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86 希望你待会儿也这么诚实

    “确定?”

    他头微微低了低,将她按在唇上的手指咬了一下。

    很轻的一下,林惜只感觉到自己的指腹微微一软,又热又润的触感,她麻了一下,身下杠着她的地方越发的明显。

    她连忙抽回手,伸到他的身后勾着他的脖子,用行动吻了上去表明自己的坚定:“就是这里。”

    林惜的吻相对陆言深的吻而言比较温和,和春天的斜风细雨一样,密集,却少了几分气势。

    不是她不想气势,实在是在这个方面,林惜嘴皮子动得在厉害,真的真枪实弹地干起来,她连陆言深的一半都比不上。

    也不知道了过了多久,林惜微微一侧,靠在他的肩膀上喘着气。

    耳边是男人低沉的呼吸声:“没眼光。”

    她低着头,挑着眉眼笑了起来,“陆总,女人都是喜欢甜言蜜语的,所以,我当然是最喜欢那儿了。”

    说着,她歪着头,看着他笑。

    陆总哼了一声:“女人也喜欢口是心非。”

    说着,他抬手从她的衣摆顺了进去。

    男人的体温稍高,那指腹落在她的腰侧,就好像带了火一直往上。

    林惜颤了颤,忍不住伸手抱住他,有点不甘示弱地也伸手从陆言深的衣领伸了进去:“我很诚实的,陆总。”

    诚实吗?

    陆言深不信,抬手将她的衣服脱了下来,低头在她的锁骨上咬了一下:“希望你待会儿也这么诚实。”

    他说着,往下滑了一寸。

    林惜哼了一声,抱着他的头在他的耳侧低笑:“那你呢,陆总?”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我比你诚实。”

    那手扣着她的腰,轻易就将她抱了起来。

    那吻炙热如火,林惜连自己身上什么时候光乎乎的都不知道。

    男人的话音刚落,她就被那结实的手臂扣着腰微微抬了起来。

    他没再吻她了,抬头看着她,轻轻哼了一声:“我最喜欢这儿。”

    一寸一寸的。

    林惜觉得自己的眼眸都被他的双眸卷进去了,浑身像是在火里面,又像是在海里面,整个人沉沉浮浮。

    “还是那儿吗?”

    他低头看着她,身下的动作却根本就没有停过。

    林惜脸烫得很,微微一动,人干脆趴在他的肩头上,声音又软又娇:“跟,跟你一样。”

    “口是心非。”

    口是心非的林惜受到了陆总的惩罚,第二天下床的时候,双腿都是发颤的,原本已经学会游泳的她,差点儿打不起水,又把自己给沉下去了。

    拍卖会陆言深显然是没去,但是拍卖成果第二天成韵就亲自送上门了。

    林惜早上没课,吃完早餐之后又倒回去补眠了,九点半的时候才起来,迷迷糊糊想起来陆言深让她过去一起吃午饭。

    她才连忙换衣服过去正益那边,很巧的,又碰上了从办公室出来的成韵。

    今天的成韵心情不错,也没有多做纠缠,跟她打了个字招呼就走了。

    林惜不明所以,看了一眼丁源:“成小姐心情似乎很好?”

    丁源心中警铃大作:“成小姐进去放下文件夹就走了。”

    林惜看了一眼丁源,意味深长:“丁秘书,你对陆总倒是忠心耿耿。”

    丁源笑了笑,帮她拉开了门,“林小姐进去吧,陆总现在不忙。”

    “谢谢。”

    她一进去就看到陆言深在看昨天晚上的拍卖成果,这拍卖成果显然比昨天白天的现金捐献要多。

    林惜坐在会客椅上,趴在桌面上看着终于收回视线的男人:“陆总,这个机构,可比正益还挣钱。”

    可不是,就一天的时间,都已经有七千万的进账了。

    陆言深睨了她一眼:“过来。”

    她不动,坐在那儿假装听不到,伸手拉过文件夹自己看:“这个成总出手倒是挺大方的嘛,一晚上就豪掷了两千多万。”

    “过来。”

    他又重复了一句。

    林惜觑了他一眼,不得不起身走过去。

    刚走过去,人就被他拉到怀里面了。

    那文件又被他重新拉到跟前,指了指成仁贵拍卖下来的几样东西:“觉不觉得奇怪?”

    他特意指出来,必定是有奇怪的地方的。

    林惜又重新看了一遍,但还是看不出来。

    陆言深也不说话,只是捏着她一只手,等着她慢慢地看。

    半响,她终于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了:“这些东西,价格是不是偏高了?”

    虽然都是古董,但是林惜跟过陆言深参加过几次拍卖会,多少也了解这些价格。

    但是那些捐献的东西都是走了明路拍卖的,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就算真的是偏贵,冤大头也是成仁贵。

    林惜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

    而罪魁祸首,正看着她什么都想不出来的样子,也不提点一句。

    她转身扑到他的怀里面张嘴在他的唇上咬了一下:“陆总,你这样勾起我的好奇心,又不打算告诉我的行为,真的很不好,知道吗?”

    “不知道。”

    这是在报复她昨天晚上的回答呢。

    他昨天晚上问她:“为什么最感兴趣那儿?”

    一边说着,还一边用她最感兴趣的地方磨着她。

    林惜觉得而不能如他的愿,所以一整晚都似是而非:“不知道。”

    没想到,这男人记仇得很。

    她动了动,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又重新坐了回去。

    陆言深的手本来拉住她的,见她又主动坐了回来,就松了手,捉着她的手继续揉捏着她的手指。

    只是这一次不是侧坐的,而是正对着他,双腿打开坐在他的大腿上。

    这姿势,倒是让人想入非非。

    林惜是故意的,看着跟前的男人挑着眉笑了一下:“陆总,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告诉我吗?”

    她抬手勾着他脖子,微微仰着头看着他双眸。

    狡诈。

    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了,还以为别人不知道一样。

    黑眸看着她,波澜不动,还是跟刚才一样的答案:“我不知道。”

    啧啧啧,小气。

    林惜眼眸转了一下,扭着身体故意蹭了蹭:“我本来还想告诉陆总,我为什么最感兴趣的是——”

    她说着,顿了一下,手伸下去飞快地碰了一下:“这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