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26 很好很强大

    他睨了她一眼,过去从一旁上了床,低头扣着她下巴:“你说呢?”

    她累得气怏怏的,他倒好,精神奕奕。

    林惜识时务,伸了一只手勾着他脖子,贴在他的耳侧:“很好很强大。”

    陆言深黑眸一沉,亲了她一下,很矜持地把人拉开:“还不睡?”

    “睡,明天还有五点起来呢!”

    她说着,挪了挪,转了个身把自己的后背贴过去,闭着眼睛真的就准备睡了。

    陆言深伸手搂了搂人,也没有再闹她,闭着眼睛抬手把灯关了。

    比起林惜和陆言深这边的浓情蜜意,成韵确实不怎么好受。

    她最后还是把纪司嘉藏身的地方说了,可是这都过了好几天了,也没听到什么关于纪司嘉的事情。

    正当她七上八下的时候,陆言深的人就来了。

    成韵下意识抗拒:“你们干什么?陆言深没跟我说会派人来!”

    “成小姐,陆总让我们带你去个地方!”

    成韵不愿意,她也不是普通的富家女,能走到今天,撂倒几个人没什么问题的。

    但是她也跑不掉,陆言深天罗地网,她能跑到哪儿去?

    这些天,她连联系周先生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被自己撂倒的人,成韵眉头皱得越发的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面,心底一下比一下沉。

    “成小姐。”

    不过半个小时,又有人来了。

    成韵抬头看了来人一眼,这一次,她倒是没有再反抗了,抬腿就跟着人出去了。

    这个人成韵还是认得的,上一次陆言深过来的时候,他就刚好是在的。

    她知道确实是陆言深下的命令,就是不知道陆言深到底要干什么。

    其实说来,陆言深也没有限制她去哪儿,也没有派人盯着她。

    只是她现在沾上的事情,去哪儿都没用,成仁贵又出了事,这离开庭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成韵第一次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上了车,她看了一眼前面的两个男人:“陆言深要你们把我带到哪儿去?”

    前面的两个男人就好像是哑巴了一样,她怎么问,两个人都不说话。

    成韵脸色很不好,但也无可奈何。

    她现在算是周先生的一颗废棋了,没有了用处,她们也不算有什么关系,这么些年也就是在合作,这点儿情分,能保下成仁贵,已经算不错了。

    毕竟当初这件事情,可是你情我愿的。

    车子很快就停了下来了,哑巴一样的男人终于开口:“成小姐。”

    看到李森的时候,成韵的表情很难堪,她回头看着身后的两个男人:“陆言深这是什么意思?”

    她成韵还不到能让陆言深随意送到别人手上的地步!

    其中一个男人面无表情地应着她:“陆总说了,成小姐是聪明人,怎么选择在成小姐的手上。”

    说完,两个人就上了车扬长而去了。

    成韵站在李森的别墅跟前,从头冷到脚。

    陆言深这个男人,真的太恐怖了!

    看似给她选择,可是她现在哪里有选择的余地?

    李森对她感兴趣,当初她借了李森的人。最近陆言深在打压李森,整个A市都看出些眉目来了,她不可能看不出来的。

    陆言深会让人这么跟她说,显然已经跟李森打招呼了。

    她现在无非两个选择,一是挂着陆言深的人的名义去李森身边,李森不看僧面也看佛面;二是转头就走,等李森这次的事情过去了,回头找她泄愤。

    特么的她哪里有选择了!

    陆言深说得对,她是聪明人。

    成韵很快就做出选择了,李森这个男人虽然年纪不小了,但身材还行,至少也不像那些发福的暴发户一样。

    估计是早年混过街头,所以改不掉一身的痞气。

    她交往过的男人,没有一百个,也有九十个。

    不就是一个李森吗?

    算什么!

    李森倒是没想到,陆言深说的礼物是成韵。

    他追这个女人有一段时间了,成家没出事的时候,她眼睛都不看他一下,出了事,她也还是傲得很,也就是那一天来找他借人的时候,她才算是有几分服软。

    现在,陆言深把人送到自己跟前、

    这莫非是,大一棒子,给一颗甜枣?

    成韵看着打量着自己的李森,勾了勾唇:“怎么,李总不欢迎我?”

    李森反应过来,“欢迎,怎么能不欢迎呢!成小姐能来,是我的荣幸,来来来,这厅冷,我们上二楼吧!”

    成韵笑了笑,没拒绝。

    男人嘛,不都是一个样,就是除了陆言深那个变态。

    林惜现在承受体能好了许多,两个小时下来,她也没以往那么累了。

    这早上冷,陆言深牵着她,走得有点儿快。

    吃早餐的时候,林惜才想起一个问题:“陆总,你昨天说,要给李森一份礼物,什么礼物啊?”

    陆言深没有正面回答:“晚上你就知道了。”

    晚上,有饭局。

    林惜打扮跟昨天差不多,就是里面的衬衫换了一件荷叶袖的针织打底衫,外面依旧是一件米色的风衣。

    看到坐在李森跟前的成韵时,她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忍不住勾唇笑了:“李总,成小姐。”

    这是李森组的局,陆言深来,自然是要松口了。

    整个晚上,都是李森在说完,林惜低着头吃东西。

    正是大闸蟹上市的好时候,陆言深知道她喜欢吃,一边听着李森说话一边给她弄大闸蟹。

    不过蟹寒凉,林惜吃了两只之后,陆总就不让她吃了,怕她伸手拿,问也不问其他人,直接就把大闸蟹给撤了。

    成韵看着这一次,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惜。

    她就不知道,自己跟林惜比,哪儿差了,陆言深这个人对谁都是一副“我看不上你”的样子,怎么偏偏在林惜这个女人的跟前就跟个二傻子一样。

    还帮她剪蟹,呵,真是辣眼睛。

    女人好像总是喜欢在吃完饭之后去一趟洗手间——补妆。

    林惜今天化了淡妆,吃饭的时候口红没了,所以准备散的时候就先去了一趟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看到正靠在墙壁上抽烟的成韵,她眉头微微动了动:“成小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