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87 以前也不见得会给我面子

    黑眸一沉,陆言深捉住她的手:“玩火?”

    他的声音有些沉,脸色也是。

    林惜倒也不怕他,看着他耸了耸肩:“唉,男人就是麻烦,女人太诚实了不行,不诚实又说人家口是心非。”

    看着她在自己怀里面胡搅蛮缠,陆言深终于忍不住笑了,抬手揉了揉她头发:“行了,林惜,别惹我了。”

    她看着他脸上的笑意,也知道自己再闹下去是真的不行了,只好咬了一下唇,没再乱动:“陆总,成仁贵到底想干什么?”

    陆言深还是没有告诉她:“再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再过几天,林惜还是不知道,只是成韵居然会找上她了。

    谭英玉说外面有人找她的时候,林惜是怎么都没有想到是成韵。

    但是既然有人找,她总不能不见人的,只好抬腿走了出去。

    “林小姐,惊讶?”

    看到成韵的时候,林惜何止是惊讶,甚至是被惊吓到了。

    特别是成韵现在看着她,笑意盈盈的,不知道又在想着什么事情。

    林惜下意识地皱起了眉:“成小姐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成韵找她,无非就是因为陆言深的事情,除了这个,她实在是想不到其他事情了。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是她想岔了。

    成韵这一次来找林惜,还真的就不是为了陆言深的事情,她抬手拿了一张请帖给她:“上次爱助的捐献活动相信林小姐也看到结果了,我想着,趁着这一波热潮,号召一些A市的名媛,也进行募捐活动,以林小姐和陆总的关系,我相信林小姐你是很乐意参与的。”

    林惜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请帖,却没有再第一时间答应,而是翻开看了一会儿,半响才开口:“如果我不乐意,是不是就不用参加了?”

    成韵一开始就已经那陆言深出来压林惜了,却还是没想到,她会一开口就会说自己不乐意。

    她脸色僵了一下,看着林惜:“我想,林小姐应该不会不乐意吧?”

    成韵说完,看着林惜,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试探。

    林惜笑了一下,还是没有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请帖我收到了,至于去不去,让我想一下吧。”

    “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了,希望林小姐能够好好地想一下,毕竟这可不是普通的宴会。”

    林惜不咸不淡地哼了一声:“嗯。”

    成韵见她油盐不进,只好踩着高跟鞋走了。

    看着成韵的背影,林惜有几分愉悦。

    倒是难得见到成韵这样气败,成韵跟她之前碰到过的女人不一样,尖锐又圆润,你很难捉到她的点,好几次交锋,看似林惜赢了,可事实上,她也不算赢多少,毕竟对成韵而言,似乎都是无关要紧的事情。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下的请帖,上面写着“爱助”媛手,一看就知道主要的目标人群是A市里面的上层女性。

    离着“爱助”正式成立募捐也不过是几天的时间,成韵又开始把注意打在女人这个方向上了。

    林惜不得不谨慎,她没有立刻答应,也不是存心让成韵难堪的。这件事情,她还要回去问一问陆言深的意见。

    是夜。

    林惜洗了澡出来,出去拿了包包,把成韵今天拿来的请帖递到他的手上:“陆总,成韵到底想干嘛?”

    陆言深只翻开看了一眼,就把那请帖放到床边的柜面上了:“你想去吗?”

    他不答,林惜抿了一下唇:“我当时没有立刻答应她,说考虑一下。”

    说着,她顿了一下,“能去吗?”

    她其实不太想应付这些场合,但是成韵说得对,这请帖,A市稍微有点儿地位的女性都去了。她如果是一个人的话,不去倒是无所谓,可她现在和陆言深的关系,不去的话,到时候又有些流言蜚语了。

    再说了,陆言深避而不答,她也听得出来,这件事情里面一定是有什么阴谋,陆言深都已经接了成韵的橄榄枝了,她不接,免不了会坏事。

    “嗯。”

    他倒是应得轻松,也不给个指示,半点提示都没有,全靠她自己一个人在猜。

    林惜坐在他身边捉了一下他的手,侧着身看着他:“那我去。”

    “倒是不笨。”

    他看着她,终于笑了一下。

    林惜算是知道了,他就是故意的。

    她抬手拔了一下他的下巴,哼了哼:“陆总,你要下次再这样,我这么笨,指不定就领会不到你的意思了。”

    不是说她笨吗?

    说她笨还一点儿提示都不给,要不是她想多了一层,她要真的当场就拒绝成韵了,像成韵那样的奸诈,指不定就把刚露出来的尾巴又藏回去了。

    他捉着她的手,落在她手腕上的指腹发暖,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她。

    那一如既往的冰冷里面,林惜看定了,才看到里面藏着的笑意。

    林惜学着他平时的样子,嗤了一声,抬手一把将人推开:“睡觉。”

    明天还要五点起来呢。

    成韵安排的日子很紧凑,就在这个星期三的晚上。

    请帖上面写了,尽量不要带伴侣。

    所以周三晚上,林惜是一个人去的。

    陆言深将人送到酒店门口,林惜自己一个人下车走进去。

    她今天的裙子穿得中规中矩,是D家的高定,不算很出众。

    宴会厅在二楼,林惜转过楼梯就听到声音了,放眼看进去,就好像是服装展览一样,除了服务员,基本上都是女的。

    成韵在组织方面,倒是挺有能力的,今天晚上就能看得出来,号召而来的人不少。

    入狱前她倒是认识不少的人,但是就因为那五年的牢狱,她出来之后,虽然和陆言深在一起,但实际上,和今天晚上来的人,没有过一点儿的交集。

    “林小姐。”

    成韵远远就看到林惜了,示意过来打招呼。

    林惜从一旁经过的侍者手上拿了一杯果汁,免去了成韵的酒,对着她笑了一下:“成小姐。”

    “我还以为林小姐你不来了呢。”

    成韵举了举酒杯,林惜也举了举,抿了一口果汁:“想了想,成小姐亲自送请帖,我不来,实在是不给面子。”

    成韵看着她,似笑非笑:“林小姐以前也不见得会给我面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