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88 就凭我是林惜

    这话明显是挑衅的,林惜的脸色凉了下来:“成小姐知道就好。”

    成韵笑了一下,突然拉过一旁的人:“来,染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林小姐。”

    她说着,停了一下,看向林惜:“林小姐,这是李染。”

    林惜看着李染点了点头:“你好,李小姐。”

    以前林惜就认识李染了,很不巧,在十八岁以前,她跟李染还算是朋友,只是可惜了,这朋友,林景一出事之后,就什么都不是了。

    李染自然也知道林惜是谁,从前是因为家里面的公司想要和万伦合作,所以她爸爸才让她去接近林惜的。

    这种故意接近出来的友情不用想也知道,根本就不会持续多久。她高中跟林惜是隔壁班,两个人算不上闺蜜,但是偶尔还是会约出来逛逛街看看电影。

    但是林景一出事之后,她就主动远离林惜了。

    当初林惜似乎找过她的,那时候她们刚高考完没多久,林惜找到她家的时候,其实她都在家里面,只不过不想见她,也没有觉得有见的必要,所以就让家里面的佣人跟她说她不在家。

    后来林惜也没有再来找过她了,大二的时候有人说林惜进了监狱,再后来,听到林惜的消息,已经是和“陆言深”这三个字相关了。

    相比林惜的大方,李染就尴尬无比:“林小姐,你好。”

    两个人曾经相识的人,如今面对面说你好,不得不说,真的是讽刺得很。

    成韵看着两个人,也不知道故意的,还是不经意,她拍了拍李染的肩膀:“染染,你和林小姐先聊着,我过去方小姐那边。”

    说着,成韵就端着红酒走了,剩下林惜和李染两个人。

    林惜倒觉得没什么,人情凉薄,她早就知道了。

    当初林景出事的时候,她确实是去找过李染帮忙,但是她拒绝了,也无可厚非,人都是这样的,想要独善其身。

    现在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李染尴尬,她倒觉得没什么。

    她没有相熟的人,和成韵三句话里面有两句话是互怼的,和李染更是无话可说。

    林惜看了一眼李染:“我有点饿,过去吃点东西,李小姐自便吧。”

    说着,她自己就走了。

    好几道视线跟着她,一直到那餐桌前。

    林惜也不在意,她知道,自己这一次过来,不少人都盯着她。

    很快募捐就开始了,到底是依赖着家里面的,虽然捐得也不少,可是比起前几天的募捐,还是差了不止一丁半点。

    许多人拿出来募捐的物品大多数都是用过的包包、衣服之类的,这些东西,虽然有不少是限量,降低了价拍卖,也是有人要的,但是比起男人们出手的,这显得有点小气。

    林惜捐的是十万支票,在场内算不得多,但是也不少了。

    成韵捐了十万支票和一条手链,总价二十万左右。

    这些千金小姐们,买衣服包包的时候倒是不觉得钱多,真的让她们拿出来的时候倒是没几个大方的。

    大多数都是一万、两万的,不过是凑个数,蹭蹭面子而已。

    捐款完之后,林惜自己端着果汁走了出去。

    现在还没到秋天,天气也不算冷,露天花园里面的人不少,大多数都是凑在一起聊当季新款或者A市新贵的。

    林惜刚走出去,就迎上了两道不太好的目光。

    她只对着那两个人扫了一眼,端着酒杯就自己走到泳池边,看着池水。

    学会游泳之后,她现在倒是一点儿都不怕水了。

    “林小姐。”

    原本只是倒影出她一个人的泳池就这样多出了一道倒影,林惜收回视线,侧过头看着来人:“你好。”

    “我叫凌雨彤。”

    “凌小姐,你好。”

    林惜对这个名字,陌生得很,想了很久,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认不认识这么一个人。

    “看来林小姐是不记得我了。”

    凌雨彤今天穿着一条白色的C家当季新款,林惜前两天才在杂志上看到过。

    来者不善,她抿了一下唇:“我们以前认识吗,凌小姐?”

    她直接得很,却换来了凌雨彤一声冷笑:“你当然是不认识我,以前你不认识我,现在的你,更加不可能会认识我!”

    那语气里面的尖锐太明显了,林惜忍不住蹙起了眉,看着凌雨彤:“我们——”

    “林惜,你现在过得挺好的吧,傍上了陆言深?”

    听到她的这句话,林惜脸色直接就冷了下来:“凌小姐,我想你可能喝醉了。”

    “我没有喝醉!你凭什么一直都是这样高高在上?你和陆言深在一起就和陆言深在一起,你凭什么还要害纪司嘉?”

    “我害纪司嘉?”

    林惜觉得好笑,纪司嘉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就算陆言深不动手,他迟早也是要进去的!

    陆言深动手,只不过是没有给他逃走的机会罢了。

    凌雨彤突然向前逼近了一步,林惜往后退了一点,看着眼前的女人,突然之间,她想起了什么,“我想起你了!”

    高一的时候曾经有个女生拦下她,塞了一份情书给她让她交给纪司嘉。

    林惜那时候年轻气盛,全校哪个人不知道纪司嘉和她的关系,偏偏居然还有人要她帮忙给纪司嘉情书。

    她那时候当场就把情书撕了,一个月后,那个人好像又找了她一次。

    她问她为什么不把情书给纪司嘉,她那时候都被气死了,看着人第一次开口骂人。

    其实她不会骂人,总共骂了两句,一是就你也配给纪司嘉写情书?二是不要在我的面前不自量力。

    就算很多人不喜欢她,但是也没有人能够撼动她是学校校花的地位。

    她是没想到有人这么搞笑,写情书就算了,还让她交给纪司嘉。

    气都气死了,哪里还会帮忙。

    倒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人对纪司嘉居然还念念不忘。

    她冷笑了一下:“你问我凭什么?就凭我是林惜!”

    “你给我去死吧!”

    凌雨彤知道林惜不会游泳,所以见她在泳池边上就起了心思了。

    只是她伸出去手,没把林惜推下去倒是自己因为惯性,在林惜往后退的时候,整个人就往水里面扑了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