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01 他找得到我

    听到纪司嘉的话,林惜只觉得讽刺:“重新开始?你觉得我们之间有开始过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倒是平静得很。

    事实上,她的心情也平静得很。

    她如今已经不是当年刚刚从牢狱出来的林惜了,因为不甘所以会有不忿。更何况,她现在爱的人是陆言深,对纪司嘉,她唯一担心的是他和成韵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两个人将她绑过来,要对陆言深做些什么。

    她平静,纪司嘉也没有见半分的恼怒,手上的句子已经被他剥完了,掰了一半递给她:“你不口渴吗?他们给你喂的药很容易口渴,橘子解渴,吃一点儿?”

    他抬起头,看着她还是笑的,倒是一点儿都不像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是剑拔弩张的。

    还这么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他喂她吃药了,林惜抿了一下唇,忍着自己的怒气:“我不用。”

    纪司嘉耸了耸肩,“你怕我在这些东西里面下药?”

    他说着,自己吃了一块。

    林惜没有接话,他倒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还挺甜的,真的不吃吗?”

    说着,他直接站了起来。

    林惜看着他的动作,身体往后退了一步,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到床边上,小腿被床架撞了一下,有些疼。

    “行,你别退了,我不走了。”

    他说着,真的就往后退了回去,又重新坐在了沙发上:“你是在等陆言深来救你吧?我劝你还是别等了,他找不到你的,林惜。”

    “他找得到我。”

    半响没开口的林惜听到纪司嘉的话,终于抬头看着他,坚定地反驳着。

    情绪一直没什么起伏的纪司嘉听到她的这句话终于有了几分变化,冷哼了一声:“那你就等着吧。”

    他说着,将一半的橘子放下,自己抬腿走到门边,手拉开门,又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林惜:“食物没什么问题,你要是不想饿死的话就吃。”

    说完,他带上门出去了。

    林惜看了一眼那桌面上的食物,想了想,还是过去拿起他刚才吃剩下一半的橘子吃了起来。

    纪司嘉不是什么善茬,成韵也不是个容易对付的,现在两个人居然勾搭在一起了,她有些担心陆言深。

    按着刚才纪司嘉的意思,起码短时间内,他也不会动她,所以她倒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他说陆言深找不到她的,可是她相信,陆总一定会找到她的。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她只要好好地等着他来找自己就好了。

    丁源是当天夜晚追查到劫走林惜的车开到哪儿去了,陆言深接到丁源的消息亲自驾车去追了。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他们才把车子追上,那两辆车子直接就开出了省,在两省交界的一个小县城里面落脚。

    那小县城落后得很,九点不到家家户户都已经闭门休息了。

    丁源只查到了大概位置,具体位置还没有追踪到,更何况这小县城里面的监控只有高速路口下来的时候有,一进这县城,根本就没什么监控。

    好不容易定位到具体位置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黑色的车队直接就开进了一条依山的村落。

    村子落后贫穷,两辆轿车十分的明显,陆言深一眼就看到了。

    这村落里面的人家不多,丁源派人去打听,很快就找到那几个人了。

    陆言深带着人直接就闯了进去,门被踹开的时候,那些人还在大口大口地吃着肉。

    木门被踹开,灯光不明亮,其中一个人开口就骂:“握草,哪个王八羔子踹你爷爷我的门?!”

    其他人也正打算开口,却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那站在门口的陆言深。

    男人的脸色阴戾严寒,一双黑眸就好像淬了冰一样,他甚至还没有开口,身后的人就已经将屋里面的五个男人全都扣住了。

    陆言深抬腿上前,抬手掐着刚才开口骂他的人:“林惜在哪儿?”

    “什么林惜?老板,我不知道什么林惜啊!”

    听到他的话,陆言深脸色直接就沉了下来,抬腿直接踹了他一脚:“你们今天劫走的女人!”

    他话音刚落,男人就被他一脚踹到后面的墙壁上撞了上去,整个人又像断线的风筝一样掉在了地上。

    一旁的丁源看着,心底暗暗吃惊。他跟了陆言深十多年了,第一次看到陆言深亲自动手的。

    “我,我真的,不,不知道啊!”

    那人还在嘴硬,丁源手动了动,他们的人就对着其他的人开始动手。

    陆言深没有说话,半响,他才转身离开:“被掉包了,你问清楚,谁跟他们街头的!”

    说着,他转身直接就离开,长腿迈开,大步走回去车子停下来的地方,上了车,油门一踩,车子在黑夜中开了出去。

    丁源也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上前抬手拍了怕刚才陆言深踹了一脚的男人的脸上拍了两巴掌:“外面的两辆车子怎么来的?”

    那人本来也就是收钱办事,哪里知道会招上横祸,不过几下,他就全部都招了。

    他们是流窜在两省之间的小偷,前些天有人让他找几个兄弟,在昨天下午在一个那金平路那儿碰面,然后将车子开回老家卖了,卖了多少钱都是他们的。

    两个人一看,发现两辆都是好车,这地方虽然穷,但也不是没有有钱人,两辆车市价起码两百万,就算折价卖出去,一百万总能拿到的。

    几个人想着轻易到手每人几十万,哪里还想那么多,只想着赶紧把车卖了分钱!

    丁源听了之后也知道是对方故意放的烟雾弹,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把人送到警察局去,就说他们偷了我们的研发产品。”

    那人一听,双腿顿时就软了:“大哥,大哥,我们没做啊!我们只是开了两辆车走而已啊,我们——”

    他们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用布把嘴给堵上了。

    丁源哪里会管他,对方会放烟雾弹,说明林惜已经被转移走了,他现在要回去把事情重新调查一遍,把林惜找出来,不然指不定陆总会不会把A市给掀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