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27 他本来就该这样对我

    成韵突然站直身体,她们净身高差不多,要真的算,林惜比成韵还要高两厘米。

    但是成韵穿的高跟鞋,一向都是十厘米上的。

    她这么一站直,林惜就矮了她半个头。

    成韵手上夹着烟,低下头看着林惜,抬手抽了一口烟,对着林惜突然之间张口吐了过去:“你很得意吧,林惜?”

    林惜眉头微微一皱,她好久没有抽烟了,当年离开陆言深的时候沾上香烟的,后来回国跟着陆言深一块儿,两个人就把烟给戒了。

    成韵抽的不是女士烟,烟雾打出来的时候还有点儿呛,林惜屏住呼吸,直到那烟雾消散,她才开口:“我有什么好得意的。”

    成韵冷嗤:“陆言深这样对你,你不得意,骗谁呢?”

    林惜也笑,只是没几分温度:“我不需要得意,他本来就该这样对我。”

    说着,她没有再管她,抬腿往前走回去包厢。

    而站在那儿的成韵,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了,只剩下难堪。

    林惜这样的自信和笃定,是谁给的,她根本就不用想,也就只有那个男人,才能让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

    去得有些就,刚进包厢,陆言深就起身了,不等她回去作为上,拿着她的包包就过来牵住了她:“这么久?”

    林惜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李森,收回视线,跟着陆言深就离开了包厢。

    两个人刚离开包厢的时候碰上了回来的成韵,陆言深仿佛没看到人一样,牵着林惜直接就走了。

    成韵看着两个人,脸上的神色越发的难堪。

    “还看什么,你再怎么看,陆总也不会看你一眼。”

    李森怎么说也是个男人,自己的女人这么看着别的男人,天底下没有一个男人受得了的。

    成韵收回视线,回头看了一眼李森,仿佛没听到他刚才的那一句话:“陆言深松口了?”

    她夹着烟,手撑在自己横在胸前的手上,微微眯着眼,表情有些妩媚。

    李森看着眼前穿着紧身黑色针织裙的成韵,突然抬腿过去就把人压在了她身后墙上:“你在洗手间跟林惜说了什么?”

    低头就吻人,成韵不反抗,也不配合,只是笑了一下:“怎么,怕我把林惜吃了吗?她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

    李森横出一只手把包厢的门关上,另外一只手伸进去捉着她身下的高耸,有些愤愤:“你少给我惹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想着周先生,你以为他能帮你?少做梦了,我跟他合作了五年了,算是知道他就是一个只看利益的人,你现在出事情了,还是抱紧我大腿吧!”

    李森身高一米七二左右,跟穿了高跟鞋的成韵登高。

    他见她还不回应,张嘴就在她的胸前咬了一下,一只手拉着她的腿,做状往前撞了一下。

    成韵扔了手上的烟,勾着笑伸手抱着他,“李总的意思是,你能帮我?”

    李森溜了进去,哼了一声:“那得看你能不能伺候好老子了!”

    “那李总可能以后不想找别人了。”

    她挺着腰去迎,李森嗤笑:“口气倒是挺大的,不过心不大就行,这回的事情,你也该安分点儿了!”

    成韵脸色淡了淡,这个李森也不是个傻的,原来也知道这一次的事情是路颜色和你给他们两个人都下了个套。

    成韵在李森的手上,她起不了什么风浪,真出了什么事情,陆言深第一个找的就是李森。李森虽然是比不过陆言深,可是压着成韵这么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李森呢?

    成韵这个不省心的,他有什么动作,成韵保准一转身就给陆言深通风报信了。

    林惜上了车,不禁看着一旁的男人笑:“陆总,不简单啊。”

    他看了她一眼,对她的调笑不可置否。

    成韵跟李森都跟那个背后的人有关联,要动他们容易,可真的动了的话,背后的人估计就揪不出来了。

    陆言深虽然城府深,可是对方在暗处,耐心也足够好,他前面打打闹闹敲了这么多的棍,对方愣是哼都没有哼一声。

    别说那人,就连陆博文,也还不是一点儿动作都没有。

    他现在动不了李森跟成韵,就只能让她们两个互相牵制了。

    成仁贵已经进去了,不足为据,童家那边也闹得差不多了,现在就看谁先按捺不住了。

    很快,就出事了。

    周末林惜的比平时多了两节课,上午两节和下午两节。

    事情发生的时候她还在上课,下课之后赵茜茜看着她欲言又止:“林惜——”

    林惜觉得奇怪,眉头微微动了动:“怎么了?”

    “你上网看一下吧,你父亲当年的事情被人挖出来了,现在都在说你和陆总。”

    “我爸爸的事情,跟陆言深……”

    说到一半,她突然之间想到什么,脸色冷了下来,拿着手机进了办公室。

    很快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网上全都是她一年半前收到的那个视频,还有那一段录音。

    网上还没有实名制,造谣一张嘴,现在上面的人都在说当年林景的死是陆言深一手造成的,因为林景发现他的不法交易。

    继而就有人开始指责林惜的狼心狗肺,居然跟杀父仇人在一起。

    明明就只是一段录音和视频,他们每个人都好像已经看到了当初陆言深是怎么下令让人将林景撞死的一样。

    她待会儿还有一节课,不能走开,可是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一看就知道是有人故意为之。

    林惜刚想给陆言深打电话,手机就响了,是他来的电话。

    陆言深也没有多说,只说待会儿她下课之后他过来接她。

    她知道这个时候也不应该问什么,应着就挂了电话。

    很快就到第二节课了,林惜有点心不在焉,只好让她们一个个地上来弹新教的曲子,她一个个去纠正,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点儿。

    四十五分钟的一节课,时间说长也不长,几首曲子的时间就过去了。

    下课时间一到,林惜说了放学就拿着曲谱走出去了。

    迎面碰上谭玉英,她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网上的事情相信你也知道了,这几天可能会有不少的媒体过来,你跟学生家长说一下,这两天放假,课之后补回来。”

    说完,她来不及等谭玉英说话,抬腿就往外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