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89 她可能是想害死我

    “啊——!”

    凌雨彤是想将林惜推下水,可是到头来,却是自己摔了下去。

    摔到水里面的时候,她才想起来,不会游泳的人何止是林惜,她也不会游泳!

    “救,救命——”

    她不断地呼叫着,林惜站在边上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她。

    好几个被吓到的人在不断地叫着,很快,成韵就带着人出来了,会游泳的安保人员跳了下去,凌雨彤被捞了起来。

    成韵眉头一皱:“怎么一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刚才看到林小姐和她在聊天,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她就突然摔到泳池里面去了。”

    女人的话音刚落,成韵就把视线转向林惜的脸上:“林小姐,你如果不想来的话,你大可以不来,你为什么非要闹出点什么?!”

    一面之词,就这样敲锤定音。

    林惜冷笑地勾了一下唇,看着成韵,眼底里面全都是冷冽:“成小姐这话的意思是我把凌雨彤推下去的吗?”

    成韵也冷笑:“我没有这样意思,不过是不是这样,那就另说了。”

    先是李染,再是凌雨彤,林惜算是知道了,成韵今天晚上是专门给她难堪的。

    她嗤了一下:“成小姐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真是厉害。”

    她们之间的针锋相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却是第一次像今天这样,这样当中互相怼了起来。

    成韵似乎也不伪装了,看着她脸上半分的笑意都没有:“林小姐也不差。”

    “呕——”

    被救上来的凌雨彤终于醒过来了,她呛了不少的水,又被吓着了,现在一张脸都是白的。

    成韵也将关注点落在凌雨彤的身上,“凌小姐,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雨彤刚被救上来,现在整个人都是在发抖的,看着成韵,半响才开口:“我,我刚才在和林惜聊天,谈到一些以前的事情,她突然之间失控,就将我推了下去。”

    她的声音不算大,可是在场的人都是想着要听热闹八卦,凌雨彤的话大部分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很快,现场就有人开始指责林惜了。

    “林小姐,就算陆总宠你,你也不至于这样嚣张吧,凌雨彤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对她?”

    “林小姐,正如成小姐所说的,如果你实在是不想来参加这一次的募捐,你大可以不出现,没有必要闹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林小姐,你这么做,陆总知道了,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你一言我一语,现在这个时候,好像弱者永远都是对的,强者就注定是错的。

    林惜站在那儿,也不说话,只是一张脸越发的冷。

    成韵安抚了一会儿凌雨彤,然后才起身看向林惜:“林小姐,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这一次的募捐也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如果林小姐你不想继续待下去的话,可以先行一步。”

    成韵这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非要将林惜赶出去,她也没有继续追究那些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这样开口请林惜走。

    这显然是将锅往林惜的身上背!

    林惜如果能咽得下这口气的话,她就不是林惜了!

    她冷笑了一声,环视了周围的人一圈,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凌雨彤:“你说是我将你推下去的,是吗?”

    她的脸色冷得有些渗人,大概是跟着陆言深多了,现在整个人的气场都有些像那个男人。

    凌雨彤怔了一下,瑟缩了一下,成韵突然出来挡住了林惜的视线:“成小姐,有些事情不追究,并不代表我们好欺负!”

    她这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人早就看不爽林惜了,但是碍着陆言深,也没有人敢说些什么。

    林惜只是看了一眼成韵,视线越过她直直地看着凌雨彤,又问了一次:“我最后问你一次,是不是确认我将你推下去的?”

    凌雨彤想说是,可是触及林惜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有些害怕。

    所有人都在等着凌雨彤开口说个“是”字,可是她在那儿咬着唇,一个字都不开口。

    有人开始说林惜恐吓人,林惜对着那人冷笑了一下,那个人脸色一僵,不敢说话了。

    见凌雨彤不说话,林惜只是讽刺地笑了一下:“既然这样,那么,凌雨彤,请记得你自己今天晚上说过的话。”

    酒店里面有监控,这泳池是公共地方,夏天刚过去,酒店的监控不可能这么快就撤走的。

    林惜之所以刚那样质问凌雨彤,也不过是凭着这一点。

    凌雨彤想冤枉她?

    可以,就看她过两天还是不是这样的说法了。

    她看了一眼成韵,转身离开。

    成韵看着她的背影,得意地笑了一下,回过头,却又是另外的一番表情:“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围过来了,凌小姐落了水,我们应该将她送到房间里面将衣服先换了。”

    林惜走得并不快,她刚从外面出来就打了个电话给陆言深。

    陆总电话接得很快:“结束了?”

    她窝了一把火,只是哼了一句:“嗯。”

    “嗯,我在外面,你出来吧。”

    林惜怔了一下,她连忙抬腿跑下去。

    刚出酒店门口就看到那辆熟悉的车子,还有那个熟悉的男人。

    林惜心底的不快消了不少,连忙抬腿跑了过去,直接就撞到他的怀里面:“陆总。”

    虽然明知道成韵今天晚上不安好心,但是接二连三地被人添堵,林惜就算再想得开,心里面也还是有些不舒服。

    怀里面的人声音压着胸口,一开口就是闷闷的,一听就知道不怎么开心。

    陆言深将人拉了出来,牵着上了车,才开口:“成韵为难你了?”

    “成小姐何止是为难我,我想她可能是想害死我吧。”

    “嗯?”

    林惜扣紧了他捉着自己的手才开口:“刚才我碰到一个高中同学了,以前有点过节,她知道我不会游泳,想把我推进泳池里面!要不是我闪得快,陆总你现在看到的可能就是一身水的我了。”

    她话音刚落,男人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什么名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