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36 陆总,你怎么能这么坏?

    十几年前的摄像头,早就已经不能用了,可是里面的卡却很庆幸地还能读取。

    陈毅将卡从电脑上拔了出来,跑向沈寒:“沈哥,这卡还能读取!”

    沈寒夹着烟的手微微抖了抖:“回去把里面的影像提取出来。”说完,他顿了顿,看向一旁的林惜:“林小姐,我送你回去。”

    这别墅是在十年前的黄金地段,但是随着后来A市的经济中心转移之后,这边是老城区了,别墅离着新的CBD显然有点距离。

    林惜得知卡还能读取,心底也是激动不已,但她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家属,并没有资格参与案件中,所以还是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波澜,点了点头:“麻烦你了,沈警官。”

    “林小姐客气了。”

    从西南监狱出来之后已经是三点多了,林惜下午的可显然是上不来了,跑来老宅这边也花了一个多小时,她干脆就让赵茜茜帮她上了两节课。

    这会儿已经四点多了,快五点了,回到那边估计也要五点半了。

    她正想着是回琴行还是直接去达思找陆言深的时候,他电话就打过来了。

    林惜眉头挑了挑,按了接听键:“陆总?”

    “出去了?”

    她没有隐瞒:“嗯,沈警官有点事情找我。”

    “什么时候回来?”

    “在回去的路上了,有点堵车,二十分钟后就能到了。”

    挂了电话,前面的车终于通了。

    林惜看了一眼沈寒,他真专心致志地开着车。

    沉默了二十多分钟之后,沈寒才开口:“到了,希望林小姐想起些别的事情可以联系我。”

    他没下车,林惜点了点头:“我会的,我爸爸的案子,辛苦沈警官了。”

    “林小姐客气了。”

    男人凉薄,林惜笑了笑,也不介意,推开车门自己下了车。

    “林惜。”

    抬腿想走的时候,沈寒突然又开口叫了她。

    她有些惊讶,以为沈寒还有什么事,回头看着他:“沈警官还有什么事情吗?”

    他看着她,眉头微微上挑,可是目光凉薄,似笑非笑间,让人生出几分距离感。

    “如果最后调查出来是陆言深做的,林小姐会舍得吗?”

    林惜眉头一皱,虽然这几天和沈寒接触下来,发现他虽然为人有些冷淡,但是也算得上是一个责任感很强的男人。

    但尽管如此,听到他这么说,林惜心里面还是有些不舒服:“沈警官,这种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事情,我就没有必要假想了。”

    说着,她脸色冷了下来,转身往达思进去。

    沈寒看着正上着阶梯的林惜,嘴角挑了一下,抽了根烟点上,抽了两口,放在手上夹着架在全开的车窗,另外一只手打着方向盘。

    林惜刚抬腿踏进去达思,就碰上从电梯出来的陆言深,她连忙走过去,他伸手将她牵住,视线在她的脸上走了一圈:“谁惹你了?”

    她抿了一下唇,“沈寒。”

    陆言深带着她往下走,“不用管他说什么。”说着,似乎又觉得不够,开口又补充了一句:“他吐不出象牙来的。”

    狗嘴。

    林惜听了他这比喻,忍不住就笑了:“陆总,你怎么能这么坏?”

    居然把沈寒比作狗,要让沈寒听到,指不定能跟陆言深打起来。

    陆言深没有再接话,拉开早就已经在等的车子的车门,让她先上去。

    “想吃什么?”

    “火锅,可以吗?”

    他刚把车门关了,林惜就抱着他右手的手臂,歪着头看着他。

    陆言深不喜欢吃火锅,她早知道了,现在不先把人哄着,他待会儿吐出口的估计就只有一个“不”字了。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那个拉着自己的女人又开口了:“嗯,就这个了,我知道陆总不挑。”

    这自导自演,他也算是服了。

    到底还是没说话,随了她去。

    不得不说,林惜最后想起来的那一个摄像头给沈寒他们很大的帮助。

    纪司嘉人找不到了,本来以为已经绕入死胡同了,但是柳暗花明大概就是这样了。

    摄像头暴露在外,早年的成像也不是很清晰,但是也很容易分析出来。

    陈毅在A市里面认识三教九流的人,消息散出去,没一天,就把几个嫌疑人列出来了。

    “沈哥,林惜说的那几个人并不是A市人,是T市人,我让那边的朋友查了一下,那几个人是敬一堂的人。那段时间敬一堂在起内讧,那几个人想捞钱走人,估计就是这样,被盯上的。”

    沈寒抽了口烟,桃花眼眯了眯,看着陈毅:“你朋友倒是挺多的。”

    陈毅有些囧,捉了一把头发:“当年纪司嘉把车子都销毁了,我们查不到别的,但是只是之前林惜给我们送过来的,当年她落在车上的一个玩偶,我送到鉴证科那边去了,上面扫描出血迹,不是林景的。”

    “我去一趟T市,手机联系!”

    沈寒拿起外套,直接起身就走,陈毅愣了一下,刚想问他过去干嘛,可办公室里面哪里还有沈寒的身影。

    T市,某别墅。

    “你说什么?要加钱?你怕是想死!现在A市那边已经把当年的车祸立案在查了,你现在问我要钱,你是想死得更快一点吗?”

    “你放心,这一次收了钱之后,我直接出国,他们找不到我,你也就安然无恙了!你知道的,当年的五个人,现在就剩我一个了!我孤家寡人,只要你钱到位,就算我被捉了,也绝对不会把你供出来!”

    “你要多少?”

    “五千万!”

    “你怎么不去抢!”

    “你如果觉得五千万还买不了你一条命,那我无所谓,我贱命一条。”

    “你给我点时间。”

    “我给你时间,但是你要想想,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嘟嘟嘟……”

    林惜看着被挂了的电话,不禁皱了皱眉。

    身后熟悉的气息包围过来,腰上一紧,她直接就被人抱住了:“怎么了?”

    听到陆言深的声音,林惜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回头看了一眼陆言深,表情有些凝重:“陆总,刚才有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我本来打算挂电话的,可是不小心按错了。”

    “嗯?”

    他应了一声,示意她继续。

    林惜皱着眉,现在都没有想明白,怎么一回事:“我听到了一段录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