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95 我可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

    成韵最近真的很够呛,成仁贵刚被气进了医院,刚醒没几个小时,某局的人就过来要带成仁贵回去问这几年大康资金流水的事情。

    成韵看到来人,气得脸色都青了:“你们干什么,我爸爸他身体不好,才刚刚醒过来!”

    来人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没有半分的情面:“成小姐,成先生作为大康的执行董事,他必须要跟我们回去配合我们这一次的调查。”

    “调查什么,我爸爸又没有做错什么!”

    “成小姐,请你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成韵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成仁贵被带走。

    她转身抬腿就对着那垃圾桶狠狠地踢了一脚才离开,一边走一边拿着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大康这几天都快乱成一锅粥了,谁也没想到突然之间会闹出这样的事情,大康的好几个高层都已经被捉进去了。

    作为“爱助”的主要负责人,成韵最近也被三番四次地“请”去警察局喝茶,无非就是因为那账目中多出来的五千多万到底去了哪里了。

    她也是刚被放出来,成仁贵却又被“请”走了。

    红色的跑车车轮擦着马路好几秒才完全停了下来,成韵拉开车门,跟着门口的人一直往会所里面走,走了将近十分钟,那人才停了下来:“成小姐,周先生在里面等你。”

    成韵点了点头,抬手敲了敲门:“周先生,是我,成韵。”

    “进来。”

    成韵听到里面的人开口,她才推开门进去。

    包厢很大,中间被一堵屏风隔开了,屏风里面放着一套黑色的沙发,单人沙发上坐了一个男人,黑色的西装让他几乎融入这包厢的黑暗里面。

    领口上露出一截小麦色的脖子,然而脖子再往上,却是一副全黑的面具。

    这是成韵第三次见周先生了,周先生轻易不见人,如果这一次不是成仁贵出了事情,想来对方也不会见她。

    成韵对他的面具早就习惯了,也没有半分的诧异,直接开口就进入主题:“周先生,陆言深现在已经怀疑到我爸爸的头上了,我爸爸中午的时候已经被带去问话了,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比起对着陆言深的跋扈,成韵对着眼前的周先生,显然是多了一份敬重。

    她自然会敬重眼前的这个男人,从她开始帮成仁贵做事到现在,这个周先生就开始从成仁贵的口中说出来,而成仁贵对这个周先生也是毕恭毕敬的。

    沙发上坐着的周先生双脚交叉搭着,手搭在膝盖上,食指微微屈起,在上面有一下没一下地敲了几下,却没有开口。

    包厢里面又暗又静,成韵的耐心一贯很好,可是周先生现在这样的姿态,她不禁有些慌:“周先生?”

    听到她的声音,周先生才再次开口:“大康已经暴露了,陆言深有备而来,你们不应该招惹他的。”

    听到周先生的话,成韵脸色直接就白了:“周先生,成立爱助我们也是经过您的同意的,如果不是这一次纪司嘉那边突然之间……”

    她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就已经开口了:“成小姐,成大事不拘小节,成先生跟了我这么久,你放心,我不会让他有事的。”

    对方已经表明态度了,最大的让步就是成仁贵不会出事,而至于大康,他是要放弃了。

    成韵也知道,她被陆言深反将了一军,现在无论做什么,都已经扳不回来了。

    她应该知道的,半个月前童家突然出事,她还以为陆言深的心思全都放在童家的身上去了,却没想到,他也不过是在声东击西。

    “没什么事,近期不要联系我。”

    沙发上的男人又开口说了一句,成韵咬了咬牙,再不甘心,也只能点头:“我知道了,周先生。”

    她站在那儿却没有动,沙发上的男人双脚一动,平放在地面上,一双眼眸从那面具的孔里面直直地看着她:“还有什么事?”

    那眼神,阴鸷得让人莫名的发冷。

    成韵颤了颤,连忙摇头:“没,没什么了,我先走了!”

    她说着,也不敢再留下来了。

    从会所出来,成韵脸色又青又白,重新上了车,却没有直接开走。

    她咽不下这口气。

    活了三十多年了,第一次被人坑得这么惨。

    周先生的意思显然也很模棱两可,不会让成仁贵有事,那到底怎么样才算是没有事?

    陆言深这个男人,初见的时候只觉得他高冷不可侵犯,如今才发现,这是一头会吃人的狼,还不吐骨头的。

    想了想,她从手机里面翻了个号码出来。

    这一次,车子再停下来的时候,是一幢别墅。

    成韵下了车直接就推开门进去,二楼的客厅中,男人刚运动完,看到她闯进来,只是眼皮动了动:“成小姐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男人不是谁,正是前些日子,林惜在商场外面看到的纪司嘉。

    成韵从口袋里面拿了一包烟,抖了一根出来点上,抽了一口,才看上纪司嘉:“没记错的话,你是被陆言深整进去的吧?”

    她的话刚落,纪司嘉的脸色就冷了起来:“成小姐从别人那里吃了亏,所以跑来我这里撒气?”

    成韵又抽了一口烟,然后将烟头的烟灰抖了抖,看着纪司嘉笑了起来:“你爱林惜。”

    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纪司嘉抬手将脖子上的毛巾一扯,往一旁一扔,然后走到成韵跟前,居高临下地走到她的跟前:“成韵,我虽然不是陆言深,但是惹火我了,你也讨不到好果子。”

    成韵脸上笑容不变:“你恼羞成怒什么?敢让人偷拍她,就不敢承认?”

    纪司嘉抬手直接就对着她挥了过去,成韵头一偏,躲开他的拳头。

    他倒不是不敢承认自己爱林惜,他只是没想到,偷拍的事情成韵居然也知道,显然她让人监视他。

    纪司嘉收回手,看着她眸色发冷:“成韵,我可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

    她也不急,眯着眼睛又抽了几口烟,抬头对着他的脸将烟雾吐了出来,她才开口:“纪司嘉,我们做个交易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