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16 欢迎回家,陆太太

    其实也不是真的冷,只是机场里面比较暖和,刚好A市今天早上下了一场雨,温度一下子就降了五六度,再加上空气的湿度增加了,风一吹过来,林惜自然觉得冷。

    陆言深穿着简单的衬衫长裤,身上却是暖烘烘的,林惜抱着他,不想松手。

    可是机场来来往往的人多,她脸皮也没真的厚成那个样子。

    抱了几秒之后还是挣扎着把人松开了,倒是陆言深,她刚松开,他的手就抱过来了。

    她的腰被他紧紧地搂着,大半个人了,都在他的身上,他身上的温度自然是全部都传到她身上去了。

    车子就停在外面,没走几十米就到了。

    车厢里面不如外面冷,林惜上了车之后推了推陆言深,他靠在那座椅上,刚好有电话打进来,接了电话,手还是没松开,就这么绕过去扣着她的手捏着她的手指头一根一根地把玩着。

    林惜已经习惯了他这个小动作了,陆总喜欢玩她的手指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刚才在飞机上她睡了一个多小时,再加上饭后也睡了一个小时左右,她现在清醒得很。

    其实不过才离开了两天的时间,可是现在看着车窗外面A市自己熟悉的一切,她的心情却一点儿都不平静。

    就差那么一点点了,自己就会别纪司嘉带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她相信陆言深会找到自己的,可是她也知道,这找到的时间,到底有多长,谁也说不准。

    A市是陆言深的势力范围,他要找到她,也不难,Y市还在国内,以陆言深的人脉,花点时间,总是会找到的。

    可是如果纪司嘉将她带出国了呢?

    陆言深的能力就算是再大,也不能够把手伸到国外去。

    真的要找一个人,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不禁紧了紧被陆言深牵着的手。

    感觉到她的小动作,正在打着电话的男人侧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还讲着电话呢,他倒是一点儿都不怕,就这么问了。

    林惜脸皮却没他这么厚,连忙摇头,抬手将他的头转到一边去,起身在他的耳边轻声告诉他:“陆总,好好打电话!”

    她说完才重新坐了回去,收回抵在他脸上的手。

    陆言深偏头看着她,眉头微微一挑,跟电话那端的人又说了两句,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饿不饿?”

    车子上了高速,十五分钟之后就下高速进入市区了。

    林惜中午吃得多,飞机上又有下午茶,她这个时候倒不觉得有多饿。

    听了他的话,她摇了摇头:“我不饿。”

    突然,她想到什么,眉头皱了皱:“陆总,这事情,是成韵跟纪司嘉一起的,那个西南监狱里面的人不是纪司嘉!”

    她当初就觉得奇怪,她认人的能力很好,不说能在陌生人中找到一个指定的,但是对纪司嘉自己熟悉了这么多年的人,她就算是看一个侧脸,也能断定自己没有认错。

    只是很奇怪的是,陆言深去找人调查的时候,纪司嘉确实还在监狱里面。

    她一直都想不明白的是这一点,就陆言深在A市的势力范围,他要知道的事情,没几个人能够瞒得住的。

    可是纪司嘉却把陆言深给瞒住了,成韵没有这么大的能耐,这点林惜还是肯定的。

    只是到底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她想了很久,从见到纪司嘉的时候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把这个问题想明白。

    反观陆言深,脸上倒是气若神闲得很。

    林惜眉头动了动:“陆总,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知道她好奇,他也没想瞒着,就把具体原因告诉她了:“纪司嘉让人整容他的样子在监狱里面,他在三年前就已经出来了。”

    他言简意赅,林惜却听得不可思议。

    她真的是万万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操作。

    但是有一点,林惜就不懂了:“你怎么查出来的?”

    这件事情,纪司嘉应该是做得滴水不漏的。

    陆言深想到那天的事情,冷嗤了一声:“我试了他一下。”

    纪司嘉和林璐怎么样,他和林惜都知道,林璐私生活混乱,纪司嘉头顶已经青青草原了,没对林璐下手,也就是念着那些年的情分了。

    后来林璐闹了那么多的事情,他收拾林璐的时候,纪司嘉一声都不吭。可是那一天他去西南监狱看他的时候,他一提林璐给他生了个儿子,他就表现出一副愤恨的表情。

    一想就知道了,纪司嘉为了防止假的“纪司嘉”穿帮,必定会透露一点他的事情给他的。

    但是在林璐这一点上,估计那个冒牌货也不是很清楚,毕竟也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把自己被戴绿帽的事情那么坦然地说出来的。

    林惜有些好奇:“你怎么试的?”

    陆言深看着她,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她:“八卦。”

    说是这么说,可到底还是把事情言简意赅地说了:“我跟他说林璐带着他儿子回来了,他反应太‘激烈’了。”

    听了陆言深的话,林惜不得不承认,这真的是一只老狐狸啊!

    林惜说不饿,车子没停在市中心,直接开回去了公寓。

    两天的时间没回来而已,林惜却觉得自己好像两年没回来一样。

    陆言深先开门进去的,她跟着进去,换了鞋子,伸手就从身后抱住了正在领扣的男人:“陆总,真想你。”

    她从来都是这样的,娇羞的时候是真的娇羞,可是坦荡的时候又真的比谁都坦荡。

    一直忍着到现在才说,也真的是难为她了。

    陆言深没说话,只是微微弯了弯身体。

    林惜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只是视线落在他的手上:“你的伤……”

    他可不给她犹豫的机会:“上来。”

    这是强硬的命令,林惜连忙爬了上去。

    男人的后背结实敦厚,他背着她一步步上了楼梯,进了主卧,然后将她放在床上,他才转头双手撑在她身后,低头隔着不到半拳的距离直视着她:“欢迎回家,陆太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