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20 死不了,就一下而已

    成韵对上陆言深的双眸,手微微一抖,只觉得自己被他断掉的手指在隐隐发疼。

    只是她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了强硬,这会儿对着陆言深,就算是害怕,她也不大会表现出来:“我父亲的事情,自然有法律会判断,而至于爱助,我……”

    陆言深没让她说完,直接就开口打断了她的话:“我是说你的处境,成小姐。”

    他说话向来都是不紧不慢的,只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再配上他那双锐利的黑眸,总是让人莫名的有几分恐惧。

    成韵一开始是不怕陆言深的,但是她被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断了一截手指之后,她就有点儿怕了。

    人估计大多数都是这样,针扎不到自己的身上不觉得疼,真的扎到了自己的身上了,不仅仅疼,还怕。

    成韵现在就是这样,而陆言深的话,更是让她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她脸色有些白,却还是强忍着问陆言深:“陆总这是什么意思?”

    陆言深这个人,城府很深,他经常拐一大个弯让你被他坑得心甘情愿,但是在报仇这方面,他向来都是直接。

    成韵的话音刚落,他直接就开口了:“成小姐觉得你在A市能够只手遮天?纪司嘉的事情,你怕是忘了吧!”

    他说的纪司嘉的事情,自然是不仅仅她把林惜送到纪司嘉手上的事情,更有她找人替纪司嘉坐牢的事情。

    这事情多严重,根本就不用去想!

    她是背后运作的人,一旦陆言深把她抖出来,成仁贵的刑没判下来,她就先被送进去蹲着了。

    想到这里,成韵脸色越发的难堪:“陆总,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陆言深身体往后一靠,压在沙发上,手捏着林惜的手指,低头看着她许久没有修剪的指甲,不紧不慢地说着:“纪司嘉现在走了,成小姐你觉得,这事情,要怎么算?”

    对啊,当初是两个人一起干的事情,可是纪司嘉走了,扔下她一个人去承受陆言深的怒火!

    这还不说,纪司嘉这还有两年多的牢狱没完呢!

    不得不收,陆言深真的是走的一步好棋,他不着急去捉纪司嘉,直接带着林惜就回来,显然是笃定她知道纪司嘉在那儿。

    从大康出事之后,成韵就知道周先生不会管她们这边的事情了,而且现在也是避嫌的时候。

    现在的成韵,可谓是什么事情都是压在她的身上了。

    人都是自私的,当初和周先生合作,也不过是看中利益而已。

    现在对方撒手不管了,她也没什么必要替对方想那么多,自保才是重要。

    这是智者的选择,可是成韵却也知道,她如果背叛周先生,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陆言深就这样将她逼到悬崖边,她跳不跳,都是死路一条。

    只是她跳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毕竟谁也不知道悬崖下面到底是什么。可要她不跳,她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她现在算是把陆言深得罪透了,再加上纪司嘉的事情,陆言深不用动手,他就勾勾手指头,接下来的日子都已经够她好受的。

    林惜在一旁全程没有说话,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成韵失措的样子。

    这可是难得,她得好好欣赏欣赏啊。

    陆言深说完那一句话之后,他就没有再说话了。

    林惜也不说话,整个别墅里面安静得很,成韵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她真的是后悔去招惹她们了!

    当初如果她能够忍下这口气,没跟纪司嘉合作,自己吃点儿亏,也不至于把自己弄到这个地步。

    只是她太单纯了,她对林惜动手,也不过是加速了陆言深逼她的步伐而已,她就算按兵不动,陆言深也不会让她安稳过去的。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她看似有选择,其实根本就没有选择。

    被他断掉的手指已经接不好了,这伤口永远都会在她的身上,就算做手术,也还是会在。

    成韵几乎是咬着牙开口的:“我可以告诉你纪司嘉在哪里,但是——”

    “成小姐你可能没弄明白我的意思,你对林惜下手的时候,你就已经没有资格谈条件了。”

    他的脸色冷了下来,生生地截断了成韵的话。

    成韵的不甘在听到她的话之后,脸色顿时就白了下来:“陆言深,你这是要逼死我啊!”

    她一向都冷静自持的,现在却被陆言深逼得几乎疯了。

    陆言深抬头看了她一眼:“彼此。”

    这话大家都明白,成韵把林惜给纪司嘉的时候,也还不是存了让他们两个人一辈子都不相见的心?

    而且纪司嘉那个人,林惜在他的手上,前面或许好,后面,谁知道呢?

    陆言深的耐心耗光,牵着林惜站了起来,“我不打女人,但是林惜吃的苦,我不能不讨回来的。”

    成韵僵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她已经伪装不下去了,陆言深这一次是真的把她闭上绝路了。

    他没回话,只是松了林惜的手,然后抬手摸了摸她的脸:“你想怎么讨回来都行,我看着,她不敢还手的。”

    明明是那么平稳的一句话,却让人生生听出了几分张狂。

    林惜以往是不会打人的,但是跟着陆言深一路走过来,她也知道,别人给你受的,你没有必要死咬着牙忍下去。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把自己承受过的苦难,一点点地讨回来的。

    “林惜!”

    成韵看着上前的林惜,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倒是不怕林惜,但是陆言深说的,他在这儿,她确实是不敢还手,最多也就是防卫。

    林惜看着她冷笑了一下,视线在周围绕了一圈,最后落在不远处的一个透明花瓶上。

    大概三十厘米高左右的花瓶,她走过去拎在手上。

    成韵看到她这样子,脸色有些难堪,从沙发上走了出去。

    林惜也不急,一步步地向她逼着过去。

    而陆言深,他双手插在口袋里面,一脸放纵地看着林惜。

    别说林惜不会把人砸死,真的把人砸死了,他也兜得住。

    “林惜,你冷静点儿,杀人犯法的!”

    林惜嗤笑:“林小姐把我绑走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犯法呢?”

    “那不一样,你这是杀人!”

    “死不了,就一下而已,成小姐,疼一下,我跟你的恩怨,一笔勾销,你觉得怎么样?”

    林惜掂着花瓶,看着她的双眸里面尽是凉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