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94 可是他就是爱她啊

    她说完,转身就走了,剩下丁源站在那儿,还拿着手机跟安保那边的人沟通。

    看着一步步走回去电梯里面的成韵,丁源只好跟已经是在电梯里的保安说不用上来了。

    倒是陆言深,仿佛成韵没出现过一样,停顿不过两秒,抬腿继续往办公室里面走。

    大康的事情闹得大,林惜刷了两个小时的手机都没有把关于大康和“爱助”的事情刷完。

    晚上五点不到的时候她就拎了包从琴行出来了,陆言深今天没有饭局,她直接往正益那边过去。

    “林小姐。”

    前台看到她的时候很自觉就起身出来迎着她到了专座电梯跟前,陪着她一起等电梯下来。

    林惜笑了一下:“谢谢,我自己来就好了。”

    前台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却也没有走。

    专座电梯是只对高层开房的,很快就从十六楼下来了。

    前台站在门口等着,等电梯门开了,她笑着对林惜做了个手势。

    林惜和陆言深结婚的消息还没有传开来,也没有人知道两个人结婚了,但是尽管这样,不管是正益还是达思,都没人敢忽视敷衍林惜的。

    丁源没再办公室,林惜敲了门,听到陆言深的声音才推门进去的。

    林惜一推开门就看到站在窗边打电话的男人,他回头看着她,眉眼动了动,林惜指了指书架,意思自己去看书。

    陆言深收回视线,倒也没有再管她。

    她上一次过来的时候拿了一本书看,看到一半还没有看完,这会儿才五点多,陆言深估计还得忙一会儿,她刚好把书继续看下去。

    但是因着大康的事情,林惜有些心不在焉,之前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小说,现在倒是怎么都看不下去了。

    “嗯,就这样。”

    她抬头看着不远处的陆言深,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把手机拿在手上,注意到她的视线,回头看着她:“看什么?”

    他抬腿走过来,修长的手指摁在领结上,食指微微一扯,领带松了松。

    林惜最受不了他这样了,用一脸禁欲冷硬的表情扯领带,相信也没多少个女人能够受得住男人这样的动作的。

    更何况,陆总身材好得很,光是一个小小的动作,那衬衫下面的壁垒就随着衬衫显现出来,十分的有力量感。

    林惜看得心口有些发痒,眼睛动了动,抬手过去抱住他的腰:“看你啊,陆总。”

    男人的腰结实有劲,没有半分多余的赘肉,一点都不想这个年龄的男人。

    手感太好了,她的双手忍不住动了动,圈着他的腰又紧了一下。

    怀里面的人总是喜欢随意勾引人,陆言深抬手拉了拉她的手,警告着:“少惹火。”

    他的声音有些沉,少了几分冷硬,落在她的耳朵里面,带着厚重的质感,直直地跌下来。

    林惜觉得自己的心头更痒了,直接就对着人扑了过去:“陆总,是你在惹火吧。”

    越发的没脸没皮了。

    “摔下去别说疼。”

    话是这么说,手却伸过去护在了她的腰边,也顺着她刚才压过来的力气半倒在沙发上,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跌在自己身上的人:“想吃什么?”

    “你。”

    她想都没想就开口了,一脸笑意看着他。

    不知羞。

    陆言深没说话,只是抱着她的手用力将人压了下来。

    林惜感觉到自己腰上的那股力,抬手推了一下,连忙站了起来:“想吃日料。”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她,黑眸深邃一片,“不是说想吃我吗?”

    林惜被他看得脸有些烫,转移了话题:“陆总,大康的事情,是真的吗?”

    敢说不敢做。

    陆言深冷哼了一声:“转移话题。”说着,他顿了一下,才起身:“十有八九。”

    这话算是回答她刚才的问题了,林惜连忙过去牵着他:“现在去吃晚饭吗,陆总?”

    她问了想问的,也把危险转开了,自然不会这么傻继续待下去了。

    陆言深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没说话,牵着人到办公桌上拿着内线电话拨了丁源的号码,说了两句,才回头看着她:“走吧。”

    她连忙跟上去,一直进了电梯里面。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林惜往他身上靠了靠,尾指使坏地在男人牵着自己的手掌的手心上勾了一下:“陆总,成小姐今天有没有找你?”

    出了这多的一堆事情,成韵必定会上来“兴师问罪”的。

    林惜虽然对成韵的招数拿捏不住,但是大体上,她总是能猜出来的。

    她仰着头,看着他,眼底的揶揄十分的明显,显然就是等着看戏。

    他用力捏了一下她的掌心:“站好。”

    “没力气。”

    她说完,干脆整个人就往他的身上压了过去。

    “要我抱你?”

    他眉头微微一挑,显然不是开玩笑的。

    林惜讪讪,连忙站好,拉了拉他的手:“成韵没过来?”

    她可不相信啊!

    “林惜。”

    他突然用力将人拉到怀里面,另外一只没有牵着她的手压在她的后腰上,将人紧紧地往自己的身上靠着,低头直直地看着她:“信不信我让你待会儿说不出话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咸不淡,可是一双眼眸里面却像是烧了火。

    林惜不敢笑了,连忙认错:“我错了,陆总。”

    “小人。”

    一而再再而三地看他的笑话,不就是仗着他爱她吗?

    可是他就是爱她啊。

    陆言深微微低了低头,没让她看到眼底的笑意,再抬起头的时候,黑眸已经恢复了一片平静。

    林惜刚才没有留意到他的表情,以为他真的生气了,抬手抱着他的肩膀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陆总,别生气啊!”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松了手,将人拉到身边,“安分一点。”

    总是撩拨人,偏偏又撩完就跑,还真的是给惯的!

    她也不再开他的玩笑了,站在一旁紧了紧牵着他的手。

    他不说,她都知道,今天成韵必定是来过的了,不过看陆言深这样,想必成韵也没做什么。

    她其实很烦成韵,但成韵又不像童嘉琳,她想出手,或者让陆言深出手都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现在好了,这一堆堆的事情,最近也够成韵呛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