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90 带你去欺负人

    “凌雨彤。”

    她就是要给陆言深告状的,所以他问了,她自然不会说什么算了的话。

    这事情是成韵整出来的,林惜还不回去,但是陆言深不一样。

    她的心思在他的跟前向来都是毫不掩饰的,陆言深捏了一下她的手背:“帮你讨回来。”

    那语气,就好像是哄着生气的小孩一样,林惜一下子就笑了:“那我们回家。” 看着那夜色交错下勾着的眉眼,黑眸一动,握着她的手松了开来。

    车子缓缓地启动,林惜想着成韵今天晚上让她过来的目的,脸色有些冷。

    捐献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算上拍卖的总额一共一千三百多万。

    结果是成韵亲自送到陆言深的手上的,办公室里面就只有她和陆言深两个人在,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男人低垂着头着手翻着手上的记录。

    成韵站在一旁看着,脸上带着几分不明所以的笑:“陆总,林小姐没事吧?”

    一直低着头的陆言深终于抬起头,看着她:“成小姐对林惜的意见好像很大?”

    她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林小姐就这么喜欢告状吗?”

    她倒是一点儿都不避讳当初的事情,提到林惜告状,甚至有几分不屑。

    陆言深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一双黑眸却冷冽惊人:“成小姐,林惜气量不大,气着她了,我就没林惜这么好说话了。”

    明明气量不大的人是林惜,可是不好说话的人却是他。

    这话里面的警告,就算是傻的,也能听出来了。

    成韵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了下来了,看着眼前的男人:“陆总的意思是,你现在要给林惜秋后算账吗?”

    她说着,抬腿走到陆言深的身边,抬手想要拉陆言深的衣领,男人没有动,低头看着她,一双黑眸里面全都是阴鸷。

    成韵的手伸到一半就停了下来,收手了回来,又有些不甘心,咬着牙又把手伸了出去。

    她这一次对着的可不是陆言深的领带,而是陆言深的脸。

    眼看就要碰上了,手腕上突然一紧,她的手就这么被陆言深扣住了。

    他的力气大得很,扣着她的手,仿佛要将她的手掰断一样。

    成韵用力动了一下,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却发现陆言深的力气大得很,她根本就动不了。

    抬头看过去,男人看着她,一双黑眸就好像要将她撕碎了一样。

    成韵从前是不怕陆言深的,可是现在,她有些怕了。

    脸上的笑容也维持不下去了,她不得不开口:“陆总,你弄疼我了。”

    她手腕,就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手突然之间一用力,她整个人被一股,蛮力直接翻在一旁。

    那力气太大了,等她反应过来,想要去避开都已经来不及了。腰就那样狠狠地撞上了那办工桌的边角,成语的脸色顿时就白了下来了。

    而让她的脸色更白的是,头顶上很快就传来男人的声音:“成小姐,不该碰的就不要乱伸手去碰,就好像你不能动的心思,就千万不要去动。”

    陆言深说完,视线往门那边一转:“出去。”

    成韵腰刚才都被撞得发麻了,现在听到陆言深这样的警告,她哪里还敢继续留下来。

    以前觉得这个男人不过是冷淡了一点,现在才发现,实在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这个男人,轻易惹不得!

    “成小姐。”

    成韵一路冷着脸走出去的,就连听到丁源的招呼,她也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林惜刚从电梯出来就撞上成韵了,她愣了一下,“成小姐。”

    听到是林惜的声音,成韵抬头看了她一眼,冷笑了一下,“林惜,你果然是个厉害的。”

    说完,她直接抬腿就进了电梯里面。

    成韵倒是第一次这么冲,林惜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丁源,再看向成韵的时候,电梯门已经缓缓合上了,成韵站在那电梯的左侧,看着她,脸色有些白,眼神冷得很,从前的自得也全然不见了。

    电梯门完全合上,她收回视线,抬腿走向陆言深的办公室。

    他说让她过来一起吃饭,顺便把那天晚上的账也算回来。

    看到成韵这样,林惜想了想就知道,一定是刚才从陆言深那儿受气了。

    成韵受气了,那她的心情就不错了。

    “林小姐。”

    她刚走沟渠,丁源就抬手把门拉开了。

    林惜点了点头,“谢谢。”

    一进去,就看到坐在办公桌上的男人。

    “先坐一下。”

    他头都没有抬,却知道来的人就是她了。

    林惜见他手上正拿着一支钢笔,知道他在忙着,也没有说些什么,走到一旁的书架上随意地找着。

    不仔细看都没发现,这陆总的书架一下都是经济学和金融方面的书籍,只是现在第三架放了不少小说,中外的都有,就连一些十分火热的言情小说都在上面。

    林惜看到这些,忍不住就笑了一下,抽了一本书到沙发上翻了起来。

    还别说,现在这么喜欢看言情小说还是有点儿道理的。

    林惜以前多数都是看外国名著和一些文学书籍,很少看言情小说这一类的,现在一看,倒也看得有些津津入味。

    办公室里面就他们两个人,没有人说话,林惜越发的投入。

    “看什么?”

    她看得正有些入神,陆言深的声音冷不丁的传来,林惜愣了一下,抬头看过去,就直直对上近在咫尺的黑眸。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她的身边了,一低头,她整个人几乎被他笼罩在怀里面。

    他侧着头,视线落在她手上的书页上。

    林惜抬手就把书合上了,扔在一旁,借着这个距离抬头往陆言深的脸上亲了一下:“陆总,你对成小姐做了什么,我刚才碰到她的时候,她可是恨不得把我吃了。”

    莹亮的杏眸里面晃着明明白白的得意,勾着的唇角更是把她的明知故问显露无疑。

    陆言深看着怀里面的人,抬手摸了摸她的唇瓣:“明知故问。”

    还有正事要做,说完,他直接就起身,回头看着沙发上的人:“起来,带你去欺负人。”

    把欺负人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估计就只有陆言深这么一个人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