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99 怎么是你?!

    喜宴六楼的一字厅。

    觥筹交错间,包厢突然被推开的门打断了里面的一切气氛。

    丁源看了一眼包厢里面的人,视线定在陆言深的身上,在一众的注视下,他快步走到陆言深的跟前,低身在他的耳边开口:“陆总,林小姐被成韵的人带走了。”

    陆言深拿着红酒杯的手微微一顿,手背上的青筋显现出来,他面上却不动声色,环视了一圈桌面的人,举起酒杯:“各位,陆某有急事,今晚失敬了,自罚三杯,当是赔罪。”

    他不卑不亢,气场强大,倒也没有人敢说些什么。

    更何况他刚说完,抬起手中的红酒直接仰头就将杯中的红酒饮尽。

    他的酒杯还没有落下,丁源立刻就满上了。

    不过两分钟的时间,陆言深就喝了三杯的红酒。

    末了,他将红酒杯倒放了一下,示意自己全都喝完,然后把杯子一放,看着今天晚上的合作方:“林总,陆某今晚失敬,来日再赔罪。”

    林总笑了笑,并不介意:“陆总客气了,你既然有急事,那就先走吧,别耽搁了。”

    陆言深看了林总一眼,不再说什么,抬腿直接走出包厢。

    丁源跟在他的身后,把事情说了一遍:“林小姐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吃了晚饭,回去公寓的途中碰到了成韵,两个人似乎交手了几分钟,林小姐最后拦了一辆计程车走了,但是车子在光明路口那儿被拦住了,林小姐直接被人带走了。”

    “他们的车追踪到了?”

    这段时间陆言深对大康出手,对林惜的安全自然会很注意。但也仅限于在琴行的附近安排了人,他并没有安排人完全跟着林惜,林惜不喜欢,而他不喜欢让她不喜欢。

    丁源这时候才皱起了眉:“车子开了十分钟之后上了高速,然后在两个高速口后下的,但是接下来的路况刚好监控坏了,我们的车子也被甩掉了。”

    陆言深没有说话,他将手机按亮,看到林惜最后发给自己的信息,脸色沉了下来:“排查,派两个人盯着成韵!”

    丁源点了点头:“已经吩咐下去了。”

    他跟了陆言深十多年了,这些事情,他不用等他吩咐自己也会去做的。

    但是对方这一次狡诈得很,一开始用成韵放烟雾弹,他原本以为成韵不过是找林惜晦气,倒是没想到,后面真的就有人将林惜劫走了。

    林惜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劫走了,丁源在这样的事情上面,也早就已经有经验了。

    陆言深刚拉开车门,却突然之间回头看着身后的丁源:“监狱那边盯紧了吗?”

    丁源愣了一下,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那边没有什么消息。”

    自从上一次林惜说在外面看到纪司嘉之后,丁源就让人盯着纪司嘉。这段时间,那边都没有什么消息,也不知道陆言深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提起。

    但是陆言深想事情一向都比较全面,丁源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多问什么,立刻就打电话过去那边问情况了。

    那边说并没有什么动静,丁源把话转述给陆言深。

    陆言深站在那儿,半响没动,过了将近一分钟,他才开口:“你亲自去一躺,见纪司嘉。”

    丁源不明白陆言深为什么执着于纪司嘉,但是他向来都是唯命是从的,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转身自己回到车上过去西南监狱。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浑身都有些发软,头也沉得厉害。

    睁开眼睛才看清楚自己是在一件陌生的房间里面,房间不算大,但也不小,十五平米左右,一张床之外旁边还有一张沙发和小茶几。

    上面放了不少吃的东西,她看了一眼窗外,发现已经天已经亮了。

    林惜从床上走了下来,第一时间就是去拧门,只是如她所想,门被反锁上了,她开不了。

    房间倒是有一扇大窗户,可是她探过去一看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从窗户跑出去的了。因为太高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几层楼。

    那小茶几上面放着保温瓶,边上还有水果。

    她走过去打开看了看,发现里面装着粥。

    手机和包包都不在身边,房间里面也没有任何可以知道时间的电器,林惜只能够根据外面的天色估算,现在应该已经到第二天的八点多了,因为楼下的车辆来往还不少。只有上班的时间,车辆才会相对比较集中。

    这么算来,她已经失踪了十二个小时了,陆言深回去没有发现她,估计也知道她已经出了事情了。

    比起之前,林惜现在倒是冷静很多。

    这一次的事情显然和成韵有关系,但是当初成韵是自己一个人过来,意图将她带走,但最后没成功,她才会找别人来将她掳走的。

    她身上还是穿着昨天的那一套衣服,手脚也没有被绑着,身上也没有任何被虐待的痕迹。

    林惜想到昨天成韵的话,有个故人想要将她。

    故人。

    她实在是想不到,在A市里面,还有什么故人。

    昨天那些人捂着她的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药水,竟然让她一觉睡了十多个小时,还毫无知觉。

    现在醒来,整个人还软绵无力的。

    林惜看了一会儿桌面上的食物,她很饿,可是陆言深曾经跟她说过,不要被食物的表面迷惑了。

    一顿两顿不吃,她倒是死不了,如果那些吃的里面真的下了什么东西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对方倒是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的处境,还是万事小心一点好。

    这么一想,林惜干脆走回去床上坐着,不再看那桌面上放着的水果和保温瓶。

    她其实很饿,但是那些食物她也不敢吃,所以坐在床上,整个人又开始昏昏欲睡。

    只是这样的境地,林惜到底还是保持着几分警觉。所以,听到门响的时候,她立刻就睁开了眼睛,身体也从床上站了起来,直直地看着门口。

    门被缓缓推开,林惜首先看到的是一只手臂,是男人的手臂。

    她下意识地往四周一看,想拿点什么自卫。

    很快,门被推开一大半,露出来人的脸。

    林惜看清楚男人的脸的时候,瞳孔微微放大,有些不可置信:“怎么是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