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35 你不是纪司嘉

    “但是沈警官,如果当年的事情和他们有关系的话,我爸爸出葬的那一天,他们就不敢出现了!再说了,他们两个人当时都问过我要不要报案,只是我当时太伤心了,年纪又小,太依赖纪司嘉了,所以没有听进去。但是那天是我爸爸下葬的日子,很多事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林惜一开始没有把那两个伯伯认出来是因为沈寒拿出来的都是他们近照,都已经过去十多年了,林惜一开始记不起来自然不奇怪。

    可是她拿着照片看了很久,越看越熟悉,慢慢才记起来当年自己是见过这两个人的。

    沈寒挑了挑眉:“林小姐,你去监狱里面见过纪司嘉吗?”

    林惜怔了一下,她记得陆言深说过,纪司嘉让人顶替了,沈寒还问她这话,显然事情还没有被拆穿。

    她低下头,将眼底的情绪盖住,再抬头,已经是恢复了平常:“他不愿意见我。”

    沈寒看了一眼时间:“林小姐现在有空吗?我想请林小姐跟我走一趟,你知道的,当年林先生的事情,唯一有关系的就那么几个人。”

    林惜自然不会拒绝,她也想沈寒他们赶紧把事情查清楚。

    只是现在已经是午饭时间了,沈寒显然也意识到:“我们先吃个午饭吧,从这里过去西南监狱,最少半个小时。”

    她没有意见,两个人用了餐,林惜直接就跟着沈寒去见“纪司嘉”了。

    沈寒的车子是一辆路虎,林惜倒是没想到,这沈寒看着就是个简单的警察,可是百来万的车子,居然也开得起。

    不过她没什么八卦别人的兴趣,微微诧异了一下就上了车。

    沈寒不是个多话的男人,他虽然是个警察,周身却也是生人勿进的气息。

    林惜一开始还不觉得,今天相处久了,才发现,这个男人跟陆言深倒是有得一拼。

    “林小姐。”

    车子停下来,是沈寒帮她开的门。

    沈寒直接就说是调查林景车祸的事情,要求见纪司嘉,这一次就轮不到纪司嘉不见他们了。

    看到“纪司嘉”的时候,林惜怔了怔,不得不说,这个替身,还替得挺像的。

    “纪司嘉”看到她们两个人,眼神闪了闪:“沈警官,林惜。”

    沈寒没说话,林惜抬头看着“纪司嘉”:“纪司嘉,当年我爸爸的车祸是你处理的,我爸爸当年的婚戒你有发现吗?”

    纪司嘉眉头皱了皱,半响才开口:“我让人去处理的时候没有发现。”

    林惜沉默了半响,突然之间声音沉了下来:“当年我爸爸是为了给我买奖励才出事的,我现在想起来,我似乎也没有看到,你当时有没有发现?”

    纪司嘉眼神闪了闪:“你知道的,当年的车祸很严重,叔叔给你——”

    “你不是纪司嘉!”

    林惜突然之间拍案而起,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纪司嘉”。

    “你胡说什么惜惜!我不是纪司嘉是谁!

    沈寒眉头一皱:“林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回头看着沈寒,“沈警官,我爸爸当年根本就不是给我买什么奖励,也没有什么婚戒,这些,真正的纪司嘉都知道!可是从我刚才问他的问题来看,他根本就不知道!”

    沈寒看了林惜一会儿,拿出手机直接拨了个号码。

    而坐在那儿的“纪司嘉”,脸色已经发白。

    很快,就有人过来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林惜能够知道的了。

    不是真的纪司嘉,自然也没什么问话的价值了。

    林惜突然想到什么:“沈警官,我爸爸出事后,好像有一批人来过我家。”

    当时她以为是林景的朋友,是纪司嘉去对付的,现在想起来,根本就不像是,那些人穿着黑衣黑裤,凶神恶煞的。

    沈寒眉头一动:“来你家干什么?”

    “我不太清楚,当时我在二楼,是纪司嘉去应付他们的。”

    她说的是实话,当年确实很多事情都是纪司嘉处理的。

    “你家当年有监控吗?”

    林惜愣了一下,倒是忘了这一件事情:“好像有,我爸爸在我家四周都装了监控,因为他有时候出差,我一个人在家。”

    沈寒点了点头:“那接下来就需要林小姐配合我们了,我们可能要去你家一趟。”

    林惜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意见:“应该的,沈警官。”

    沈寒的动作很快,他刚和她说完就打电话叫人去她以前的家了。

    别墅之前被纪司嘉套走了,后来纪司嘉被陆言深逼得走投无路,只能把别墅卖了,陆言深将别墅买下来,写的是她的名字。

    纪司嘉对林景恨之入骨,除了她出狱的那天羞辱过她之外,之后就没有再去哪里住过了。

    只是很可惜,那些摄像头都已经被拆下来了。

    林惜抱着手,皱着眉听着陈毅跟沈寒说屋里屋外的摄像头早就已经被拆下来了。

    沈寒没说话,从怀里面掏了根烟叼在嘴里面,也没有点燃。

    桃花眼微微眯着,半响,他才抬手把嘴上的香烟拿下来,侧头看向林惜:“林小姐。”

    林惜抹了一把脸:“抱歉,我在监狱里面呆了五年,这五年里面,别墅都是纪司嘉看着。”

    他没说话,可是看得出来,沈寒现在的心情很低压。

    林惜在这别墅住了十几年,里面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变。

    她忍不住抬腿走前,看着那熟悉的景致,似乎自己还在当年。

    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假山上,她怔了怔,连忙小跑过去。

    陈毅见她的动作,叫了一下沈寒:“沈哥?”

    沈寒眉头一挑,长腿一迈,跟了过去。

    林惜怕沈寒他们失望,所以没说,干脆自己踩着假山过去。

    林景当时的摄像头很多都布在了明处,一眼就看到了。

    她那时候看着林景找人安装,说了一句“一眼就看到了啊爸爸,这样要是被人故意破坏了,也没什么用啊!”

    林景向来听她的,她这么一说,留了一个摄像头,他亲自装在了花园的假山里面。

    假山正好对着别墅的正门,不会被发现,也能把屋里面的大半都录得清清楚楚,而且位置十分的隐秘。

    林惜看到那摄像头的时候,不可置信地抽了口气,连忙回头看着沈寒:“沈警官,这里,这里还有一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