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23 我哪里能干涉的

    林惜一开始是不知道,自己被纪司嘉绑走的事情还跟李森有关系,直到最近李森的公司接二连三地出事情,她才反应过来。

    九月份接着国庆,对林惜而言,没什么差别的,琴行国庆放假,陆言深却要去一趟日本,她没事干,就跟着他去了。

    国内的事情她不知道,回来的时候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了。

    李森初中刚毕业就出来混了,一开始的时候他是跟了大哥的,不过二十岁那一年,他那个所谓的大哥在群架中被人砍死了,李森也算有点儿魄力,自己咬牙上去了。

    接了那个大哥的班之后李森倒是把手下的几十个人管得服服帖帖的,他虽然没上过什么学,但是在生意中还是有点头脑的。

    那时候市场也没有现在这么严,但凡有点儿眼光有点儿能力的人都很容易发家致富。

    出来混的人大多数都是生活所迫,也不是谁都想一直过这么提心吊胆的日子。所以李森提出要下海的时候,倒是有超过七成的人跟着他去了。

    李森没什么学历,那时候的市场虽然说干什么都比现在容易,但是他没学历不说也没本钱。

    混了五年,手上没超过三千块的。

    李森当时觉得自己干不行,就想去拉投资,结果拉投资的时候听到别人说什么入股的事情,他听了十几分钟,回去跟手下的人说现在凑钱,以后公司就有他们的股份。

    大家都没什么文化的,哪里知道股份是什么。不过李森很粗暴,直接就说回头按盈利分钱,不是拿死工资。

    有些大胆的也把积蓄拿出来了,二十多个人,凑了三万多。

    当时南北的物价差得多,李森就倒卖,他本来就是泥腿子出身,也会应付人,头几年挣了些钱。

    当时房地产还没有到鼎盛时期,李森倒是厉害,说转就转,第二年他马上就转行到房地产了,一直到现在,景宏在A市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开放商了。

    只是这些日子,景宏着实不好受,他去年刚买了一块地,今年六月份开始开发的,结果陆言深一下手就很,打蛇打七寸,知道他缺钱,就让他更缺。

    他除了景宏还有其他的公司,陆言深就是从其他公司下手的,就前几天签了一个大单子,资金上亿,结果因为原材料的问题,不能按时出货,拖了三天,商家却毁约不要货了。

    压了一亿多的货,李森的钱一下子就转不过来了。

    而那块地的开发审批那边突然又说有什么问题,工程要停下来重审。

    这些事情,一件一件的压下来,李森气得几乎把别墅里面的东西都摔光了,但也无可奈何。

    再这么拖下去,他的亏损就不是这几个亿的问题了。

    李森下意识想找人借钱周转,却发现A市里面好几个有能力的人家都拒不接见。

    不用说,这又是陆言深的手笔。

    这两年陆言深的资产已经无法估量了,听说他在海外也有产业,达思没有上市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少资产。

    李森不知道自己又在哪里得罪陆言深了,吃了几家闭门羹之后,连忙去找人。

    可是连续三天,陆言深的秘书丁源都只有一句话:“陆总最近没不在公司。”

    不在公司的陆总此时正在沙发上端着电脑看文件,林惜也是这两天才知道他是为了不见李森才回来家里办公的。

    她的课大多数在下午,所以其余时间都是在家里面。

    这十月份的苹果就是好吃,林惜切了一盘过去,放在桌面上,“陆总,第三天了。”

    陆言深没有立刻回话,半响,他才把电脑合上,将电脑往桌面上一放,抬头看着她:“然后呢?”

    在家里办公也不太好,什么事情都要看着电脑。

    陆言深闭着眼睛,林惜插了两块苹果递过到他嘴边,刚到嘴边,他就张开口,一排整洁白灿的牙齿将苹果一咬,就进了他的嘴里面了。

    林惜看着他有些迟疑:“李森会不会狗跳墙啊?”

    闭着的眼眸突然睁了开来:“狗跳墙?”

    林惜挑了挑眉:“有什么问题吗?”

    她说着,又递了一块苹果上去。

    他这次没直接张嘴就咬,用手接过之后,看着她:“没什么问题。”

    说完,他才把苹果放嘴里面。

    她这么形容李森,估计李森听到之后才会真的狗急跳墙吧。

    不过陆总没计较,总归不是说他。

    下午林惜去琴行,陆言深送她去的。

    陆总倒是难得低调,车都没下就走了。

    林惜上完课出来,就听到李森的声音了:“林小姐。”

    林惜愣了一下,距离上一次见李森,都已经半年多的时间了。

    李森能在这里截住自己,她心里面也知道是为了什么。

    想到家里面待着不去公司的男人,她忍不住勾了勾唇,抬起头却是一片清冷:“李总。”

    “林小姐,我也跟你兜圈子了,这一次我实在不知道哪里得罪了陆总,你能不能,让陆总高抬贵手?”

    李森四十有五,早些年混街头的痞气一直到现在都还存着,不笑还好,一笑就让人觉得猥琐。

    就好像现在,他谦卑地笑着,林惜却觉得有点儿辣眼睛。

    “李总这是什么话,陆总做什么事情,我哪里能干涉的。”

    “林小姐,李某有得罪的地方,还忘你见谅,但是最近绿景那边的工程真的停不住……”

    “李总,陆总来了。”

    林惜看着眼前刚从车上下来的陆言深,直接打断了李森的话。

    李森在陆言深的手下吃过太多的亏了,头几次还敢跟他硬碰硬的,现在估计是人老了,不想再碰了,只想搂着钱跟美人好好地过完下半生就好了。

    陆言深走过去直接就牵起了林惜,看着跟前的李森倒是一本正经:“李总,这么巧。”

    李森觉得一口气在喉咙上面梗着,上不去,也下不来。

    他这都急得跟锅上的蚂蚁一样了,偏偏这陆言深就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愣是把他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