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15 陆太太一直等你接她回家呢

    他脸色不变,只是被她捉着的手微微紧了一下:“我不会让他把你带走的。”

    那不紧不慢的语气中全都是笃定,就跟她当初对纪司嘉说他一定会找到她的时候一样。

    林惜勾着唇就笑了起来,松开了他的食指,却没有放开他的手。

    青葱白指挑着他的指缝一根根地顺进去,全部安然扣进去了,她才收紧自己的手,两个人的掌心贴掌心。

    阳光从那窗外打进来,林惜看着两个人的双手紧扣,笑得很轻:“我也知道你不会让他把我带走的。”

    所以才咬着牙,哪怕是一秒,也想拖延下去。

    因为她在等他啊,等他接他的陆太太回家啊。

    陆言深手微微动了动,低头看进她的双眸里面:“害怕吗?”

    林惜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不怕,哪里怕了。”

    说着,她顿了顿,抬头看着他:“陆太太一直等你接她回家呢。”

    她轻描淡写就把那二十多个小时的等候划过去了,可是他却知道,她其实还是害怕的。

    他从车上下来看到她的那一刻,她眼眸里面的情绪他全都收尽眼底。

    那一刹那的心安,还残留着先前的恐慌,他怎么能看不出来。

    她总是这样的,决定了一件事情就谁都说不听,说什么会乖会听话,可是到头来,却一点都不乖,一点都不听话。

    他让她走,她偏要留。

    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是这样,他想反悔,她就先将他的情绪全部压下去。

    到最后,他话说不出口,她倒是成了最伟大的人了。

    陆言深哪里看不出来她的小把戏,他不拆穿,也拆穿不了。

    他活了三十八年了,对谁都是说一不二,可是到了林惜的身上,他总是想反悔。

    只是她根本就不给他反悔的机会。

    他没说话,附身将她双手扣在她身侧,低头在她的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心机。”

    林惜唇上吃痛,却难得没有撒娇抱怨,只是眨了眨眼眸,“心机是什么?”

    装傻充愣。

    陆言深哼了一下,这时候门铃被摁响,林惜一个激灵,不用想都知道是陆言深叫的吃的送上来了。

    她的视线离开就看向悬在自己上方的男人,意思很明显。

    他抬手掐了一下她的脸才转身出去开门拿吃的,只是送上来的是林惜点的粥,陆言深点的还没到。

    丁源也算是有心了,知道两个人饿,所以哪样先做好就让人先把哪样送上来。

    林惜远远就闻到那香味了,是从草花鸡肉粥,整个屋子都是香香糯糯的味道,她的肚子很配合地跟着叫了几下。

    她直接就从床上跳了下去,也顾不上穿鞋子,直接就跑向那餐桌,自己拉开椅子就坐了下去,眼巴巴地看着陆言深。

    陆言深一眼就看到她没穿鞋子的双脚了,白嫩嫩的,十分的招眼。

    不过那一双巴巴的杏眸更加的招眼一些,他把手上的餐盒拆开,递到她的跟前。

    林惜伸手就拿过,粥烫得很,接过来就连忙舀了一勺放进嘴里面。

    那滚烫的温度让她舌头烈烈的疼,林惜抽了口气,拿着汤匙的手就被对面的陆言深给捉住了。

    “急什么,凉了再吃。”

    她是真的饿得不行了,看着粥被陆言深拿走,林惜觉得自己的胃更加空了。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见她那眼神,就好像是小孩子被人抢了棒棒糖一样,可怜得很。

    他心底好像,舀了一勺粥吹凉了才递过去。

    林惜是没想到陆总打算亲自动手喂自己啊,看着他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

    她吃得比平时快,陆言深凉粥的速度也快,两个人一个舀一个吃,倒是配合得很。

    吃了一大碗的粥,林惜才觉得自己的胃熨帖了,看着对面的男人:“陆总,你不饿吗?”

    陆言深睨了她一眼,一边喂了她一口一边应着:“你饱了?”

    她摇了摇头,看着他,心疼得很:“没,但是我没那么饿了,你也吃吧。”

    “喂你。”

    他就两个字,足够把态度表明了。

    “不用,我——”

    她没说完,他就舀了一口粥递到她的嘴边。

    林惜的话就这么被堵回去了,陆言深看着她一鼓一动的腮帮,嘴角微微勾了一下,低着头笑了一下。

    急急躁躁的,他不看着点,舌头还能要吗?

    这时候,门铃又响了起来,林惜知道是陆言深点的来了。

    她连忙从他的手上把汤匙拿在手上,“陆总,你的午饭来了。”

    他看了她一眼才起身去开门,这一次送过来的东西倒是多得很。

    陆言深打开来,林惜才发现,里面有好几道自己喜欢吃的。

    她看了一眼自己跟前的粥,突然觉得有点寡淡,视线落在陆总的午饭上,“陆总啊,你吃不了这么多吧?”

    小心思全都在脸上了,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

    陆言深哼笑了一下,把几样东西拿出来放到中间:“吃吧。”

    他也是饿了,这会儿林惜吃了半饱,再吃东西就是只是单纯想吃,他也不怕她再把自己的舌头给烫了。

    陆言深吃东西,快得很,动作却说不出来的赏心悦目。

    林惜实在看不出来他是怎么做到的,她自己就不行,她也就在细吞慢咽的时候才会有几分样子,一旦快起来,就有点散了。

    她挑着自己喜欢吃的夹,跟前碗里面的粥还剩三分之一,她想吃陆言深点的那些小点心,想了想就把那剩下的粥移了过去,放在陆言深饭盒的旁边:“陆总,不要浪费哦。”

    让人吃剩饭让得这么理所当然的,估计也就只有她一个了。

    他没说话,只是抬头盯着她看了半响才把她的粥端了起来,然后一仰头,那剩下的粥一半就被他喝了。

    又一口,陆总就把她吃剩下的粥都解决了。

    完了,他看着她,眼底带着几分莫名的笑意。

    林惜总有一种,陆言深吃的不是粥,是自己的错觉。

    两个人吃了午饭休息了一会儿,下午五点左右的飞机回去A市。

    从A市回Y市得将近两个小时的航程,到A市的时候天刚黑,林惜在飞机上睡着了,下飞机的时候还有些懵懵的。

    从机场刚出来,一阵冷风打过来,她下意识地往陆言深的怀里面钻:“陆总,好冷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