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24 他不是什么好人

    半响,李森才憋出一句话:“陆总,我今天是专门来找你的。”

    陆言深眉目不动,说出来的话却是极其的讽刺:“李总来林惜的琴行找我,也确实是用心。”

    李森以前也是个能说会辩的,可是碰上陆言深之后,他那一张能说的嘴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头几次陆言深拐着弯给他挖坑跳,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自己还喜滋滋地往下跳了。

    回头反应过来才知道陆言深特意挖好了坑等他的,可是他一叶障目,就看到跟前的,没看到陆言深身后的是什么,好几次被坑得有气发不出来。

    现在看到陆言深,他下意识就不想拐弯了:“陆总,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是什么人,你也明白。我这段时间都忙着绿景那块项目,真的不知道自己哪些地方没做好。”

    “李总这是什么话,林惜前些天出了些事情,我也是忙着林惜的事情,李总除了什么事情,尽管说就是了。”

    他不紧不慢,可是那双黑眸里面却是一片泠然。

    李森脸色一僵,似乎想起什么,“陆总,这是个天大的误会啊!成小姐做的事情我不知道啊,她当初找我要人的时候只说有点私人恩怨。既然是私人恩怨,我哪里好意思问啊!”

    陆言深没说话,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他。

    半响,他才开口,却是对着林惜说的:“晚上在外面吃?”

    林惜倒是没想到陆言深怎么突然之间就跟自己说话了,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好啊,这都快七点了,我有些饿了。”

    “嗯,去吃东西。”

    两个人旁若无人地交谈着,李森却急得直冒汗。

    陆言深说完就牵着林惜走了,李森不敢拦人,可是他又心虚。

    不过好在,林惜进了车子里面之后,陆言深回头看了他一眼:“听说李总挺喜欢成小姐的,既然这样,我就送李总一份大礼吧。”

    他说着,人坐进了车里面,留下一脸懵的李森。

    陆言深不愧是个厉害的,轻易就把他的小心思看出来了。

    成韵问他借人的时候他确实也存了点小心思,陆言深这么宝贝林惜,林惜真出了事情,陆言深就漏洞百出了,他那时候就有机可乘了。

    可是他在陆言深的手下吃过太多亏了,而陆言深在A市里面到处都扎了根,他也不敢轻易惹他的,更不能自己直接出面招惹。

    而这个时候成韵冲上来了,他自然是二话不说就把人借给成韵了。

    他当时是觉得,成韵成了,他对成韵算是有个情分,不成也没关系,他在陆言深这儿轻易就推开了。

    再说了,他对成韵确实有那么几分心思,既然这样,借成韵几个人算什么。

    只是没想到,陆言深什么都不问,直接就看出来他当初的想法了。

    现在陆言深带着林惜说走就走,留下的一段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李森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果然做人真的不能太贪心。

    林惜看着后视镜里面的李森越来越小,侧头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男人:“李森到底干了什么,陆总要这样咄咄逼人?”

    她眼底的笑意太明显了,又是在幸灾乐祸。

    前面是红灯,陆言深抬手直接扣着人,低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幸灾乐祸什么,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小妖精。”

    他平时也有不着调的时候,却很少这样直接叫她小妖精。

    林惜脸有些烫,但习惯了在他的跟前装腔作势,哼了一声:“陆总你这个小狼狗。”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小狼狗?”

    林惜怔了怔,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但是他眼神实在是让她的心头直直的痒。

    这时候,前面红灯,陆总收回了视线,林惜转开视线,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小狼狗,哪里出问题了吗?

    谁让他动不动就咬人呢!

    林惜怎么都没想到小狼狗的问题在那儿,车子很快就到了商场了。

    这十月份,A市一下子就进入了秋天,前些日子她还穿着单件雪纺衫的,现在得换上风衣了。

    这段时间林惜都关注点都是在正益和大康的事情上,倒是忘了自己跟王子立他们有两个月没见面了。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韩进。

    韩进显然也有些惊讶,看着她愣了一下,半响才笑了笑:“这么巧?你跟陆总来吃饭吗?”

    陆言深正在付账,这会儿就她自己一个人站在餐厅的门口等着。

    林惜点了点头,见他一个人,有些好奇:“你一个人吗?”

    “和朋友,在那儿,我在橱窗看到你了。”

    他指了指对面的一家餐厅,林惜看过去,看到一个女人正看着她们。

    她眉头一挑:“女朋友吗?”

    “你想这么多干嘛,朋友。”

    他不承认,林惜也没有逼问。

    这会儿陆言深也出来了,韩进抬头看了一眼他:“陆总。”

    “韩先生。”

    两个人面上看不出什么来,可林惜总觉得哪里不对。

    “我朋友在等我,我先回去了,有空一起吃饭,林惜。”

    林惜点了点头,“你回去吧,不然你朋友生气了就不好。”

    知道是她误会了,韩进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有些纵容。

    林惜习惯了,倒看不出什么来。

    可陆言深不一样,大概是男人对情敌也有着天生的第六感,光看一眼韩进看着林惜的眼神,他眸色就沉了下来。

    林惜没发现,看着韩进走了,她才牵着陆言深的手:“陆总,回去吧?”

    她微微歪了歪头,这时候才发现陆言深脸色有些沉。

    正想问怎么了,就听到他说:“以后少跟韩进接触。”

    他说得严肃,眼神冷得很。

    林惜愣了一下,很快就笑了,牵着他的手紧了紧:“陆总,你这醋,吃得也太不该了啊,人家韩进在心里面可是有白月光的啊!”

    她说着,故意顿了顿。

    陆言深冷嗤了一声:“他不是什么好人。”

    听到这话,林惜直接就笑了,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他的加深的眼神看得怔了一下,回过神来,人已经被他牵着走了。

    哟,陆总这又是生气了?

    扶梯人不多,她抱了他的手臂,半仰到他跟前:“陆总?”

    他睨了她一眼,没说话。

    商场毕竟人多,林惜抿了抿唇,也没有再闹他了。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进了门,林惜才从身后抱着男人的腰:“陆总别生气,你要是觉得他不是好人,不想我见他,那我就尽量不见他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