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91 你对林惜的意见似乎很大

    林惜笑了一下,抬手顺上他的手,借着他的力气站了起来。

    跟陆总欺负人去了。

    凌其锋从接到陆言深秘书丁源的电话到现在一直就没有安稳过,他实在想不明白,陆言深怎么会突然之间约他这样的人吃饭。

    且不说妄自菲薄,凌家在A市里面实在是算不上出头,而在A市里面想要见陆言深的人多得很,他一向都很有自知之明的,前几年约过几次陆言深,对方都避而不见,他就知道自己这样的身份,还够不上陆言深去看。

    可是现在,陆言深却主动约他了,还提到了凌雨彤。

    凌其锋并不觉得凌雨彤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她这么多年来了,一直都是内向胆小,早几年的时候凌家情况不好,刚好李家的人看上凌雨彤了,他当时问凌雨彤,她也只有一句听爸爸的。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当初的时候他也不想凌雨彤嫁过去的,虽然李然那个人不过比凌雨彤大了五年,可是李然是A市里面出了名会玩的花花公子。

    凌雨彤嫁过去五年了,这两年凌家环境好了一点,他问凌雨彤过得怎么样,她都是说挺好的。

    嘴上是说挺好的,可是李然的花边新闻根本就没有断过。

    可是女儿自己说挺好的,他还能怎么样,除了怒其不争,他还能怎么样,再者,当初也是他自己亲手把女儿推进那样的火圈里面去的。

    这样性格的女儿,凌其锋自然是不会觉得凌雨彤会做出什么事情惹怒了陆言深。

    正想着,凌雨彤就来了:“爸爸,你让我过来这里……”

    凌雨彤那一天晚上之后好几天晚上都没有失眠,现在凌其锋突然让她出来,她更是心虚得手心发汗。

    凌其锋看了一眼凌雨彤,已经过了三十岁的女人了,现在说话还是像二十岁那时候一样,连抬头看着人都不敢。

    他也没有多想,挥了挥手:“你先坐下来吧。”

    凌雨彤不敢说什么,挑了一个位置就坐了下来。

    两父女各怀心思,谁也没有开口。

    林惜一进餐厅就觉得奇怪,不禁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侧的男人:“陆总,你这顿饭,是露天吃的?”

    她问得有点儿迟疑,不说这九月份的正午还是艳阳高照的,这露天吃饭,怎么看都不像是陆言深的风格。

    她认识陆言深这么久了,就算是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都是尽量在包厢,或者卡座,隐秘性相对比较好的地方。

    这露天……

    林惜不得不想多一点,刚好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林惜愣了一下,突然就懂了。

    怪不得他前些天的晚上问她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陆言深今天,原来真的是带她来欺负人的啊!

    以前干这事情的时候,林惜总是有后怕,当时陆言深带着她去欺压人的时候虽然很爽,可是时候,林惜总是忐忑不安。

    如今却不会了,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情,总归还是有陆总挡在前头嘛。

    想到这里,林惜不禁勾了一下唇,“陆总,红颜祸水啊。”

    “再怎么祸水,你也只能祸我了。”

    他牵着她的手捏了一下,服务生已经将门拉开。

    餐厅露天的位置全都被陆言深包了,林惜一走进去就看到不远处桌上坐着的一男一女了。

    女的是凌雨彤。

    多亏了那个晚上,不然她也不记得有一个对纪司嘉这么死心塌地的女人。

    后来她回去查了查凌雨彤的资料,五年前凌雨彤就嫁给了李染的堂哥李然,还生了一个女儿,女儿现在都三岁了,没想到她居然还对纪司嘉念念不忘。

    想到这些,林惜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既然她这么爱纪司嘉,有机会的话,她必定会成人之美的。

    呵。

    “陆总,林小姐!”

    凌其锋是面对着门口坐的,所以这两个人一进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现在人走近,他自然是连忙站起身打招呼。

    林惜他是见过的,以前跟在林景的身边,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

    现在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林惜好像,还跟十八岁的那一年一样。

    不,好像又不一样了。

    以前的林惜骄纵天真,现在的林惜,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他竟然从那脸上的清浅的笑容中看到了几分压迫。

    凌其锋微微一惊,拉了一把身边的凌雨彤:“陆总,林小姐,这是小女凌雨彤。”

    凌雨彤在看到林惜和陆言深的时候已经吓得整个人都僵了,她虽然多少能够猜到今天是陆言深和林惜过来秋后算账的,但是真的看到人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空白的。

    她也不知道那一天晚上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平时跟别人大声说一句话都不敢的,可是在那个晚上,她居然生出了将林惜推到水里面的心思,事后居然还想栽赃陷害。

    想到这些,她整个人都抖个不停。

    林惜看着凌雨彤,脸上的笑容完全收了起来:“凌同学,我们又见面了。”

    她开口打招呼,凌雨彤站在那儿,完全不敢动。

    凌其锋连忙拉了她一把:“雨彤,林小姐跟你打招呼呢,你们以前不是高中同学吗?”

    凌雨彤还是不说话,整个人站在那儿发冷。

    凌其锋站在那儿尴尬不已,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都三十岁的人了,居然还这么怕生。

    林惜冷笑了一下:“是啊,高中同学。”

    她态度冷硬,凌其锋一下子就感觉出来了。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的女儿,想开口质问,想了想,看着陆言深,又觉得场合不对。

    半响,他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陆总,林小姐,这家餐厅的牛扒不错,我们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说吧。”

    正午的太阳很大,九月虽然不如七八月的热,但是这大中午的在室外,还是热得很。

    凌其锋五十多的人了,早就开始发福了,现在站在大太阳底下,头顶上的遮阳伞形同虚设,他冷得满头都是汗。

    陆言深表情冷淡,视线却是直直地落在凌雨彤的身上:“凌小姐,你对林惜的意见似乎很大。”

    如果说凌其锋刚才还在怀疑,现在已经无比地确定,凌雨彤必定是做了什么事情,得罪了林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