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33 我会努力活得比你久一点

    林惜已经很久没有梦到林景了,刚出事的那会儿,她天天晚上都睡不着,睁着眼睛坐着眼泪就从眼睛里面流出来。

    反倒是林景下葬的那一天,她倒是没怎么哭,人站在那儿,就只是怔怔地看着那墓碑。

    再后来她就每天晚上都梦到林景,林景是个好父亲,万伦刚起步的那会儿忙得很,林惜才几岁,刚断奶的年纪,他又是当妈又是当爸地带着她。

    家里面是请了保姆,可是他不放心,每天必定五点多就下班回来。

    后来她长得大了一点儿,上学了,他时间也松了一点儿。小学的时候,周末总是被家长带着去少年宫、图书馆,这里那里的。

    林景从来都没有落下过,她喜欢弹钢琴,他但凡有空都会陪着她去上课。她从十岁开始参加比赛,大大小小,有市里的,有市外的,林景基本上都会出席。

    她不知道林景是怎么做到的,可是他对她的陪伴是真的从来都没有缺少一丁半点。

    那么小的事情了,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林惜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梦里面,还是真的就回到了从前。

    可是很快,那画面一转,又到了林景刚醒的那一天。

    林景出事的时候并不是马上人没的,送到医院里面抢救了十多个小时,第二天早上的时候醒了一次,那时候,医生说了,人醒了,就有希望了。

    那会儿林惜真的怕,坐在床头几天几夜不敢走,他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话,最多的还是他跟她妈妈的事情:“惜惜,爸爸,看到,你妈妈了,她,她站在,那,那木棉树下,美,美得我眨,眨不了眼,就,就跟……”

    他说得困难,林惜不让他说,一边哭着一边求着他,可是他还是说,说得最多的就是他跟她妈妈相遇的那一天。

    林景醒了没一会儿他又睡过去了,医生突然说,林景虽然醒过来了,可是事实上,这一场车祸伤了太严重了,估计也撑不了多少天了。

    林惜听到这消息就晕了,再醒过的时候她才听到陆言深在叫自己。

    “做噩梦了?”

    她坐起身,抬手抹了一把脸,发现一整脸都是眼泪。

    林惜抬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抬手就抱了过去,人还没从那梦里面出来,手都是发颤的:“我梦到我爸爸了。”

    时间还早,外面的天色还是黑漆漆的一片,陆言深开了夜灯,房间里面暖黄暖黄的。

    抱着怀里面的人,他没说话,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林惜闭着眼,人还是恍恍惚惚的,好多年没梦到过林景了,今天被带去警察局重新问了当年的事情,她现在想起来,历历在目,包括林景断气的时候,她都是亲眼看着的。

    “我梦到我爸爸了,他跟我说了很多跟我妈妈的事情,说他们刚开始相遇的时候,是在……”

    说到一半,林惜浑身一震,猛的想起什么,松了手,直直地看着陆言深:“陆总,我想我知道,那东西在哪儿了!”

    陆言深眉头动了动:“你知道?”

    她点了点头,心情有些慨然,也有点激动:“我知道,我爸以前也跟我说他跟妈妈的事情,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试过像那一天一样,一直强调那棵木棉树,我一直都想不明白,就一棵树,他怎么就惦记这么紧!还说什么,将来我要是想他了,就去那树下看看,他跟妈妈都在那儿呢!”

    林景是没有亲口告诉她,那东西到底藏在哪儿了!要是林惜还是从前的林惜,没被纪司嘉阴了一把,她现在可能也只当是林景临死前对人和物的回忆。

    可是那是她的爸爸,她怎么不了解呢!

    他说的话根本就是前后矛盾,走的那天明明说不要将他葬回去,他要在这A市守着她!

    可是之前又说那木棉树下,他跟她妈妈都在!

    林景就算当时脑子不清醒,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就不怕林惜把他给葬回去了!

    他到底还是留了一手,不想宝贝女儿将来陷进漩涡里面,可是又不甘心。

    时隔经年,他没料到车祸会重新被调查,更没想到林惜会跟自己完全想象不到的人在一块。

    或许很多事情就在冥冥之中注定的,那些细碎又凌乱的梦,说不定,真的就是林景给她的暗示!

    林惜忍不住就笑了,可笑着笑着就哭了:“我一定会帮我爸爸报仇的!”

    不知道的时候可以假装不在乎,可是现在她就差那么临门一脚了,如果这个时候退回去,她就真的白瞎了林景疼了她那么多年了!

    陆言深低头吻了吻她:“这事情不急,我们不能打草惊蛇!”

    多少人盯着林景手中的东西,可是他人死灯灭留下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儿在A市,什么都查不出来,林惜现在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盯着!

    林惜也冷静下来了:“我知道,这一次车祸的事情,我想估计也是一场阴差阳错。纪司嘉跟那些人有关系,可是他没有下手,显然是有个人走了先。等事情水落石出,我就借着这个风头,将爸爸的墓迁回去,到时候走这一趟,也不会打眼!”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带着眼泪的脸,不知道怎么地就想起那时候在包厢见到她的样子。

    她在强壮冷静,却还是控制不住的恐惧。

    哪里想现在这样,她真的是长大了,在他的手心里面长大的。

    一时之间,他有些心情复杂,欣慰又心疼。

    “林惜。”

    他叫着她,吻落在她的脸上,沿着那些眼泪一点点地吻过去。

    她应了他一声:“嗯?”

    “我会努力活得比你久一点的。”

    留下的那个人,太痛苦了,他看不得她哭,总归是要撑到她眼睛闭上的那一天。

    林惜怔了怔,动了动,看着他笑了笑:“那陆总你得戒烟戒酒多锻炼了!你可是比我大了五年呢!”

    知道她笑他年纪大,路衍生哼了一声,将人重新压回去床上:“五年很多吗?”

    “不多啊!不过——”

    她说着,故意顿了顿:“你可别忘了,你今年,三十——唔!”

    “八”字来不及说出口,薄唇直接压下去就将她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