快,她就转开了。

    软绵绵的手从衣领顺进去,走过男人结实的壁垒,在那分明的肌理上来回摸了摸:“好像是这里。”

    她说这话的时候,微微仰着头,看着他的眼眸里面闪闪的,好像装了头顶的灯光在里面一样。

    陆言深看着她狡黠的样子,喉结微微动了动,黑眸也跟着沉了一下:“确定是这里?”

    他说着,意有所指地动了动。

    林惜眼神跳了一下,手抽了出来,又重新落在他的唇上:“是这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