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14 我还能更厉害,林惜

    林惜被他看得心头发热,却也一点儿都不扭捏,迎着他的目光就回答了:“想。”

    她回答得那么爽快,他不热烈一点,仿佛都对不住她这样的决心。

    很快,直接的陆总低头就吻了下去,跟火山滚出来的岩浆一样,落在林惜的唇上,她觉得自己以双唇为中心,那滚烫开始蔓延开去。

    这九月的清晨,不见清冷,倒是热得跟六伏天一样。

    两个人身上穿着都是睡衣,脱下来倒是容易得很。

    陆言深向来都是体热的,被子被他掀开,身上的衣服又被脱了下来,林惜觉得有些冷,微微瑟缩了一下,只是他一压下来,她就觉得整个人都像是被裹在火团里面,整个人热得不行。

    陆总的吻技能轻易地将一个樱桃打结,林惜被他席卷得整个人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了。

    那吻不仅仅在她的唇上,还在她的眼睛上、鼻子上、锁骨……

    一点点地往下,带着他唇上的微热,到处点着火。

    他特别喜欢她身上那娇软的两团,比棉花还要柔软,而且是落到实处的柔软,好像为他的手量身定制的一样,手落下去,刚好多出那么一点,收得紧一点,就全部都在他的手里面了。

    男人的手摸过刀摸过抢,提过钢笔签过十几亿的项目,却也从未像在这样的地方流连过。

    爱不释手这个词总是有点儿用处的,如果非要用一个词去形容,对陆言深而言,大概也就这么一个词勉强能表达他的喜爱了。

    她浑身上下,哪里都是软的,该有肉的地方是肉,不像那些电视上的明星,照片看着是好看。可是事实上,什么沟啊线啊,百分之九十都是用视觉效果造出来的,真的下了手了,大部分都是又硬又磕,都是骨头,大概也就是一张脸长得过去了。

    哪里像林惜,骨细架子小,偏偏能藏肉,看着挺瘦的一个人,可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她哪里是哪里,从来都不是虚的。

    毛刺刺的短发扎在她的胸前,林惜又痒又空,那吻这里是那里是,她忍不住哼了一声:“陆总——”

    陆总在什么事情上都是有足够的耐心,林惜见识过了,大早上的,明明急不可耐的人应该是他,可是他总是有办法把她弄得先受不住。

    见她开了口,陆言深才抬起头,松了一边的手往下探了去,一边吻着她一边问着:“受不了了?”

    林惜见识过他床上没羞没躁的样子,这会儿听他这么说,虽然不是第一次,但也还是有些心有不甘。

    揉着水的眼角微微一挑,她微微动了动,原本扶在他肩膀的左手松了松,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往他的身子探了下去。

    碰到急不可耐的证据,她有些得意:“是陆总受不了吧?”

    这女人,总是喜欢在床上挑衅人!

    陆言深看着她突然就笑了,松了唇,移到自己的右手下掌着的爱不释手,张嘴轻轻咬了一下。

    “嗯——”

    林惜整个人都颤了起来,扣着他肩膀的手倏然就收紧了五指,紧紧地扣在他的肩头上。

    半分清醒,她勾着用力拉着他的肩膀,将自己扯了上去,张嘴就对着他的喉结咬了下去,那被他带着学会打结的舌头在松嘴前滑溜而过,跟过电一样。

    这样都能忍得住,陆言深大概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一直没什么变化的脸也随着她的动作沉了下来,抬手拉开她一根腿,松开了手,拉着她准备撤回的手让她自己带着自己的急不可耐去攻占。

    林惜早就准备好了,那贴实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喟叹,“陆总,你真是厉害!”

    这都还没开始呢,这女人就开始灌迷魂汤了?

    不过这样的话,相信没哪个男人不爱听的,更何况是从自己心爱的女人口中说出来的。

    陆总沉如水的脸色也染了几分笑意,挑着眉,少了几分沉敛,倒是多了几分张扬:“我还能更厉害,林惜。”

    他说着,刚好是该重的一下,他用了力地往里面冲进去。

    林惜抱着他的双手不禁收紧,哼哼唧唧的,不敢再乱说话了,更没有这个精力去乱说话了。

    陆总说得对,他还能更厉害。

    林惜能屈能伸,求起饶来也是十分的熟练:“陆总,我错了。”

    她从来不在床上说自己不行的,也不是没说过,只是后来明白了男人在床上的征服欲就如同女人在商场时的购物欲一样,你越说不行他越兴奋,她就再也没有说过了。

    她更多的时候都是直接说自己错了,声音就跟被暴风雨打过的小可怜一样,娇娇软软的。

    可惜了,让人更想欺负。

    这一求饶,到十二点多才算是停了下来。

    早餐没吃,林惜饿得前胸贴后背,趴在床上仰头泪汪汪地看着正在打电话的男人。

    注意到她的视线,陆言深回头看着她微微挑了挑眉,也不管在打着电话,过去伸手就把人捞了起来。

    林惜借着他手臂的力气从床上站了起来,挂在他的脖子上,贴着他的耳边软哼哼地说着:“我饿,陆总。”

    那呼吸又湿又热的,打在陆言深的耳郭里面,就跟六月下午三四点的风一样,又腻又软。

    在他的耳边没气没息地说饿了,真是让人听了都觉得可怜。

    陆言深直接就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先这样,伸手将人往自己身上搂了搂,又拨了另外一个号码。

    “想吃什么?”

    他低头看着她,手机已经放在她的耳边了。

    林惜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但是饿,半响才憋出一个字:“粥。”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就笑了,等了一会儿,确定她想不到别的了,才把手机放到自己的耳边,开口又点了几样菜品。

    挂了电话,林惜松了手重新摔回床上,肚子已经饿得往下陷了,她趴在床上,话都不想说。

    陆言深的精力倒是好,坐在她身侧把人扳着转过来面向自己:“我让楼下的人送些甜品上来,吃吗?”

    林惜摇了摇头,“我只想喝粥。”

    她虽然是饿了,可是胃口却不是很好,就只是想吃热烫烫的东西。

    陆总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领,也没办法在下一秒就把她想吃的东西都变出来,只是看着人确实饿得没什么力气,他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

    伸手拨了拨她的头发:“睡会儿?”

    林惜摇了摇头,伸手捉着他的食指,躺在床上看着他:“陆总,如果昨天纪司嘉把我带走了,怎么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