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04 我好难受,外面有人吗?

    夜色开始笼罩城市,门被推开,林惜睁开眼睛,等被打开,她微微眯了眯眼睛。

    进来的人不是纪司嘉,是一个女人。

    她手上端着刚做好的晚饭,林惜抿了抿唇,起身向前走了一步:“纪司嘉呢?”

    “林小姐,纪先生有事出去了,他吩咐我好好照顾你。”

    林惜冷笑:“是好好看着我吧。”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弯着腰退出去。

    林惜只用了一秒钟就做了一个决定:“等等,我胃有点疼,有胃药吗?”

    她说着,眉头皱了一下,脸上带着几分痛苦。

    女人显然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视线在她的脸上停了两秒:“林小姐你先喝点热水,我去给你找胃药。”

    林惜点了点头:“这里不止你一个人吧?你让人帮我买胃药吧,我胃药只吃那个牌子才有用,我已经疼了好几个小时了。”

    她越说,脸色越发的难看。

    女人想起纪司嘉出去前吩咐的话,她抿了抿唇,没有拒绝:“林小姐,你常吃的胃药是哪一种?”

    林惜说了一个胃药的名字,那女人看着她点了点头:“我马上让人去买药,林小姐如果你太难受的话,我帮你煮点小米粥吧。”

    这一次,林惜没有拒绝:“谢谢你了。”

    说着,她自己走到沙发上坐了下去。

    女人出去前看了她一眼,林惜低着头,她不能完全看清楚林惜的表情,但是她低着头,想来也是很难受。

    纪司嘉出去前吩咐过她们,一定要好好照顾好林惜,除了不能让人跑掉,其他要求,都尽量满足林惜。

    而林惜现在胃疼,胃疼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但是她不敢耽搁,怕回头纪司嘉回来了会怪她,所以连忙出去找人帮人给林惜去买药,自己也去厨房重新熬小米粥。

    胃疼的人,还是吃粥好一点。

    林惜做房间里面坐了十分钟,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她走到门口去用力敲门:“有人吗?我好难受,外面有人吗?”

    先听到林惜声音的是守在客厅里面的男人,他看了一眼楼上,房间里面传来的声音虽然大,听着却虚弱得很。

    他们都知道这楼上住着的女人是纪司嘉捧着的人,也不敢耽搁,连忙进去厨房找到何清:“何姐,林小姐好像在叫。”

    何清正在煮小米粥,听到男人的话,眉头动了一下:“我上去看看,你帮我看着小这粥,要开了,到时候别溢出来了!”

    她说着,也不敢再停留,因为她也听到林惜的声音了。

    何清打开房门的时候,林惜正撑着门框,低着头在叫人。

    她一听到她声音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连忙过去扶着人:“林小姐,你没事吧?”

    何清刚说话,林惜反手就将人的嘴捂住。

    陆言深教过她,可是林惜却是第一次把人敲晕,因为第一次没有掌握好力度和位置,林惜没把人劈晕。

    纪司嘉能把何清留下来,证明何清也是有一点身手的。

    林惜第一下没有把人劈晕,何清已经借着这个机会扣住林惜的手腕,用力一拉,何清下意识开口叫人:“啊——”

    但是林惜的反应也很快,何清只来得及发出短促的一声,她的手就已经重新捂住了她的嘴,另外一只手迅速地对着她的脖子劈了下去。

    这一次何清只来得及瞪眼,人就晕倒了。

    林惜不敢恋战,她不知道纪司嘉派了多少人看着她,她只支开了一个人,这个时候是这个房子最薄弱的时候,这一次如果她跑不出去的话,那么之后就更难跑出去了。

    林惜一路下楼,发现没有人,下楼梯前,她看到厨房里面的男人,脚步一顿,四处看了看,林惜没有直接从楼梯下去,而是从中间翻身借着一旁的柜子翻身下了地面,然后借着沙发的阻挡经过了厨房。

    “何姐?”

    正在这时候,厨房里面的男人突然之间走了出来。

    林惜这个时候刚走到沙发的边沿,离着门还有三四米的距离。

    男人似乎也觉察到不对劲,他又大声地叫了一下楼上的何清。

    依旧是没有回答,男人没有再犹豫,连忙跑上去。

    林惜根本不敢耽搁,一边小心翼翼地挪动着到门边,看到男人已经上完楼梯,她连忙冲过去拉开门就跑。

    幸好这套楼的结构并不复杂,一共就两户,电梯往左一转就是了。

    林惜哪里敢走电梯,她连忙只看了一眼,就赶紧跑安全通道了。

    她知道自己光走楼梯也不行,所以跑了几层之后连忙跑去坐电梯。

    林惜今天的运气可谓是好得很,电梯就停在了十楼,她在十三层,很快就上来了。

    下去的时候,她的心一直跳得很快,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她不见了。

    这小区里面有监控,林惜一时之间不知道跑到哪儿去。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林惜想过很多个方案,却根本想不出什么来。

    “叮”的一下,电梯门打开,她走出去的时候,迎面进来的男人正是出去帮她买“胃药”的男人。

    林惜没见过那个男人,很庆幸,那个男人也没有见过她。

    两个人就这么擦肩而过,林惜出了电梯之后找不到路,她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路痴。

    她找不到路,跑出来之后几乎都快把自己给急哭了。

    林惜知道这是自己唯一能够跑掉的机会了,她越急,越是不知道自己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车子开过来的时候,她躲了一下,但是还是没有躲开。

    幸好在小区里面,那人开车也不快。

    司机是个中年妇女,对方很快就下来问林惜怎么样,林惜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刚想说没事,想要走,看到对方的车之后,心中一动:“你好,请问你要出去吗?我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出去,你能带我出去吗?”

    林惜还是保留了一点,毕竟她是一个外来人,到时候纪司嘉一说,她指不定就要被对方送回去了。

    不坦白在这个时候对她是保护,幸好对方也没什么,再三确认了她没事之后,对方终于开车了。

    林惜松了一口气,车子刚开到一个岔口,林惜突然看到那两个男人追出来了,她认得其中一个,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对方开过来的时候,她侧过头,将长发一甩,把脸挡住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