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13 这就是她爱的男人啊

    林惜眉头动了动,知道是陆总妥协了,连忙就从他的身上起身。

    这个时间已经不早了,都快凌晨两点了,林惜确实是很累很困。

    她爬上了床,九月底的Y市已经入秋了,晚上有点凉。

    提心吊胆了这么久,现在陆言深就在自己的身边,不用再担心自己会被纪司嘉弄到什么地方去,也不用想陆言深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自己。

    她眼睛一闭上,没几秒钟就睡着了。

    陆言深比她也好不到哪儿去,连续三十个小时都没有闭过眼睛,唯一一次睡着也就是回到公寓里面闭着眼睛睡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怀里面的人长手长脚地缠上来,她整个人都在自己的跟前,一下下的呼吸全落在他的脖子上,清晰又明烈。

    撑了三十多个小时,他也不是铁人,闭着眼睛,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只是比起两个人的心安,远在A市的成韵从接到纪司嘉啊的电话开始就开始有点慌了。

    她一开始确实是不怕陆言深的,但是无论是成仁贵的教训还是自己丢失的那一截指头的教训,无一不在告诉她,陆言深这个人,真的惹不得。

    成韵犹豫了大半个晚上,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就已经收拾东西准备去躲难了。

    只是她很不幸运,刚从车上下来,就被人拦住了:“成小姐,陆总要见你。”

    来人直接得很,是陆言深派人过来的。

    成韵脸色一僵,才被砍掉不到三天的手指正烈烈地作痛。

    她冷着脸,拒绝跟着来人走:“我有急事,你不要拦着我。”

    “抱歉,成小姐,陆总说了,在他见到你之前,你只能在A市里面。”

    对方一句话,她脸色直接就白了下来了,只是多年来的跋扈让她咽不下这口气:“你的意思是,陆言深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成小姐误会陆总的意思了,只是陆总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成小姐商量,所以希望成小姐能够留在A市,方便陆总回来A市之后能够第一时间见到你!”

    说得多么的冠冕堂皇,可是不管怎么样,对方不让她走,就真的不让她走,她能怎么样?

    她现在还不能够和陆言深硬碰硬,她也没有那个资本,成仁贵现在的案子还在审查中,一审都还没有开始,她哪里敢弄出什么动静。

    周先生那里就不用说了,她这一次败在了陆言深这个男人的手上,已经让周先生对她很不满了。她要是再惹点什么事情出来,周先生随时都会弃车保帅。 成韵深知在陆言深回来之前,她是哪里都跑不掉了。

    当初将林惜弄给纪司嘉的时候她就想过有这个下场了,只是没想到纪司嘉那个没用的男人,她给他争取了这么多的时间,却还是没能把林惜带走。

    现在好了,她没让陆言深撕心裂肺,对方倒是随时会让她心肺俱裂了。

    这事能怨谁?

    谁也不能怨,除了技不如人,成韵也想不出什么原因了。

    Y市。

    九月底的阳光不算猛烈,酒店遮阳的窗帘效果十分的好,房间里面一片的阴暗。

    林惜率先醒过来的,没有刺眼的眼光,屋子里面一片阴暗,她还以为时间还早,拿了陆言深放在床头的手机,她才看到已经是九点多,快十点了。

    两个人昨晚差不多凌晨两点才睡,睡到这个时候也不为过。

    她只是不习惯睡那么长,而且被纪司嘉关着的那二十多个小时里面,虽然她睡得不安稳,但是也是有睡眠的。

    身旁的男人却还没有醒,林惜小心翼翼地放下手机,低头借着那微弱的光亮打量着近在咫尺的一张脸。

    陆言深的皮肤在男人堆里面算是偏白的,只是她更白,所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陆言深倒是显得有点黑。

    现在这么一看,那紧闭着的双眸下沉沉的一片黑眼圈十分的明显。

    林惜不用想都知道,他必定是连轴转,从她失踪到他到Y市,他都是没有睡过。不然想陆言深这种自制力这么强的男人,很少会睡到这个时候了,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她看着他,想起自己对着纪司嘉时的笃定,忍不住就笑了。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笃定,可是她真的就那么相信他的,相信他会找到自己,相信自己再坚持一下,真的就能够把他等来。

    而事实上,他也没有人让她失望。

    在那样的关键时候,他真的就来了。

    她看着他从车门走出来的时候,仿佛又回到了许多年前的那一天,她趴在包厢里面,是他伸手将她拉起来的。

    从那时候开始,每当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就好像随叫随到的天神一样。

    这就是她爱的男人啊!

    似乎有所感动,男人紧闭的双眸突然动了动,林惜手动了动,还没有来得及落在他的脸上,就被对方伸手先捉住了。

    眼睑缓缓拉开,露出里面一双深黑的眼眸。

    她想到他捉着自己的手臂有伤口,林惜也不敢乱动,她也不想乱动,反倒是自己挪了挪,让自己整个人靠得更近一些,才抬头迎上他的目光:“陆总。”

    林惜的眼睛并不是那种圆大圆大的,而是那种标准的杏眸,直直看着人的时候只给人一种清纯又可人的感觉。

    陆言深看着眼前的人,那杏眸里面的笑容和崇拜就好像是一把巨浪,差一点儿就将他湮灭了。

    一个男人,最大的就是虚荣心了,而最满足的,无非就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喜悦又尊崇地看着自己,就好像是看着英雄一样。

    这样炽烈的感情,就如同那夏日正午人骄阳一样,只消一眼,心头都是会跟着烫的。

    他滚了滚喉结,松了捉住手腕的手,直接扣到她的后脑勺上,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咬了一下,然后才低头灼灼地看着她:“想要吗?”

    嗯,没错,这很陆总,有时候直接得如同一张白纸上写着的答案,有时候又委婉得像是一张地图中小小的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