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05 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李建成是被丁源的人直接“请”走的,他是一点儿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也反抗不了,毕竟陆言深这个人,A市里面,也没有几个人敢去轻易得罪的。

    只是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了陆言深。

    他和陆言深一向没什么交集,努力地想了很久,也没有得罪过林惜。

    再想了想自己的朋友、女朋友,好像都没有跟陆言深或者林惜有交集的。

    陆言深这个人,他一直都有自知之明,能不打交道就不打交道。但是今天却被丁源直接就“请”过来了,李建成心里面全都是忐忑不安。

    “丁秘书,我想知道,陆总这一次叫我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啊?”

    李家虽然有钱,但是李建成一直都是跟着母亲长大的,所以在性格上比较温和,也比较怕事。

    现在陆言深主动找上门,他除了紧张就是害怕了。

    丁源也拿不准陆言深的想法,看了一眼李建成,脸上是滴水不漏的笑容:“李先生不用紧张,陆总只是想找你聊聊而已。”

    聊聊而已。

    可是关键是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啊!

    李建成还想问些什么,只是丁源已经出去了。

    别墅很大,李建成家的别墅也不小,以前也不是没有试过自己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别墅里面,却是第一次这么害怕。

    丁源刚走出去别墅,就碰上从车上下来的陆言深了。

    他怔了一下,连忙汇报:“陆总,李建成已经在里面了。”

    陆言深看了他一眼:“联系一下李通,半个小时后我要见他!”

    他说完这一句话,也不管丁源心中的疑惑,抬腿直接就进去了。

    现在已经距离林惜失踪二十二个小时了,很快,就到一天的时间了。

    陆言深的耐心早就已经被成韵耗光了,现在看着李建成,他直接就开门见山:“李公子,今天冒昧请你过来,我有一件事想要请教。”

    他言语客气,可是周身渗着的冷冽却让人不寒而栗。

    李建成连忙站起来:“陆总客气了,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的!”

    陆言深没有再说什么,两步走到他沙发的边上:“李公子和成韵是什么关系?”

    李建成愣了一下:“成韵……我和成韵只是同学,但是她出国之后我们就没什么联系了,我和她其实连朋友都算不上。”

    “哦,是吗?但是据说,成小姐在半个月的时间内,都到李公子西山那边的别墅去了。”

    他说着,抬手按在李建成隔年的沙发边上,手背因为用力,上面的青筋四起。

    李建成不经意扫了一眼,脸色有些发僵:“陆总,西山的别墅,我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没有过去住了,我这段时间都是在市区的公寓里面。”

    陆言深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李建成性格温和,被陆言深这么盯着,莫名地觉得压迫,但也不敢说些什么。

    半响,眼前面容阴冷的男人再次开口:“李公子有朋友寄住?”

    “没有,那边交通不太方便,陆总你也是知道的,如果我的朋友需要,我一向都是安排在茗萃园这边。”

    这一点李建成倒是没有撒谎,陆言深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既然这样,李公子就留下来吃顿晚饭吧。”

    意思是是留着他吃晚饭,可是李建成也听出来了,陆言深还没让他走。

    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陆言深,为什么会突然之间会被扣了下来。

    而陆言深,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提腿就离开。

    李建成下意识想要开口叫住他,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算了,陆言深他惹不起,不过是被留几个小时,总比惹怒了陆言深好。

    看到陆言深出来,丁源连忙迎上前:“陆总,李通已经答应见面了。”

    他点了点头,脸色阴沉得很。

    丁源不敢多说,拉开车门让陆言深坐了进去。

    一路上,车厢里面坐了三个人,却安静得仿佛一个人都没有一样。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丰源门口,不等丁源下车拉开门,陆言深已经自己推开车门下了车。

    李通一接到丁源的电话就有些坐立不安了,他自然是知道陆言深为什么会扣着他的儿子,但是他现在是骑虎难下。

    一直慌乱都想不出答案,秘书就已经敲门提醒陆言深已经在电梯上来了。

    李通脸色白了一下,外面电梯的声音传来,很快,他就听到自己的秘书在叫“陆总”。

    陆言深目标明确,走过去也不敲门,直接抬手就推开门,进去前回头看了一眼丁源,丁源领意,伸手拦下了李通的秘书:“张秘书,陆总谈事情,不太喜欢有第三个人在场。”

    张秘书脸色僵了僵,最后还是退了回去。

    “李总。”

    陆言深腿长,没两步就走到了李通的面前。

    李通今年五十五,他是做运输物流的,四十多数事业才借着网购的风潮有起色。

    但是因为人脉各方面的局限,丰源发展一直都是不上不下的,但也算得上小有成就。

    只是站在陆言深的跟前,他是一点底气都没有:“陆,陆总,今天突然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李总开玩笑了,如果你都不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的话,那我想必,李总可能对李公子的事情,也不太想了解。”

    李家三代单传,陆言深这个时候算是捏着李通的命脉了。

    陆言深说完那句话之后也没有再开口,只有一双黑眸直挺挺地落在李通的身上。

    他周身的气势强烈,眼神逼人,李通一把年纪了,没一会儿就被他压得浑身都是虚汗:“陆总,建成他年纪小,不懂事,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陆总——”

    “李总,我想你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耐心很有限,成韵已经给我砍了一根手指头了,那只是个警告。但是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我已经不会再给警告了,我要动手的话,就直接是——”

    他没说完,李通却一清二楚他的意思。

    李通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肥胖的身体微微晃了晃,他看着陆言深,手有些抖:“陆,陆总——”

    陆言深低头看了一下手表,毫不留情地提醒着:“你还有一分钟的时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