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40 我爱惨你了,林惜

    陆言深冷嗤了一下,没说话,只是将车子启动了。

    车子这一次没开向中心商业区,林惜知道,估计又是丁源找到什么新开的私房菜。

    果不其然,十五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条小巷里面。

    这边的房子保留着A城的特色,小巷子一边上全都是以前的院落。

    这十一月的风吹得猛,两边的树木全都已经开始掉叶子了,风一吹,那黄灿灿的叶子掉下来。

    还挺好看的。

    陆言深被牵着进了一个院子,绕过青石板的路上了二楼的雅间。

    是A市的一些传统菜式,并不是那种谁听谁知道的,菜名林惜看到全都是不认识,大概猜到是什么,却没怎么听过。

    她点了三道菜,陆言深点了两道菜。

    丁源找的地方向来都是好的,就陆言深这么挑剔的嘴,在味道上不可能差的。

    走的时候林惜记住了名字“忆”,打算回去介绍给赵茜茜他们。

    两个人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不算晚。

    林惜找了衣服去洗澡,出来的时候看到陆言深在打电话。

    她眨了眨眼睛,踩着拖鞋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

    十四年了,她都不敢相信,居然还有将当年林景车祸查清楚的一天。

    这一个月多的时间,她每一天都在焦灼里面。

    有些事情,没有人提起来的时候,你自己一个人可以慢慢消化。可是一旦被人拿出来了,你发现,你心里面的预期值会很大。

    她自然是知道,车祸过去十四年了,当初很多的证据和人都已经很难找出来了。如果这一次都不能够查清楚的话,那么林景车祸的这件事情,大概就真的永远都不可能给他一个司法公正了。

    陆言深挂了电话,手机被他扔到身边的懒人沙发里面,手将扣在自己跟前的手捉在手心里面。

    他也没有说话,只是握紧她的手在手心里面。

    半响,林惜才开口打破这份安静:“陆总。”

    “嗯?”

    她没有说话,松了手,绕到他的跟前,搂着他的脖子,开始一点点地吻着他:“不是说了吗,我想吃你啊!”

    她笑着,话音刚落,真的就将他的嘴唇咬在了嘴里面。

    反了天了。

    黑眸微微一沉,陆言深扣紧她的腰身,将人微微抱了起来,低头反守为攻。

    意乱情迷的时候,林惜只觉得自己的唇上一痛。

    她清醒几分,看着眼前的男人,眉头一挑,手从他睡衣敞开的领口顺了进去,哼了一声:“小气。”

    他冷哼了一声:“我还能更小气。”

    说着,学着她刚才的动作,手顺着她的领口顺了进去,握到那软软的一团,用力捉了捉。

    林惜没忍住,哼了一声:“嗯——”

    “你想怎么吃?嗯?”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人抱到床上,整个人压了下去。

    林惜被他亲得整个人都在发烫,原本扣着他手臂的手突然往下,看着他勾唇妩媚一笑:“我夹着吃。”

    真是不害臊。

    陆言深听到她的话,脸色更加的沉了,勾着她的腿拉了起来,吻从唇上移了下去,手探下去试了试,感觉差不多,抬头看着他:“我让你吃到饱。”

    说着,他直接挺了进去。

    林惜下意识地仰了仰身,这开场的一下让两个人都有些喟叹。

    她双手抱紧他,整个人几乎挂在他的身上,视线落在男人的脸上,林惜双腿微微紧了紧,陆言深微微哼了一声,抬手拍了她一下:“找打是不是?”

    她仿佛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扬着眉就是笑,那氤氲发红的一张脸,配着她微微勾起的唇角,勾得人心头发痒。

    陆言深何止是心头发痒,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在痒,干脆低头就吻了下去,终于将她唇角上的笑容跟挡住了。

    真是个妖精。

    那酥麻的感觉一点点地凝聚起来,林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一年多前,自己突然收到那些视频和录音的时候,也是像网上的很多人一样,对陆言深带着猜疑和不信任。

    可是如今,所有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和他真的没有半分的关系。

    她哼了一声,将他抱得更紧。

    那一瞬间到来的时候,她知道,她真的是爱惨了这个男人了。

    从浴室被抱出来的时候,林惜整个人都有些发软,裹在被子里面看着进来的陆言深,伸手够过去将人抱住:“陆总,真是委屈你了。”

    她说着,突然就将他的头抱住。

    这个世界上,能抱陆言深的头的人,还没见过,可她就这么做了,他也不觉得过分。

    女人在上方软软地表诚意:“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信你的,陆总。”

    这会儿倒是表忠心倒是够信誓旦旦,当初也不知道是谁,什么话都没有问,自己就暗搓搓地准备着跑。

    旧事重提,陆言深冷嗤了一声:“你该不会是忘了,一年多前你跑路的事情吧?”

    他从她的手上挣扎出来,低头看着她。

    林惜这张老脸难得一红,抬手抱着他脖子讨好地亲了一下,“陆总,旧事不重提啊!”

    “呵。”

    他冷哼了一声,却还是抬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吻了回去:“不委屈,林惜。”

    他的声音很沉,顿了一下,看着她,突然之间眉眼里面全都是笑意:“毕竟你现在,爱惨我了。”

    林惜怔了一下,忍不住也跟着笑了:“陆总,谦虚是美德。”

    他眉头挑了挑,反倒是她自己憋不住,抱着他钻到他的怀里面,一边笑着一边开口:“反正你也是爱惨我了。”

    要是让丁源听到,估计牙都要酸下来了。

    可是陆总向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低调,手在她的头发上柔了柔,一字一句地回着:“嗯,我爱惨你了,林惜。”

    似感慨一样,说出来之后,倒也不觉得难堪,反倒是觉得被堆满了水的瓶子终于舀了一点出去,有几分呼吸的空间了。

    “林惜。”

    他叫着她,她没有动,眯着眼睛,声音有些轻:“嗯?”

    陆言深没再说话,只是将人抱得更紧一些。

    如果他知道自己有一天会这么爱这个女人,当初他绝对会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将人收入麾下,而不是让她经受这么多的磨难。

    (这一章真的是卡得我有点儿怀疑人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