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31 没陆总好看

    林惜怔了一下,陆言深已经从楼上下来了,“谁?”

    她回过神来,回头看了一眼陆言深,人已经走到她身后了,手落在扶手上。

    林惜下意识地往一旁一退,门被拉开,门口站了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十分的抢眼。

    因为成长环境,她以前虽然不怎么合群,但是见识的人都长得不错。

    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颜控,但是陆言深的气场太大了,她第一眼看到陆言深的时候,是被他那一双黑眸吓退的,直到后来两个人在一起了,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的颜值。

    不过陆言深是那种贵气和痞气相融的男人,大概是因为家境好,所以活得精细,皮肤有点奶油,偏嫩。

    但眼前的男人不一样,林惜第一眼看是被男人的那精致的五官吸引,细看下来,男人是粗狂型的。

    沈寒看着林惜,微微挑了挑眉,不过一眼,视线就掠到陆言深的身上了:“陆总。”

    “沈警官。”

    陆言深应得不咸不淡,林惜收回视线,有些不好意思,她倒是第一次看一个男人走神,被陆言深捏了一下手心,她才回过神来,脸颊有些烫。

    “林小姐,这一次要麻烦你跟我走一趟了。”

    林惜愣了一下,但很快就也想过来了:“好的,麻烦沈警官等一下,我欢迎一下衣服。”

    她说着,回头打算让陆言深先招呼着人,结果他却说跟她一起过去。

    其实昨天陆言深被带走,林惜就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也要被带走的,毕竟她是林景的女儿,那场车祸要重新翻出来查,自然是要问她的。

    陆言深说要陪她去,林惜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好吧,那沈警官和——”

    另外以为还不知道名字,不过沈寒很快就开口了:“陈毅。”

    林惜点了点头,笑了一下,接着刚才的话:“陈警官,你们先等我一下。”

    她想去倒水,沈寒却先一步开口:“林小姐,不用麻烦了,这个案子很重要,我们想尽快破案,虚的事情就不用整了。”

    他刚说完,陆言深看了他一眼。

    沈寒挑着眉笑了一下,倒是一点儿都不怕。

    林惜连忙拉着陆言深往楼上走:“那好的,我们去换了衣服就下来。”

    幸好陆总倒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刚进房间里面,她就被人压在门上狠狠地吻了下来。

    林惜想着楼下的人,抬手推着他:“陆——嗯!沈警官还在——唔!”

    将将半分钟,陆言深才松开了她,却没走开,还是压着她在门口,低头看着她,目光又沉又暗:“沈寒很好看吗?”

    他刚亲完她,声音有些沉。

    林惜喘着气,听了他的话,不禁好笑,连忙抬手抱着人主动亲了他一下:“没陆总好看。”

    “呵。”

    他冷嗤了一声,到底还是松开了她。

    明知道她在哄自己,但她一句话就不想硬拽着不放了。

    想到刚才林惜看着沈寒走神的情景,黑眸一凝,陆言深冷笑了一下。

    因为今天降温了,林惜穿了件驼色的短款妮子上衣,修长笔直的双腿包裹在黑色的牛仔长裤下,脚下一双粗跟绑带马丁靴拉得她双腿跟一米八一样。

    怕沈寒和陈毅等,林惜走得有些快,倒是陆言深,在身后走得不紧不慢。

    因为陆言深陪她过去,林惜自然是不用坐警车的。

    沈寒找林惜是要线索的,自然不会像昨天晚上审问陆言深那样审问她。

    到警局之后,林惜被带到一个房间里面,有人给她送了一杯温水,林惜说了声谢谢,很快沈寒就推着门进来:“正式介绍一下林小姐,我是沈寒,这个案子的主要负责人。”

    林惜伸手和对方虚虚一握:“沈警官你好。”

    “你和陆言深感情很好?”

    沈寒说这话的时候眉头挑了一下,他生了一双桃花眼,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有些勾人,但是偏偏他脸上没有半分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警察坐久了,就算他问得突然,林惜也不觉得唐突。

    她有些赧然,点了点头:“嗯。”

    沈寒点了一下头,拿着笔敲着桌面:“你对这一次网上关于陆言深就是你买凶杀人的幕后主使有什么想法?”

    经过昨晚之后,林惜今天倒是冷静很多:“沈警官,真相没有出来,我知道凭我一己之言说只会让你们觉得我是因为儿女私情在帮陆言深。你问我这个问题,我也猜不到你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但是我想沈警官必定是了解过我们一些事情,两年前我回国之后和陆言深复合,但是没多久我就试图离开A市,当年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才会想离开他的。”

    说着,她顿了顿,“那录音和视频,我在一年半前就已经收到了,陆言深解释过,当初他会在现场,只是因为和我父亲有过交情,他刚好谈了合作看到。而之所以会下车查看,也是想确定我父亲是否已经当场死亡。至于后来他去医院里面,不过是因为我父亲手上有一些商业机密,他刚好想要而已。至于那段录音,就更加好证实了,我是出狱之后才意外碰上他的。”

    林惜说话留了一半,百分之七十是真的。商业竞争,这个事情,警察也管不了,再说现在也找不到什么证据去证明当初林景手上是否真的有什么所谓的商业机密。

    她看得出来这个沈寒想套话,所以她也没有说假话,只不过是用了点小心思罢了。

    “你怎么确定是意外?”

    她分析得条理清晰,逻辑也无懈可击,可是沈寒也不按常理出牌。

    林惜愣了一下,“这个我不确定。”

    “林小姐就没有怀疑过?”

    “沈警官觉得我没有怀疑过?”

    她把问题抛了回去,沈寒突然就笑了:“当年的车祸你记得多少?”

    转入正题,林惜抿了抿唇:“其实我当年,很多事情都不清楚,我爸爸以前很宠我,当年他的后事都是纪司嘉帮我弄的。”

    沈寒勾了一下唇:“看得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