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97 我对其他人没什么感想

    他的吻就好像是连天的炮火一样,不过一下,林惜就被他轰炸得连自己的都找不到了。

    身下的沙发柔软非常,身上的男人肌理结实,她只是微微动了一下,就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对方在自己身上的禁锢。

    她身上的衣服不多,刚洗完澡出来,丝质的睡衣搭在她的身上,就好像会流动的水一样。

    陆言深轻易就将她上身的衣服脱了下来,手沿着那修长的颈线一直往下,带着火一样的温度,她整个人都像是被人架在架子上被烤着一样。

    他的唇就在她的耳边,那呼吸从耳郭里面钻进来,林惜觉得自己的心头都跟着发烫。

    她紧了紧自己勾着他脖子的手,贴着陆言深的侧脸无意识地吻着他。

    陆言深一只手捞着她的腰,另外一只手够到自己身上的睡衣睡裤,轻车熟驾地就解了下来。

    没有了衣物的阻挡,男人的体温好像会过人一样,林惜觉得自己的皮肤几乎要和他的融在一起。

    那神识溃散的时候,底下的清晰的每一寸靠近让她下意识地将手抱得更紧。

    直到完全抵进,她才哼了一声,微微眯着眼看着悬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陆总,你,是在转移,话题吗?”

    她说得有些艰难,话音刚落,陆言深的动作大了起来,一双黑眸隔着不到十厘米的距离直直地看着她:“除了你,我对其他人没什么感想。”

    真当他来者不拒吗?

    他的话音刚落,那张红彤彤的小脸上就猛地笑了起来,笑容在她的嘴角一点点地勾起来,眉眼散开,一双杏眸又大又亮,里面映着他有些低沉的脸色。

    他狠狠地撞了一下:“满意了吗,小妖精?”

    说着,他低头直接堵住了那双红唇,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林惜双唇一动,主动迎了上去,抱着的手越发的收紧,一点点地受着他所有的一切。

    满意啊,怎么不满意啊。

    挑衅人的时候林惜还一脸得意,可是从沙发上被人抱起来的时候,她就笑不出来了。

    “陆总,明天还要上班!”

    她的手捉着他的结实的手臂,意图提醒他明天两个人都是要早起的,还要上班。

    可他只是低头看着她,脚下的步伐没有停,就这么抱着她往床的那边走:“不是问我还有没有吗?”

    声音低沉醇厚,配着不轻不重的喘息,林惜觉得自己整个人就好像是被放在油锅里面炸了一圈的面团一样,都酥起来了。

    “我——”

    她开口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去反驳这一句话。

    就那么一两秒的时间,陆言深已经将她抱到床上了。

    床大,比沙发可是好舒展多了。

    林惜撒娇求饶,全都阻止不了陆总去回答她问过的问题。

    这晚上闹得有些狠了,林惜在清洗的时候就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身体的生物钟醒来,她只是睁了睁眼,就发现自己困得不行,还累得很。

    床侧的男人明显的一动,林惜不用睁开眼睛都知道了陆言深已经起来。

    这半年多的时间,林惜算是见识到这个男人强大的自制力。

    冬暖夏凉,刮风下雨,他都能够准时在五点的时候起来,然后拉她起来。

    “五点了。”

    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林惜当听不到,闭着眼睛继续睡。

    可是下一秒,整个人就被他直接抱了起来。

    这一招陆言深用过好几次了,她也不是真的想要赖床,就是人累,爬起来不仅仅需要勇气,还需要强大的毅力。

    陆言深将人抱到浴室的洗漱台前放下,用手沾了水,往她的脸上拍了拍:“十分钟。”

    这九月中旬的A市还残留着夏天的热,大早上被陆言深用水打在脸上,林惜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她睁开眼,侧头一看,某人已经转身出去了。

    昨天晚上闹得太狠,林惜早上好几次动作都慢了,第三次不到三招就被摔在了地上,她干脆躺在那儿不动了。

    陆言深看了一眼不远处挂着的时钟,不过才六点半,还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过去抬手就将人拉了起来:“今天学新的。”

    林惜困得很,听到他的话,才勉强睁开眼睛:“陆总,你要——啊!”

    她还没有说完,整个人突然之间就被他的手扣着又摔了回去。

    林惜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看着扣着自己的男人:“陆总,你这是偷袭!”

    陆言深看着她眉头微微一动,将人拉了起来:“从今天起,我们学以色列格斗。”

    之前陆言深也教过她,但是很多都是针对林惜的个人特殊情况教的招式,全都是为了方便林惜可以在段时间内出手致胜,他基本上没有系统地教过她散打或者跆拳道还是拳击。

    这倒是林惜第一次听到他要教她具体的套路,眉头微微一动,也没有再偷懒了。

    以色列格斗术,又译为以色列马伽术,简称马伽术,是上个世纪60年代在以色列发展创立起来的一套军用徒手格斗体系。陆言深之前没有具体地教林惜,是因为她的底子太薄弱了,身体素质也不过关,反应速度也不够。

    所以他只能够挑比较速成有效的,但是上一次的事也让他警醒,取巧的招式自然好,可真的遇上困境,也很容易施展不开来。

    林惜这几个月的时间跟陆言深过招,多少记住了他出手的招式,现在他拆分开来教,她倒是学得快。

    只是时间有限,半个小时她也就只能记住大概的招式。

    从电梯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累得不想动了,陆言深牵着她,刚洗漱完,两个人身上的味道都是一样的。

    清晨的阳光最柔和,林惜也不知道这样平和的时光能够持续多久。

    陆言深这一个月先从童家下手,继而借着爱助又对大康动手,她就算再笨,也猜到陆言深的最终目的了。

    可是他走的那一条路,注定了又黑又长,她能够做的,也只能够努力去让自己不拖累他的后腿。

    其实她想过很多种可能,却没想到,陆言深这么些年来的蛰伏,竟然是为了做这样的一件事情。

    她从来都不想他是个英雄,她爱上他的时候他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可是现在,他却走在一条英雄的路上。

    想到这些,林惜忍不住捉紧了牵着自己的手,“陆总。”

    她低头看着两个人的影子,一直往前面延伸出去,在最末的地方交缠在一起,就好像他们生命的轨迹一样。

    “嗯?”

    他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也没有问她什么。

    林惜侧头看着他,勾着唇笑了笑:“陆总?”

    “嗯?”

    她叫一下,他就应一下,也听不出来有半分的不耐。

    到了电梯门口,林惜才收了声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