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21 你能把我怎么样

    成韵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林惜,她莫名的有几分害怕,下意识地往后退,可是却没想到自己的身后是一堵墙,人靠在上面,前面是掂着花瓶步步逼近的林惜。

    她看向陆言深,可是那个男人显然不会阻止林惜,他刚才也说了,他在这儿,她不敢反抗的。

    这显然是让林惜放开来!

    林惜看着成韵,倒是没有立刻把花瓶砸下去。

    她跟成韵交手这么多次,倒是第一次见她这个样子,她得欣赏久一点儿。

    毕竟成韵从来都不会露怯的,今天却难得的在她的跟前露了。

    “成小姐,你在害怕吗?”

    她挑着眉,故意问着。

    成韵的脸色十分的难堪,她的手才被陆言深弄断了一个手指头,如今又要挨林惜的一个花瓶。

    偏偏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的,要动手也不是立刻动手,非要吓一吓人。

    之前陆言深吓她的时候她倒不觉得害怕,大概是一直都没有见过陆言深动手,所以根本就不相信他会真的对着自己下手了。

    所以他真的动刀了,现在留给她的阴影倒是不小。

    林惜平时看着虽然也强硬,可是她逼了她这么多次,也没有真的见她捉狂。

    要是放了从前,她必定是不怕的,林惜哪里敢真的下手啊。

    但有了陆言深的前车之鉴,她这一次倒是真的有点害怕。

    可是林惜问她,显然是存了看笑话的心思。

    成韵活了这么大了,在谁的眼里面不是自信张扬的,她咬着牙,抵死不承认:“林小姐真是好笑,我有什么好怕的?要动手的人是你,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也是落到你的头上。”

    不得不说,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成韵居然还有心情警告她,她还真的是佩服她。

    林惜眼眸动了动,“成小姐倒是无畏,只是你知道的,我第一次砸人,要是力度没有把握好,一不小心让成小姐毁容了,成小姐可不要怪我!”

    说到最后,她的脸色越发的冷艳,掂着花瓶的手也动了动,抬起对着成韵真的就砸了下去。

    “林惜!”

    成韵到底还是露了怯,没忍住张嘴叫了她一声。

    “嘭”的一下,那花瓶应声而碎。

    成韵没有感觉到预想中的疼痛,睁开眼发现林惜是把花瓶打在自己身后的墙上去。

    林惜见她睁开眼睛,不禁冷笑了起来:“成小姐不是说不怕的吗?”

    她手上还有拿着三分之一的花瓶,破开的花瓶剩下来的有些吓人。

    她抬起来递到成韵的跟前,笑了笑:“成小姐,你说,我要是用这个往你的脸上扎一扎,你说你会毁容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自己手上那尖利的玻璃。

    成韵倒是没想到林惜居然是这样想的,这会儿她倒是没再跟她顶下去了,“林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

    听了她的话,林惜直接就笑出了声音:“我倒是没想到,这话也能从成小姐的最里面说出来。”

    成韵脸色青了青:“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成小姐不该是最清楚的吗?”

    她收了笑意,冷然地看着成韵。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成韵咬着牙,半响没说出一句话。

    “成韵,我今天就要让你毁容,你能把我怎么样?”

    她说着,抬手就拿着手上的花瓶对着她扎下去。

    成韵的瞳孔放大:“你敢!啊——”

    那花瓶停在她脸上不到两厘米的距离,林惜松了手,转身走回去陆言深的身边:“我不动手,免得脏了我的手,成小姐对我做过什么,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是了。”

    她说得慢条斯理,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气得足够让听了的人发抖。

    可是成韵被她连续吓了两次,这会儿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后背沁了一层的汗,她双腿都是软的,只能贴在墙壁上,抿着唇,看着两个人牵手离开,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走出别墅,林惜脸上的表情才松了下来,侧头看向陆言深:“陆总,你刚才怎么都不拦着一点儿我?”

    话是这么说,可是嘴角边上的笑容却怎么都止不住。

    陆言深用力捏了一下她的手心:“这不是你们女人之间的战争吗?”

    他说着,拉开了车门,示意她先进去。

    林惜听了他这话,忍不住就笑了,钻进车里面,转头看着刚进来的陆言深:“这会儿成韵不敢再招惹我了吧?”

    陆言深眼眸转了转,想到刚才林惜的样子,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当然是不敢了,万一下一次,你真的扎到她脸上怎么办?”

    别说是成韵,就连是他,第一次的时候,他也完全被林惜那样的架势给镇住了。

    他那时候确实是觉得她真的就可能把那花瓶往成韵的头上砸下去了,倒是没想到,她最后手偏了偏,花瓶没砸在成韵的头上,砸在她头边上的墙壁上。花瓶碎了,成韵也被她吓得不轻。

    林惜吓起人来,也还是挺能唬的。

    别墅里面的成韵听着外面汽车的引擎声响起来,整个人终于忍不住,沿着墙壁摔在了地上。

    她一直觉得林惜挺好对付的,可是今天看来,她才发现自己错了,就跟她以为陆言深也并非真的那么恐怖。

    连续两次,林惜没对她下手,却比对她下手了还要让她恐惧。

    她的手都还在发颤,实在是没有办法想象,如果林惜那花瓶真的扎她脸上了,她脸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

    她闭了闭眼,没想到自己活了三十年了,居然到头来栽在这么两个人的手上。

    车子开了二十分钟,最后停在琴行。

    林惜莫名其妙消失三四天,影响也不算大,只是琴行人少,林惜跟她们熟,她们总归是担心的。

    下车的时候林惜才想起一个问题,自己昨天回来到现在,一直没有时间去商场补卡买手机。

    她刚想回头跟陆言深说这件事情,人就已经跟着她下了车了。

    林惜愣了愣:“你不是要回去公司吗?”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眼眸微微抬了抬:“不急。”

    他说着,伸手牵过她:“你不进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