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96 我想你说你的真实感想

    A市里面最近几乎都是大康和爱助的事情,成韵前脚才从茶局里面出来,成仁贵就被请进去了。

    网上的那些事情似乎越发的真实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成韵倒是没有任何的动作。

    对于爱助的事情,她给出的解释是,因为她有个朋友想匿名捐款五千万作为“爱助”的启动资金,但由于朋友前段时间出国了,钱款没有及时到账,才出现了这样的误会。

    而就在她澄清解释不久,爱助的账户上确实出现了一笔资金。

    成韵和成仁贵的所有资金现在都已经被冻结了,成韵根本拿不出这一笔钱,所以这五千万也确确实实证实了她的解释。

    这样的解释固然有些蹩脚,可是钱款真实到账,就算是连键盘侠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丁源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去调查资金的来源了,查出来的结果是来自海外的账号。

    事情一旦跨境了,就有点麻烦了,但这对丁源来说也算不上什么,跟着陆言深这么多年了,多少是有人脉资源的。

    丁源很快就查出来了,五千万是来自海外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华侨,和成韵确实有那么一点儿的“朋友”关系。

    这个华侨是成韵去年的其中一个男朋友,男朋友可能有点儿不太准确,说床伴可能会精准一点。

    丁源也不是故意去查成韵的过往的,只是既然成韵说是她的朋友,他自然是要核实一下,只是没想到,这一核实,竟然查出了这么多的东西来。

    这个成韵的情史,简直比历史书的人物都要多。

    翻完调查结果,丁源才敲陆言深办公室的门。

    “进来。”

    里面的人很快就应了他,丁源拿着资料进去。

    办公桌前的男人正在批着文件,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就低头下去继续了。

    丁源已经习惯了,把资料往一边放好,才开口:“陆总,这是陈旭同的资料。”

    陆言深拿着笔的手微微一顿,抬头看了他一眼:“成韵最近有什么动作?”

    “没什么动作,上一次她去了流翠苑,不过流翠苑是成仁贵一个朋友的别墅,现在是他儿子住着。”

    “儿子?”

    陆言深眉头动了一下,抬头看着他。

    丁源马上就明白了:“我去查一下。”

    “嗯。”

    陆言深这样,丁源知道他是没什么话说了,转身退了出去。

    林惜最近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就是盯着大康和爱助事情的进展了,成韵昨天在个人号上发表了申明,那五千万的空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很快,当天夜里九点多,爱助的工作人员就将到款消息截图发出来了,进而证明了成韵的话。

    不说林惜不信,就是李慧和赵茜茜她们也是不信的。

    成韵想干什么,或许大家都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大康洗钱的事情一出来,不少人都不自禁地往这个方面想。

    就算现在爱助真的收到了那五千万的款项,但是明眼人也看得出来,显然是东窗事发了,成韵要补救而已。

    林惜跟在陆言深身边,她知道的自然比其他人多。

    成韵要做什么,她自然是知道的。

    只是陆言深的动作太快了,成韵还没有来得及真的做些什么,事情就被爆出来了。

    而现在五千万的款项已经到账了,控诉也不得不撤了,因为成韵当初登记的一笔钱确实真的就是五千万,也刚好是匿名的。

    洗了澡出来,林惜看着正在翻资料的陆言深,将头上的毛巾拉了下来,抬腿在他的身边坐了下去:“陆总,你看什么呢?”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那双恨不得凑过来的双眼,伸手把手上的资料递了过去。

    林惜也不客气,伸手接过来就看了。

    陆言深看着的是陈旭同的资料,林惜扫了一眼,也看不出什么来,但是资料那么多,前面自然还有什么的。

    她抬手把资料往前一翻,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是吓了一跳。

    用了十多分钟,林惜才把资料看完,递回去还给陆言深。

    他伸手将资料接过,放到桌面上,回头看着她:“什么感想?”

    林惜看着他,抿了一下唇,煞有其事地说道:“不得不说,这个成小姐,确实厉害。”

    可不就是厉害么,一年换了七个男朋友,其中两个月里面同时有三个男朋友。

    林惜终于知道,为什么成韵看到她站在陆言深的身边都还能够笑盈盈地往上凑了。

    她自己本来就是一个玩得开的,哪里会在意她这么一朵小家花。

    想到这里,她不禁抬头看着靠在沙发上的男人:“陆总,你什么感想?”

    成韵这么会玩,长得又好,性格又放得开,这不是男人最喜欢的野花吗?

    她看着他,眼底里面全都是压不住的笑意。

    陆言深一看她这样就知道她正憋着坏,抬手扣住了手腕,将人拉到怀里面,“你想要我有什么感想?”

    他说着,张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双手扣着她的腰将人压在自己的身上。

    林惜刚洗完澡,身上是很浓郁的牛奶香味,她就在他的身上,全都是和他身上一样的香味。

    陆言深看着她,双眸黑沉黑沉。

    林惜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眼珠转了一下:“我想你说你的真实感想。”

    “真实感想?”

    他的手移到她的后脑勺,扣着人对着自己压了下来,下巴微微贴着她右边的侧脸,一呼吸,全部气息都打在了她的脸上。

    林惜觉得自己整张脸都被他的呼吸带着热了起来,动了动,却被他扣得更紧:“这样吗?”

    他说着,原本在她腰上的手移到她的尾脊处,而他自己还微微动了一下。

    林惜很明显地感觉到某处的状态,她觉得自己现在不仅仅是脸烫的,浑身都是烫的。

    她低头看着他,声音也有些发软:“还有吗,陆总?”

    黑眸一暗,他翻身直接就将人反压在身下。

    林惜抬手勾着他的脖子,一双杏眸水亮亮地看着他。

    真是要命。

    陆言深哼了一声,低头吻了下去,“还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