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25 明明是你咬我

    朋友和自己的男人,选择谁,林惜还是很拎得清的。再说了,她其实和韩进也不算真的很熟,她只是跟罗荣生他们比较有交情。

    认识韩进的时候他就是个大忙人,她也是个大忙人,两个人的交集不多,来的情分,也全都依仗着罗荣生。

    陆言深很少这么直接地评价一个人,他对韩进一开口就断定不是好人。林惜自己也没有真的深入了解过,自然不会因为一个韩进真的就跟陆言深闹别扭了。

    不过跟前的男人却好像没什么反应,林惜有些不甘心:“陆总?”

    这样得寸进尺可不行啊。

    “松手。”

    陆总终于开口了,只是说出来的话让林惜怔了一下。

    她有些不甘心地松了手,跑到他跟前想从前面抱人,却被他低头的一个眼神吓得莫名地往后退了一步。

    陆言深这个眼神,实在是危险!

    林惜连忙收回视线,把身上的风衣脱了下来,还没拉得急换鞋子,突然就被身后的男人拦腰抱了起来。

    他身上的衣服被他结了两颗纽扣,露得恰到好处,不多不少,林惜一眼看过去,刚好看到那么一点点的腹肌,可是更多的,就没了。

    “看什么?”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明知故问,然后抱着人慢条斯理地往楼上走。

    林惜连忙收回视线,难得有点脸红:“随便看看。”

    陆言深哼了一声,抱着她上了楼,进了主卧抬腿又把门给关了。

    门刚关上,他就将她放了下来,拉着手腕直接就将人压在门后面。

    林惜惊了一下:“陆总?”

    他抬手扯着她的白衬衫,简单的白衬衫将她上身的线条勾勒得很好,腰围下收得刚刚好,纽扣处好像随时都要崩开。

    她穿着风衣的时候没有这么打眼,现在把风衣脱了,陆言深甚至能够看到那白衬衫下面那一件的纹路。

    他抬起一只手撑在她的耳侧,低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林惜。”

    一说话,陆言深的气息就全打在她的耳朵。

    林惜最受不了他这个样子了,反应都慢了半拍:“怎,怎么了?”

    她刚说完,他又咬了她一下:“知道什么是小狼狗吗?”

    这一下咬得有点重,林惜微微抽了口气:“陆总,你这咬人的习惯可不就是跟小狼狗一样么?”

    还没到能吞人的时候,就只能咬人,可不就是野性的小狼狗么?

    可是显然,陆总理解的小狼狗跟她理解的小狼狗完全不一样。

    大手从衣摆伸进去,一开始的时候带着几分凉意,但是他的手心很热,林惜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是一块烙铁在游走。

    她哼唧了几声:“不然什么是小狼狗?”

    林惜穿着简单,今天就只有黑色的修身长裤,上身一件白色的衬衫,衬衫下摆之前是扎在裤子里面的,现在被陆言深把前面的那一节拉出来了,后面还有一半扎在裤头里面,翻出半截的细腰,陆言深低头一看,眸色直接就深了。

    林惜身材好,底下的一双腿又长又直,高跟鞋没有来得及脱,现在那双腿笔直地在腰下。

    陆言深只看了一眼,直接低头就将她的衬衫纽扣给咬开了。

    扣子本来就扎得不紧,陆总牙口好,一下子就扯开了三个纽扣,衬衫的领口打开来,那短发扎在她的胸上,林惜觉得自己浑身都是痒的。

    前段时间陆言深的手受伤了,两个人做得比较安分,但是陆言深最喜欢就是把她压在墙上,让她挂在他身上。

    这么想着,她身上的衣服就被他给弄下来了。

    林惜皮白,陆言深吻过的地方都带红的。

    她抬手勾着他,在他的脸颊边上细细碎碎地吻着。

    那裤子很快就被他拉下去了,林惜想起自己没脱鞋子,热晕晕中捉着他手臂:“我鞋子没脱,陆总。”

    陆言深没说话,只是直接扯着她的长裤从鞋子过去,然后抬手把长裤一扔,拉起她一条腿勾着手弯:“不用脱。”

    他说着,低头吻她,看着她猫哼一样,知道她准备好了,才贴着她的耳边开口:“我告诉你什么是小狼狗。”

    他一边说着一边沉,林惜哼了一下:“你又,想咬我吗?”

    动情之中,她话说得困难。

    “小妖精,明明是你咬我。”

    陆总今天好像跟“小妖精”这个词给杠上了,非要这么叫她。

    林惜难得有些害羞,扎头在他的胸口上咬了一口。

    刚松口,他突然用力,林惜没忍住:“嗯——”

    “没上网吗?小狼狗是什么不知道?”

    他一边吻着她一边问她,林惜这段时间哪里有时间上网,所以根本就不知道。

    身后的墙是冷的,跟前的人是热的,这冷热交替,她整个人都不止云里雾里。

    陆总手好了之后就开始开挂了,前面完了之后将她翻了跟身,扣着她的一只手压在墙上,自己也从身后压了进来。

    这会儿感受就反过来了,之前前面热得几乎出汗的身前,现在凉冰冰的。单手背后,被那火热的胸膛贴着,又热得让她脑袋轰轰的。

    林惜双腿都是软的,站都站不稳,陆言深抱着她到那沙发上,还要来,她连忙求饶:“好累,陆总,累。”

    声音软唧唧的,让人心思浮动得更加的厉害。

    这开挂,一下子就开了将近两个小时。

    林惜被抱到床上的时候双腿软得有些发颤,她眯着眼,浓密纤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

    始作俑者去打电话了,她缓了一会儿,连忙拿出手机百度“小狼狗”到底什么意思,看完之后,脸更烫了。

    陆总还真的不要脸啊!

    这断章取义的能力真的不要太强哦!

    人家说的小狼狗是二十岁出头的男生被富女养着,身强体壮能这样又那样。

    陆总就占了后面那一截,亏他还认得这么理所当然。

    林惜扔了手机,陆言深就回来了。

    她抬头看着他,学着他之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小狼狗,泛指二十岁以下的男性,为了上位而选择被女人养。”

    说着,她顿了一下:“陆总,你说你哪点是这种小狼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