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18 我也很想你的,陆总

    林惜手微微一松,手机直接摔在了床上。

    将近两分钟,陆言深才缓了攻势,离开她唇之前,在她的上唇瓣咬了一下:“得意什么?”

    林惜吃痛,微微抽了口气,却也不恼,只是看着他笑,“得意陆总爱我啊。”

    她现在倒是一点儿都不会矜持了,什么话都敢从嘴里面说出来。

    陆言深哼了一声,把床上的手机拿到手上,重新放回去柜面上才回头看着她:“晚餐叫了没?”

    林惜点了点头,却不让他转移话题:“陆总,你还没说,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呢?”

    难得见陆言深居然也有这样回避的时候,她哪里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他,侧身想要将手机重新拿回来,却被长手长脚的男人先一步将手机拿起来。

    林惜被他压着,手又不够长,倒也不急,只是看着他笑:“陆总,你什么时候这么宝贝你的手机了?”

    他低头睨了她一眼,身一侧,躺在她身边的同时,手一抬,直接就扔到四五米开外的懒人沙发上了。

    林惜见他这样,直接就笑了出来,只是笑着笑着,她又突然专注起来,一双杏眸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身侧的男人:“我都看到了,陆总。”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已经收去了一大半。

    眼底还是有笑意的,只是少了几分得意洋洋,很浅的笑意,就好像是深冬的初阳一样。

    她说着,转过身去和他面对面。

    头顶上的灯光很亮,她能够清晰地看到陆言深脸上的每一寸。

    男人的脸上轮廓一如既往的深邃,只是多了几分岁月的深沉,就如同那越久的葡萄酒一般,越发的醇厚香浓。

    她忍不住抬手摸了上去,掌心下的肌肤并不是光滑如丝,带着几分酥酥麻麻的扎手,像春天刚长出来的小草一样,撩得她心头直颤。

    “我也很想你的,陆总。”

    她说着,闭着眼睛轻轻地吻了上去。

    那四年里面,她也是很想他的,每一天只要闲下来,就算是吃几口饭,她都忍不住想起这么一个男人。

    就好像中了咒语一样,怎么都摆脱不了。

    别人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可是时间对她来说,只是越发的加深她对这个男人的渴望。

    她也以为自己能做到心如止水的,可真的再见到他的时候。

    光是一眼,她就知道,她完蛋了。

    去她妈的心如止水,她只想抱抱他。

    可是当时是什么个情景?

    他看到她,那眼神就跟淬了冰一样,手出来的话也是,她也想抱他啊,可是她不敢啊。

    要不是后来他突然那样直白地一句“我爱你”,林惜实在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真的忍不住,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揪着这个男人问他怎么就不能爱她一下呢?

    如今想起来,都惊讶当初的自己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

    怀里面的人一点点地蜷缩进自己的怀里面,隔着那薄薄的衣物,他浑身上下都是她靠过来的气息。

    还有她那一句——

    我也很想你的,陆总。

    时隔这么多年,再回忆往事,好像不过是一个斗气的玩笑,现在过去了,剩下的全都是现在的甜蜜。

    门铃响了起来,林惜眼睛动了动,心情一下子敞了开来:“陆总,我们的晚餐到了。”

    她说着,自己坐了起来,穿了鞋子就出去关门。

    陆言深没动,看着那消失在门边的背影,抬手挡在了眼前,遮了遮有些强烈的灯光,耳朵里面还是她的那一句话。

    我也很想你的,陆总。

    就一句话,却一下子就让过往的煎熬烟消云散了。

    我也很想你的,林惜。

    丁源的人速度就是快,林惜点了五个菜,这才过了二十分钟,就送过来了。

    林惜刚把东西解出来,陆言深就从楼上下来了。

    她知道他手上的伤口,所以也没想让他吃海鲜,大闸蟹和小龙虾显然和陆言深无缘的。

    陆言深一向都不怎么喜欢吃这些东西,他的口味跟他的面部表情一样,单调而平淡。

    像麻小这种这么多调料的食物,陆言深一向都不怎么吃的。

    只是麻小跟大闸蟹都香,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吃得更加香。

    林惜给他点的都是他平时比较喜欢吃的,只是无论是色泽还是香味,都和林惜点的那两样差了一大截。

    陆言深吃了几口饭,突然觉得有点儿不是滋味。

    他喝了一口汤,面无表情地抬起筷子,直接就从林惜的盒子里面夹了一个小龙虾。

    林惜辣得正喘着气,对方这么明目张胆地伸着筷子过来,她半响才反应过来,抬头看着对面的人:“陆总,这是麻辣小龙虾!”

    “哦。”

    他的反应很平淡,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试试。”

    说着,他就拿手套,林惜拿着筷子把小龙虾夹了回来,“陆总,不是我不让你吃,你的伤口,真的不能沾着东西。”

    麻小调料太多了,陆言深的手伤了才没几天,林惜自然是不放心。

    他带着手套的动作停了下来,一双黑直直地看着她:“林惜。”

    每一次他叫她名字的时候都带着很强的压迫感,只是林惜如今已经习惯了,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回答得风淡云轻:“嗯。”

    见她端着样子,陆言深突然就笑了,继续带了手套,直接伸手就去拿小龙虾。

    林惜下意识地伸手去拦着,他动作很快,一个假动作就躲过去了。

    她刚想开口,陆总已经先一步说话了:“我不吃,给你剥。”

    陆总剥的小龙虾,估计也就只有她敢吃了。

    吃了饭不过八点多,林惜上下楼走着消食,陆言深接电话去了。

    九点的时候她才去洗澡,进去浴室之前她刚好听到他讲电话:“让她等着。”

    他的声音很冷,除了对她,陆言深对谁说话都像是冰一样。

    林惜不知道这个ta是谁,也没想那么多,这几天确实够呛,今天坐了两个小时飞机,她不困,就是有点累。

    出来的时候陆言深已经挂了电话了,林惜洗了头,在浴室吹了八成干,看到他站在落地窗前,从身后张手就抱了过去:“陆总?”

    他抬手捏了一下她手心,声音有些凉:“早点睡,明天带你去算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