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28 去吧,陆总

    她跑得急,也没有留意,一头就扎进来人的怀抱里面了。

    陆言深伸手抱住人,眉头动了动:“跑这么快干什么?”

    看到他,林惜才松了口气,面上笑了笑:“我着急着见你。”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外面一阵的喧哗,显然是媒体已经到门口堵人了。

    陆言深脸色狠了下来,牵着她:“我们回家。”

    林惜点了点头,她知道这个时候,落井下石的人多的是。

    “陆总,请问网上的事情是否是真的?”

    “林小姐,请问你是用什么心态和自己的杀父仇人在一起的?”

    “林小姐,你和陆总在一起之前,是否已经知道他和你父亲的车祸有关?”

    “林小姐,请问你五年前愤然离开陆总,是不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真相?”

    “陆总,你对林小姐这么好,是否存在补偿心理?”

    ……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林惜被陆言深护在怀里面,丁源派的人拦着想要冲上来的人,直到上了车,那些讨厌的声音才小了许多。

    林惜的脸色很不好,陆言深的脸色也很不好。

    这件事情来得太突然了,前两天跟李森吃饭之后,陆言深还跟她说现在只能耐下心来等对方先出手。

    就是没想到,这才过了两天,对方就开始有动静了。

    “林惜,坐好。”

    她正想着事情,陆言深冷冽的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

    林惜回过神来,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后视镜,视线落在那紧追着的一辆车子,脸色很不好,抬起手捉住扶手:“好。”

    她不是第一次经历这些事情了,陆言深平时开车很多时候都是让司机开,自己开车的时候车速向来都保持在限速内。

    只除了被人追着。

    这一次追着她们的人倒不是林惜所想的那些想要的她们下手的人,而是一家不要命的媒体。

    陆言深车技硬,不过十分钟,那车就被甩开了。

    车速慢了下来,林惜拿出手机打算再看看网上的事情,发现已经被撤下去了。

    她知道这是陆言深的手笔,可是这事情毕竟在网上疯长过一段时间,而且还涉及了买凶杀人。

    今年是林景走的第十二年,杀人的刑事追诉期十年以上,这事情一闹出来,不管真假,陆言深一身腥。

    果不其然,两个人刚从电梯走出来,就看到两个警务人员站在他们的跟前:“陆言深先生,十四年前的一起车祸,现在需要你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

    林惜微微一颤,下意识地拉着陆言深。

    陆言深看了眼前的两个人,面无表情地说了两个字:“稍等。”

    说完,他才牵着林惜往前走,那两个警察怕他逃跑,伸手想要拦着他,陆言深已经走到家门口,用指纹开了门,摸了摸林惜发凉的手,将人推了进去,“乖,在家等我。”

    他倒是难得哄人,林惜却觉得自己的心乱哄哄的,捉着他的手紧了紧,喉咙有些发紧:“我想跟你一起去。”

    “听话,林惜。”

    他叫她名字的时候,总是带着不容抗拒的强硬。

    林惜看了他一会儿,抱着他抬头亲了他一下:“那你快点回来啊,陆总,我怕。”

    她是真的怕,当年林景也是说出去一下的,结果再见到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里面下了病危通知的林景。

    十八岁还没有满的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办,那一瞬间,天就好像塌了。

    她现在已经三十二岁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四年了,可是她还是害怕。

    但到底还是比从前懂事冷静了许多,她是陆言深一手一脚带到现在这样的,今天的事情发生得这么突然,对方显然是故意让他们措手不及的。

    她不能慌,要稳住。

    想到这些,她都是镇定了很多,抬手拉了拉陆言深的衣领:“如果来得及,就回来吃完饭,来不及,我给你做夜宵。”

    说完,她笑了笑,“去吧,陆总。”

    当年他伸手将她拉出深渊,如今他也能够破黑回来的。

    陆言深很配合,因为还没有确定,只是网上的一些舆论,还有当年的车祸确实是被翻出来了,觉察到有疑点,刚好陆言深的事情又爆出来,才会有这么一回事,但也不至于带手铐。

    从警车下来,陆言深身上的所有通信设备都被收走了,手表钱包车钥匙也都被收走了。

    一直被带进了审讯室,他都是面无表情的,让领他的两个警察不得不赞叹。 虽然A市里面的人对陆言深有点神化了,但是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确实是个深不见底的。

    二十分钟后,审讯室的门很快就被打开。

    陆言深抬头看了一眼来人,是一个英朗高大的男人,没穿警服,脚下一双黑色的登山鞋,上面是一双黑色牛仔裤紧包着的大长腿,白色的鸡心领无袖恤衫外套了一件深绿色的短外套。

    男人的肤色是健康的小蜜色,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张骨骼分明的脸,桃花眼底是锐利的冷,他五官精致,因着肤色减了几分柔美,多了几分英朗。

    实质上,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

    “沈寒。”

    他倒是不按套路出牌,陆言深眉眼不动,看着沈寒伸出来的手,也没有伸手接过去,只是开口:“陆言深。”

    “我知道,陆总在A市的风头可谓是一时无两。”

    沈寒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微微挑着,似乎在笑,却又不是在笑,眼底里面的冷锐一般人看了都不敢看过去。

    陆言深不是一般人,他直直地看着对方。

    半响,沈寒才把手上的文件往跟前一放,拉着椅子坐了下来:“陆总,这一次的事情,相信你也知道了,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突然被人翻出来,矛头直指你,根据目前的证据来看,你是头号嫌疑人。”

    “嗯。”

    陆言深就哼了一个字,沈寒拿了笔,“2003年3月12日下午14点26分,你在哪里。”

    “车祸现场。”

    “干什么?”

    “路过。”

    沈寒眉头一皱:“陆总的路过也太别致了,还特意下车看一下林景死透没有?”

    对方咄咄逼人,陆言深四两拨千斤:“我确实是在看他死了没有。”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