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29 你到底有多爱我?

    林惜做好晚饭的时候才六点多,陆言深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

    期间丁源打了一个电话给她,说陆言深吩咐她不要出门。

    今天下午的那些记者媒体比往常嚣张了很多,这很大的原因是陆言深现在说不定是个“杀人犯”。

    要陆言深真的被判定了买凶杀人,这A市怕是要乱了。

    这些年陆言深行事狠戾直接,丝毫不留情面,也不是没有人动陆言深的,只是他实力就摆在这儿,动陆言深可以,就是你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多少能耐,能不能受得住这后果。

    外面现在指不定都想趁乱“造反”,在这水深火热的事情,抱团惹事,责任细化,自然是胆子大了。

    陆言深不让她出门,除了还没来得及查清楚这一次的事情是不是那个人做的之外,还怕林惜被那些媒体刁难。

    就今天的追车已经足够说明这些媒体是闹事不怕大的,陆言深现在被带去问话了,他们捕风捉影,她要是这个时候出门,只会给陆言深添麻烦。

    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会惊慌失措的林惜了,跟陆言深一起走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她知道那个男人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他让她等他的,而他向来都不食言。

    A市已经入秋了,傍晚太阳下山之后就会冷下来。

    林惜做了四道菜,三道小炒一个汤,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她就吃饭了。

    完了之后在楼上楼下来回走,消食之后练了一个小时瑜伽,休息一会儿就去洗澡了。

    一连窜的事情下来,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晚上九点一到,黑夜就开始浓郁了。

    她想给陆言深做夜宵,但是想到他不喜欢吃甜点,就作罢了。

    已经没什么事情做了,她就坐在沙发上捧了一本书。

    心境比陆言深刚离开的那时候平静了许多,她一字一句地看下去。

    门口传来声音的时候,她手抖了抖,鞋子都没穿就跑过去了。

    她跑得快,男人一关门,回头就被她撞进怀里面了。

    手里面抱着的人是真实的,因为从外面回来,陆言深的外套上沾了几分秋夜的冷,林惜却抱得越紧。

    她侧着头贴在他的胸口上,转着头磨了一会儿,才仰头看着他:“陆总,饿不饿?”

    她不问他怎么样,问他饿不饿。

    陆言深低头看到她光着的脚,抬手将人抱了起来:“饿。”

    说着,抬腿走到沙发上,将人放下,脸色有些沉:“林惜,我的话不听了,是吗?”

    主卧里面铺了地毯还好,只是在外面没铺地毯,住得还高,这入秋的天气说不上多冷,只是地板早就已经冰凉了。

    她却还是鞋子就不穿就往地上跑,回头不舒服了又哼哼唧唧。

    林惜一颗心落了下来,听着他训话,倒也还笑得出来:“我听话的。”

    这时候倒是会卖乖了,平日里面话总是听一点忘一点。

    可是见她笑,自己也忍不住想笑。

    陆言深跟沈寒你来我往了好几个小时,一番又一番的盘问,他其实已经有点疲倦了,可是看到跟前的人,好像累意都没有。

    他低头在她脸颊上咬了一口:“夜宵呢?”

    她抬手勾着他脖子,一双杏眸一点儿也不知道遮掩地盯着人看:“厨房里呢!”

    “嗯,”他应了一声,抬手将外套脱了下来:“我上去洗澡。”

    从下午五点被带走到现在,足足四个小时,林惜第一眼看到人的时候就知道他累了。

    她松了手,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二楼,坐了一会儿,才起身去热饭。

    菜一直热着不好吃,所以林惜没一直温着,现在人回来了,她就拿出来逐一翻炒了。

    陆言深洗澡不慢不快,五分钟多一点人就下来,林惜刚好装好汤,看到他,连忙招手:“陆总,我炖了汤!”

    吃完饭之后已经快十点了,林惜在洗碗,陆言深在打电话。

    这事情刚发生,丁源就已经着手去查了,线索有了一点,可是却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事情查出来了,发视频和录音的人是跟陆言深有过节了,他而至于录音怎么来的,他说是从自己家里面找出来的。

    这个理由,谁听了都觉得是糊弄人,可是事实上真的就是这样的。

    这也就算了,还有热门的水军,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这事情发酵得这么快,自然是有水军在推动。

    丁源也查到人了,只是水军都是网络交易的,一路查过去,账号是被盗账号,交易人的真实身份还是查不出来。

    说完这些,丁源也忍不住扯了一下领带,这背后的人藏得太稳了,已经是第二次,他们还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出来。

    陆言深听完丁源的话,没说什么:“继续查。”

    “我知道了,陆总。”

    林惜看他挂了电话,过去从他身后跳了上去,低头在他的耳侧问他:“查到了吗?”

    陆言深从那一次两个人坦诚之后,这些事情就没有瞒过她了。

    伸了一只手扶着她,一边背着她往上面的房间走一边把刚才丁源的结果简单地说了:“曝光视频和录音的人和运作的人不是同一个,而且前者和我有过节,后者还查不出来。”

    林惜眉头一皱:“这么说,那个人,我们还是连他的毛都摸不到。”

    “嗯。”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这是事实。

    林惜沉默了下来,被放在床上,她才开口:“其实我们也不算是没有收回。”

    陆言深松了手,回头看着她,微微挑了挑眉:“嗯?”

    “他现在弄这么一出,显然也是等不及了。但是他等不及,如果是因为你的话,他没必要将我爸爸的事情翻出来,而且翻出来之后,当年的事情会被重新调查,那时候真相水落石出,对他而言,百害无一利。除非——”

    说着,她顿了一下,抬头看着陆言深,心情有些沉重:“当年的车祸根本就不是他的手笔。”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眼下的人微微皱着眉,脸上的表情十分的认真严肃,一字一句地给他分析,条理清晰。

    这些事情,就连丁源都还没反应过来,她倒是想到了。

    他突然想到当年的林惜,她什么都是后知后觉,而现在,却聪明得让他骄傲又心疼。

    “林惜。”

    严肃的认真被他突然的两个字打破,看着眼前这一张熟悉冷硬的脸,她有些不解:“嗯?”

    他扣着她,一边压下去一边吻着:“你到底有多爱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