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11 我只是想陪着你

    她明明该是哭的,可是听到陆总这么一本正经地说着情话,林惜忍不住就笑了。

    抬手抹了一下眼泪,才侧头看向他的伤口。

    因为陆言深穿着黑色的衬衫,林惜根本就看不到他的伤口到底有多大,只是那匕首始终插在他的手腕上,黑色的衬衫被鲜血染得越发的沉,她看得心惊胆战,也不敢乱动,抽了口气,才开口:“我们去医院吧,陆总。”

    “嗯。”

    他倒是没有拒绝,用没有受伤的手牵着她走到丁源的车前:“去医院。”

    丁源连忙拉开车门,等他们上了车才上去开车。

    Y市毕竟不是A市,陆言深才把成仁贵扳倒了,成韵还跟李森扯上关系了,这会儿盯着他和林惜的人一堆。

    所以陆言深这一次也没有带多少人过来,到医院也是低调得很。

    那匕首插在他的手臂里面,不能乱拔,但是鲜血不断地流出来,陆言深的唇色有些暗。

    林惜留意到他的变化,有些害怕,忍不住紧了紧被牵着的手:“陆总,你再忍忍。”

    “我不疼。”

    他说不疼,可是她怎么会相信。

    这大晚上的,Y市的路况也算好,二十分钟之后车子终于停在市一。

    林惜先下的车,站在车门前等着车里面的男人。

    那血腥味太浓了,可是她怕他知道自己害怕,愣是咬着牙没有问多余的话。

    丁源去办卡,她和陆言深去处理伤口。

    这一刀说狠也确实是狠,如果不是陆言深躲开了,这一刀是直接对着他的后背扎进去的,就算不死,那伤也让他够难受的。

    护士已经准备好了,陆言深看着还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眉头微微一挑,伸手在她的掌心捏了一下:“林惜,你出去等着。”

    她低头看着他,一双眼眸里面全都是固执:“我不出去。”

    “听话。”

    “我不想听话。”

    她不是没有骄纵的时候,却是第一次这么横。

    陆言深看了她一会儿,半响才开口:“过来。”

    林惜不解,还是弯了腰凑下去。

    她刚弯下去,腰间突然就被他的手扣着。

    想着陆言深另外一只手受伤了,林惜不敢乱动,轻易就被他摁在了怀里面。

    “陆总,你放开我啊,你受伤了!”

    她伸手拉着他的手,他却抽回手扣在她的后脑上,低头直直地看着她:“要么出去,要么就这么坐着。”

    林惜侧头看了一眼他的伤口,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最后自己主动抱着他埋头在他的怀里面:“陆总,我不看,我只是想陪着你。”

    她只是想陪着他,再疼,起码,她也是在他的身边的啊。

    怀里面的人那么聪明,他甚至没说出来,她只消一眼,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

    陆言深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对林惜真的是爱惨了,可是每一次都觉得,好像还能更爱一点。

    就好像现在一样,他真的是,恨不得把世界上所以最好的,全都捧在她的跟前。

    她说不看,就真的不看,窝在他的怀里面乖得像只小猫一样。

    陆总低头看了一眼怀里面的人,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真乖。”

    一旁拿着消毒药水和棉签的护士冷不丁被强塞了一嘴的狗粮,只觉得又尴尬又心酸。

    现在的情侣秀恩爱都这么高级别了吗?处理个伤口都能够甜得让人牙酸,她一只单身狗真的很受伤啊!

    不大不小的处理室里面安静得很,林惜的左耳是陆言深胸口处传来的心跳,一下接着一下,有条不紊的,和她的全然不一样。

    右耳里面是器械放在铁盆里面的声音,她看不到,所以每听到一下声响,心就被勾着跳。

    怀里面的手有些发凉,她仿佛能够感受到那匕首被抽离骨肉的时的疼痛,下意识地捉住了陆言深的手臂。

    “陆总。”

    她低声叫了他一下,微微仰着头,正好对上那一双黑眸。

    他伸手包着她的手,手心的温度让她的手指一点点地回温。

    “怕什么,我的心跳还不够稳吗?”

    林惜笑了一下:“稳,太稳了,陆总的心跳都不会加速的吗?”

    也不知道谁帮谁转移话题,反正两个人稀稀疏疏地聊着,倒是没有再继续关注那伤口的事情了。

    他看着她,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

    半响,林惜刚想开口问他怎么找到自己的,陆言深突然之间低头在她的耳边开口:“会,在上你的时候。”

    大庭广众,陆总开车。

    林惜眉头微微一挑,仰头看着他的薄唇,“我没发现。”

    有些挑衅。

    真是反了。

    “待会儿你就发现了。”

    他说着,嘴角微微勾着,笑容很浅,一双黑眸里面带了不知道什么魔力,会蛊惑人的。

    林惜正想开口,护士已经说话了:“有点轻微失血过度,接下来美女要给你老公多补补血。伤口已经处理好了,暂时不要用这只手,没什么很大的问题。”

    说完,护士就转身去收拾了。

    林惜到底脸皮没有陆言深薄,想到他刚才说的话,连忙从他的身上抬腿站了起来,伸手牵着他:“陆总,我们走吧。”

    陆言深睨了她一眼,借着她的力气站了起来,牵着她出了处理室。

    丁源看到两个人出来,连忙上前:“陆总,纪司嘉跑掉了。”

    “嗯。”

    陆言深不紧不慢地应了一句,丁源琢磨了一下才转移话题:“酒店那边已经安排好了,陆总和林小姐要现在过去吗?”

    这一次林惜抢先开口:“陆总还要打消炎针,可能还得晚一点儿再过去。”

    这会儿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医院里面也没有几个人了。

    陆言深低头看了一眼林惜,没有说什么,跟着她去打消炎针和破伤风。

    两针都是一扎进去等十几秒就好了,很快,并不费时。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林惜又没吃东西又没休息好,整个人其实已经快要撑不住了,上了车之后,她歪头靠在陆言深没受伤的那手上,直接开口:“陆总,我睡一会儿,到了叫我啊。”

    (发几章糖再继续走剧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