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10 你一哭我就疼

    陆言深视力好,他远远就看到被绑在绳子上升上去的林惜了。

    如今下了车,看到她发红的双眸,他浑身的暴戾就如同皱起的狂风一样。

    纪司嘉脸色僵了一下,转身就想上直升飞机,却没想到林惜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手竟然解开了绳子,现在她在解自己身上的绳子。

    他整张脸都青了下来了,而这时候,林惜已经将身上的绳子解开了。

    纪司嘉估计是不想待会儿上飞机麻烦,他绑的结并不难解。

    林惜低头看了一眼地面,她现在已经被升到三米高了,直升飞机上的人看到陆言深来之后拉得很快,十几米的高度,要不是她把身上的绳子解了顺延下来,她现在离地面起码七八米。

    七八米的高度跳下去,不死铁定骨折。

    但是三四米的高度还可以,林惜咬了咬牙,看了一眼不远处正一步步走过来的男人,想都没想直接就跳了下去。

    林惜第一次尝试,虽然陆言深也教过她这些,可是在空中没有任何借力地往下跳,她还是第一次。

    先下地的是双脚,她抱着头在地上滚了一圈,很快,熟悉的双手就将她抱了起来。

    她倒是没什么大伤,就是刚才落地的时候,手臂被擦伤了。

    熟悉的气息和熟悉的怀抱,她一直被吊高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顾不上难受,直接紧紧地抱着跟前的男人:“陆总,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他不在的时候她坚强得像个女战士一样,可是一碰上他,她就好像是个娇气的公主。

    一张嘴,声音里面全都是哽咽和委屈。

    陆言深抱着怀里面的人,那娇娇的声音传来,他的心思却绕了千百回。

    这二十多个小时,就好像心被放在油锅里面,又煎又炸的,没有一秒钟是安生的。

    直到现在,那委屈的抱怨从怀里面传来,他才觉得自己的心清明了下来。

    一双黑眸低头扣着怀里面的人,不过是一天的时间,却好像一年没见一样。

    没有人知道,这二十多个小时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找不到她,怎么样都找不到她!

    他现在四面楚歌,到处都有人虎视眈眈,落到纪司嘉的手里面或许还好一点,他生怕她落到了别人的手里面。

    沉默半响,他才压着声音开口:“怪我。”

    从来都不认错的男人啊,如今低头看着她诚诚恳恳地认错。

    林惜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过去那二十多个小时受的委屈和恐慌,就这么一瞬间,全都没有了。

    “怪你。”

    她勾着唇笑,什么都没有变,还是他的林惜。

    陆总第一次学会感恩,低头在那红唇上轻轻地摁了一下,然后用力将人扣到自己的怀里面:“对,怪我,林惜。”

    纪司嘉爬上了直升飞机,看着落在地上的林惜,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

    就差那么一点儿了!

    可是就差那么一点儿,他还是没有办法将林惜带走,现在还把自己给暴露了!

    跟陆言深硬碰硬是不行的,他现在除了逃,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可是很不甘心啊,怎么可能会甘心!

    地面上紧紧地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仿佛是在笑他的愚蠢和失败!

    六年前他败给了陆言深,六年后还是败给这个男人,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咽得下这一口气。

    他咽不下这口气,回身摸了一把匕首,对着陆言深直接就扔了过去。

    匕首带了力度,直直地对着陆言深过去。

    最先发现的是丁源,他刚让人把纪司嘉的人扣下来,一回头就看到纪司嘉站在机舱口对着陆言深的方向扔了一把匕首!

    “陆总,小心!”

    林惜听到丁源的话,下意识地想要将陆言深扳过来自己迎上去。可是跟前的男人仿佛早就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动作,在她动手之间,先用力抱着她往一旁倒了过去。

    陆言深如果是只有一个人的话完全是可以躲开纪司嘉的暗击的,可是他怀里面抱着的是林惜,他躲开了,那身后飞过来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对着林惜去了。

    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让自己偏开来,躲开致命的地方。

    匕首刺进手臂的时候,他却是松了口气。

    林惜却只听到抱着自己的男人闷哼了一声,而头顶上的直升飞机也开始开走了。

    丁源在远处一边跑着过来一边叫救护车,周围的声音很多,林惜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些懵。

    她浑身都是冷的,倒是陆言深,摸到她的手,刚才那匕首刺进手臂的时候他都没皱眉头,如今却是紧紧地皱了起来:“手怎么这么冷?”

    听到陆言深的声音,林惜才回过神来,低头一看,还没说话,眼泪就先掉下来了:“陆言深,你——”

    眼泪落到陆言深的手臂上,他手微微动了动,松开了她:“我没事。”

    他说着,还自己站了起来。

    林惜一抬头,还没站起来,就看到他手臂上渗出来的血了:“你受伤了!”

    “嗯。”

    他应得漫不经心,没受伤的手一把就将人拽到怀里面,低头看着那杏眸里面沁着的眼泪,声音不紧不慢:“你放心,不会让你守寡的。”

    他说着,低头就扣着她吻了下去。

    比起刚才的吻,这一次的吻,就好像是台风登陆一般,横扫四周。

    丁源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生生地停住了脚步,没继续上前。挥了挥手,让跟过来的人把纪司嘉的人先押走,自己默默地退了几步,到车子的边上候着。

    受了伤还能够吻得这么激烈的,估计就只有陆总一个人了。

    林惜一开始还惦记着他的伤,可是很快,她就被陆言深吻得有些昏头转向了,整个人在他的怀里面直接就软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凌厉的攻势才一点点地慢了下来。

    林惜抬头看着他,短暂的几秒还没有反应过来,眼睛就被男人的大拇指轻轻地抹了开来,那上面沾着的眼泪一下子就被他抹掉了。

    他低头看着她,一双黑眸里面深深地映着她的模样:“林惜,你别哭,你一哭我就疼,我伤口都没那么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