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00 一笔勾销,重新开始

    林惜是怎么都没有想到,成韵口中的“故人”,竟然是纪司嘉。

    原本应该监狱里面的人,现在却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说不震惊是不可能的。

    他朝着她一步步地往前进,林惜看着他,下意识地往后退:“纪司嘉,你不是应该在监狱里面吗?”

    纪司嘉看着林惜后退的动作,眉头微微一挑,看着她就笑了出来:“惜惜,你在怕什么?”

    听到他叫自己的小名,林惜只觉得恶心:“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和成韵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听到她的这一句话,终于回答她这一次的问题了:“惜惜,你可别误会,我和成韵之间,没什么关系。”

    听到他的话,林惜不禁冷笑:“我半个月前,在商场里面看到成韵上了一辆车,那车里面,开车的人是你吧?”

    纪司嘉一直没想明白,为什么陆言深突然之间盯得这么紧,害得他不回去遮掩耳目。

    现在听到林惜这么一说,他倒是知道,原来是上一次见成韵的时候被林惜撞见了。

    也不得不说林惜跟他还是挺有缘的,他难得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之内,居然也会被她碰到了。

    “是我,你的眼神倒是好,这样都能够认出来。”

    纪司嘉笑了一下,视线落在一旁小茶几上的食物,眉头微微一皱:“你不饿吗?”

    从纪司嘉进来到现在,林惜整个人就拉响了警报,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从前他说把她送进监狱里面的时候半分情面都不讲,现在时隔这多年,他也被陆言深弄进去待了这么多年。实在不是她胡思乱想,她总觉得纪司嘉现在正憋着什么坏。

    林惜没说话,抿了一下唇,视线在房间里面绕了一圈,最后停在纪司嘉身后的衣帽架上。

    见她不说话,纪司嘉也没有再问下去,径自走到那小茶几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去:“惜惜,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现在看到我,竟然只有恐惧,也是让人伤心。”

    时隔五年,林惜觉得眼前的纪司嘉完全变了一个样。

    从前的纪司嘉是什么样子,其实她已经忘得差不多了,这是她年少不懂事的时候爱过的男人。可是所有的爱,早就在那五年的牢狱里面磨得一干二净了。

    她现在记得的,是自己刚出狱的时候,这个男人冷眼旁观着林璐对她的逼入绝境。

    可是多么可笑,他现在却提起来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

    林惜看着他直接就冷笑出声:“纪司嘉,我们都不小了,我更不是十八岁的林惜了,你想做什么,直接说,没有必要这样绕圈子。”

    纪司嘉看着眼前的林惜,他在监狱里面呆了三年半的时间,刚出来的时候就听说林惜去了英国,他原本以为她不会回来了,却没想到一年半前,她突然又回来了,还和陆言深重新在一起了。

    他认识十八岁的那一年不过才八岁,林惜那时候才跟他一样的身高。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是将她当成妹妹一样地疼着的,如果不是十五岁的那一年知道了自己父母的车祸和林景有关系,他们应该会像很多的青梅竹马一样,等林惜上大学的时候他们正式谈恋爱,林惜毕业的时候他们就结婚。

    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变了,父母死亡的真相,还有小姨遭受的一切,所有压在他身上的过往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去正视当年林惜对自己的感情。

    林景将她保护得太好了,这个世界上那么多阴暗的事情,可是她却像是活在童话世界里面。

    可是凭什么呢,凭什么他们站在同一个世界里面,但是她却是面向光明,他却只能被黑暗吞噬。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变得那样的恐怖,恐怖到有时候他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偏偏当年她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甚至直到被他亲手送进监狱里面,她还希望这他会等她出来娶她。

    那时候林惜的世界中心就是他纪司嘉,可是他真的讨厌死了这种被她围绕的感觉。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自己认识的那个林惜好像变了。或者没有变,只是他从来都没有真正地去认识过她。

    不知道她骄纵的性子下面掩藏着的自尊,也不知道她脆弱下的坚韧。

    他一度以为自己爱的人是林璐,林璐和林惜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在林景的不待见之下,林璐还是风生水起,她自信张扬,美丽大方,不像林惜,永远都只会追着他叫司嘉哥哥。

    可是后来的事情变得让他措手不及,他没想过林惜会碰上陆言深,更没想过陆言深会看上她。

    当年他甚至想不明白,林惜除了长得好看一点,她还有什么优点,陆言深是瞎了眼才会看上她的吧?

    可自从她跟着陆言深之后,他才发现,那才是真正的林惜。

    就好像现在,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只会跟着他身后叫司嘉哥哥的小女生了。

    她看着他的眼神里面有恐惧,但是眼底深处却是从容冷静。

    他一直以为,像她这样的千金大小姐,怕是吓死了吧。

    但是她没有,她甚至能够冷静地跟他开门见山。

    只是可惜了,这一次,她想错了。

    他没有想跟她绕圈子,他这一次的目的也很直接,他就是想要将她重新捆回来。

    那几年的牢狱让他想了很多事情,更多的是林惜,他对她的感情本来就是矛盾的,但是随着一场牢狱之灾,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清晰明了起来了。

    因为上一辈的恨而迁怒到她的身上,对她很不公平,对他自己也很不公平。

    他们之间认识了二十多年了,他陪在她身边十多年,凭什么要将她的下半生拱手相让?

    想到这里,纪司嘉突然勾唇笑了起来:“惜惜,你说得对,我们都不小了,很多事情就没有必要绕圈子了。当年我将你骗进监狱里面坐了五年的牢,后来我也被陆言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说着,伸手拿了一个橘子,一边剥皮一边说:“既然在这样,我们从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重新开始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