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19 见女人也不行

    成韵接完丁源的电话直接就把手机摔了,陆言深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已经被他困在这里两天了,他倒不算是真的就限制她,可是偏偏是她去到哪儿,都有一个人跟着,

    而她的警觉性又高,去哪儿都有这么一个人跟着自己,成韵哪里受得了。

    陆言深回来的消息她晚上九点多就接到了,她是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了,陆言深这样,还不如直接捅她一刀呢!

    他这样,她因为猜不到他到底会怎么样对自己,所以一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的。

    可是她问丁源,丁源却说,等着!

    等着,特么的,又是等着!

    摔了手机,成韵还觉得不爽,抬腿又把跟前的椅子一把给踹了。

    结果自己没站稳,身体往后歪了歪,没有人上前扶她,她往后一倒,被陆言深亲自砍了一截的手指碰到沙发边上,她疼得脸色直接就白了。

    比起成韵这边的烦躁和抓狂,林惜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陆言深刚才说了,明天带她去算账。

    她自然知道这一次自己会落到纪司嘉的手上,自然是和成韵有关的。

    成韵这个女人,脸皮厚不说,还特别沉得住气。

    林惜想起自己跟她的每一次交手,除了几天前的那一次,她要将自己带走,她不愿意走,她好像就那一次有点耐不住之外,其它时候,她都能够笑着跟她打太极。

    这样的女人最恐怖了,比起童嘉琳,林惜更怕应付这样的人。

    放的都是冷箭,她在明处她在暗处,吃亏自然的是林惜。

    这几天都累,这一觉睡到第二天五点多,她的生物钟醒过来。

    陆言深已经醒了,但是他的手臂手上了,林惜犹豫了一下:“要么我去跑步,你就数着我跑了多少圈?”

    他哼了一声,直接起身:“我有这么弱吗?”

    说着,抬手就将她拉了起来。

    陆言深确实没有这么弱,他就算是伤了一只手,也还是轻易地被他撂倒了。

    两个人在训练场待了一个小时,七点不到就回去了。

    吃完早餐收拾好才八点不到,林惜想着今天要去见成韵,她回房间化了个妆,特意挑了一套衣服。

    陆总刚打完电话,一回头,就发现平时不怎么化妆穿裙子的人突然之间化了个妆不说,还换了一条有点儿惹眼的裙子。

    这裙子是浅V领的针织红色七分裙,你说暴露,其实压根就不暴露。

    但是胸前的浅V,刚好到沟的开头,下面被紧贴的针织面料裹紧着,姣好的形状一览无余。

    林惜的腰细,这裙子收身得很,她穿在身上,那要就跟盈盈一握一样。

    七分的裙子刚好到脚踝上面二十公分左右的位置,露出白皙的半截小腿,知性又性感。

    他的目光有些沉,林惜走过去站在他跟前:“陆总,我的战袍怎么样?”

    她假装没看到他眼底的情绪,仰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陆言深抬手一下自己就扣住她的腰身了,将人拢到跟前,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下,才开口:“不换了?”

    他的声音有些沉,黑眸里面也是深深的一片,要是没点儿把持的,一下子就陷进去了。

    林惜很有自制力地抵挡住了,坚定地拒绝:“不换!”

    他冷嗤了一声,却还是没说什么,牵着她往外走。

    她看着他脸上的不虞,出门的时候用尾指勾了勾他的掌心:“陆总,别生气,我又不是去见男人。”

    “见女人也不行。”

    他轻飘飘地扔了回了一句,林惜有些哭笑不得,还没开口,就听到他说:“成韵在美国长大的,谁知道她会不会男女通吃。”

    “……”

    不得不说,陆总的脑洞,有时候也是挺大的。

    车子开了二十分钟才停下来,陆言深先下的车,她刚下车,就看到守在别墅前的两个高大男人了。

    林惜忍不住看了一眼陆言深,走过去低声问他:“你让人守在这儿的吗?”

    “嗯。”

    他牵着她往里面走,两个人还没走进去,就听到成韵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了:“陆总终于肯出现了吗?我还以为陆总以后都不想见我了呢!”

    她说着,顿了顿,才假装现在才看到林惜一般,惊讶地张了张嘴:“林小姐,你也来了啊!”

    明明是被陆言深扣在这儿的,成韵这个时候都还能够把话说得这么暧昧,林惜不得不佩服她。

    她看了成韵一眼,视线很快就看到她包扎着的左手上,眉头轻轻一挑:“成小姐,你受伤了啊?”

    往日林惜这么问,成韵必定会笑着回击过来的。

    只是今天,她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陆言深,脸色有点白。

    林惜也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他只是捏了捏她的手心,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牵着她抬腿直接进了别墅:“成小姐。”

    陆言深牵着林惜在沙发上坐了下去,很快就有佣人端茶上来了。

    很明显,这别墅里面,全都是陆言深的人。

    林惜这下子乐了,像成韵那样的人,被一屋子的人盯着,估计难受死了。

    成韵在他们对面坐了下去,看了一眼林惜,视线才转向陆言深:“陆总倒是把我家当成你家一样。”

    “看来成小姐的伤是好了。”

    好了伤疤忘了疼。

    陆言深这是在警告她,成韵脸色白了白,抿着唇,没再胡扯:“陆总,听说你有急事找我?”

    陆言深侧头看了林惜一眼,“确实有急事,听说成小姐想带林惜去见一个故人?”

    成韵倒也淡定:“可惜了,林小姐不想见。”

    “所以成小姐就让人绑着她去见吗?”

    陆言深话落,手上的茶杯随着他的手一松,往地上一砸。

    “嘭”的一下,上好的一个青花瓷茶杯就这么碎了。

    成韵脸色很难堪,陆言深直白得很,显然是不给她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她看了一眼林惜,冷笑:“陆总今天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明明错的人是她,却也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跟陆言深顶话,林惜不得不佩服成韵的勇气。

    陆言深脸色不变,只是眸色低沉:“成小姐可能还不清楚你的处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