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22 你这是明知故问啊陆总

    林惜怔了怔:“你要跟我一起吗,陆总?”

    怎么好像,从Y市回来之后,陆总好像有点儿黏人啊。

    她紧了紧牵着的手,也不等他开口回答,牵着他就往里面走。

    琴行里面有谭英玉看着,林惜倒不怕出什么乱子,只是过来报个平安的。而且陆总还跟着,她自然也不好意思在店里面留太久。

    大家看到陆言深也识趣,跟林惜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虽然已经不止第一次在琴行里面看到陆言深了,可是陆言深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李慧和赵茜茜都是安分的人,看到陆言深,心底有着敬畏,自然也不敢在林惜的身边待得就。

    从琴行出来,林惜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陆言深,有些好笑:“陆总,你把我的员工吓到了?”

    “那你想怎么样?”

    明知道她无理取闹,却还是顺着她的话杆子下去说。

    她眉头微微挑了挑,有些得意:“没想到,先记着,等我想到再说。”

    他拉开车门:“得寸进尺,进去吧。”

    林惜进了车子里面才问他:“回去公寓吗?”

    “去一趟达思。”

    前段时间,他基本上都在正益里面待着,这几天为了林惜的事情,达思那边好几份文件都还没有签。新项目的会议也是一推再推,他得回去把这个会开了。

    只是最近动了成韵,事情还牵扯到李森,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把林惜放到自己地眼皮子底下比较安心。

    林惜也知道现在的时势对他们不好,这一次的事情明面上看着是成韵和纪司嘉两个人弄出来的,可是也可以想象,成韵都对她下手了,A市里面其它虎视眈眈的人,自然也是盯着她。

    毕竟陆言深不好动,可是她就不一样了,而且陆言深对她这么紧张,能把人捏在手上不说让陆言深千依百顺,也能把牵制住他。

    陆言深的两个办公室里面的有书架,里面的书百分之九十都是一样的。她上一次看了一本传记,只看到一半,这会儿正好有时间,她能把书看完了。

    两个人到达思的时候也不早了,已经十一点了。

    陆言深刚到办公室,门口就站了好几个公司高层。

    林惜识趣地拿了一本书进休息室,关上门,外面的谈话基本上都听不到了。

    门被推开的时候她愣了一下,因为没手机,她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几点了。

    进来的人是陆言深,她从沙发上抬头看着他:“陆总,几点了?”

    他关了门,抬手松了松领带:“十二点多了,你想吃什么?”

    时间倒是过得快,她没想到一晃就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昨天吃得有点重口,林惜怕闹肚子,不敢任性了,乖乖地点了两道清淡的菜。

    陆言深听她说完之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林惜讪讪,又有些小情绪,站起来抬手勾着他脖子:“陆总,你这是什么眼神儿?”

    “别闹!”

    虽然是这么说,没受伤的手却是扣在腰上把人给搂紧了。

    林惜今天穿了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现在脱了高跟鞋,两个人相差了二十多厘米。她人挂在他的身上,就只有一双手勾着他,随时都会往下掉。

    所以他就伸手把人给搂住了,就这么抱着她往浴室里面走。

    林惜没想到他把自己抱到浴室里面,脸烫了烫,想下来,发现拖鞋在外面,陆言深抱着她,直接把人放到洗漱台上面,双手撑在她腰侧,低头直直地看着她:“闹什么?”

    他声音低沉醇厚,每次他这样故意压低声音的时候,林惜都扛不住。

    “陆总。”

    她紧了紧自己搂着他脖子的手,身体往前一倾,两人的脸几乎就撞上了,她才停下来。

    他看着她,眉眼不动:“嗯?”

    “我想亲你。”

    她刚说完,仰头就对着那薄唇吻了上去。

    陆言深眉头动了动,一只手横在她腰上防止她不小心掉下来,另外一只手移到她的后脑勺紧紧地扣着。

    他轻易就把主攻抢过来了,林惜有些发软,喘气越发的厉害。

    不过幸好,陆总好歹还记得这里是什么地方,没继续深入下去,退出来的时候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够了没?”

    他的气息平稳,跟她截然相反。

    林惜这会儿倒是会害羞了,抱着他往他的怀里面钻了钻,没出声。

    陆言深空了一只手拿了毛巾,横在林惜腰上的手微微用力,“抱紧。”

    他说完就松了手,林惜下意识抱紧他。

    他用水打湿毛巾,拧干之后往她的脸上抹了抹,才盖到自己的脸上。

    这毛巾一盖,林惜倒是清醒许多。

    她想下来,刚松了一只手,陆言深就压住她:“动什么?”

    “我要出去。”

    他冷嗤了一声:“刚才缠着我的时候你不说?”

    林惜哼了哼:“我又不知道陆总会把我抱进来。”

    无理取闹。

    他把毛巾往一旁一挂,抬手将她抱了出去扔在床上。

    陆言深跟高层开了半个多小时的会,回来又看了两份合约,有点累,这会让趁着午餐送上来前,打算进来醒醒省,倒是没想到被林惜勾了一会儿。

    不是时机,可是那蓬勃怎么都下不去。

    林惜一开始也没发现,见他跟着自己躺了下来,她翻了个身,转到他身侧,伸手拉他的手,视线一飘,她就看到了。

    林惜僵了僵,陆言深倒是气若神闲:“看什么?”

    你这是明知故问啊陆总。

    林惜抽回手,没说话,默默地转开了身。

    陆言深睨着她,心底好笑,但也没有动手拉她回来。

    人消失了今天,公司一堆的文件候着,他就算是三头六臂,也不能轻易就解决了。

    林惜自己转到了床边,就快掉下去了,她才停下来,回头看着不远处的男人,他正闭目养神,领口被他扯开了两颗纽扣,领带歪歪斜斜地挂在身上,倒是有几分落拓的性感。

    她抿了抿唇,强迫自己转开了视线。

    美色误人。

    幸好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林惜愣了愣,陆言深已经坐了起来了。

    他平复下来了,侧头看了她一眼:“出来吃饭。”

    说完,他起身先走出去开门了。

    (有点卡文,明天再继续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