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41 陆总,我有点难受,你抱抱我

    开庭的那一天,林惜和陆言深两个人九点半就到法院门口了。

    A市真正进入了秋天,风吹过来,林惜觉得脸又干又冷。

    陆言深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轻易就将她圈在怀里面了。

    他这么一搂着她,倒是挡了不少的风。

    两个人刚准备进去,林惜就看到沈寒的车了。

    这案子是沈寒负责的,开庭了自然是要来的。

    “沈警官。”

    这个案子多得了沈寒,林惜率先就开口打招呼了。

    她话音刚落,只觉得自己被握着的手的手心吃了一下痛。

    “林惜。”

    沈寒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往里面走了,跟没见到陆言深一样。

    林惜站在那儿半响都没反应过来,直到看着沈寒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视线,她才看向陆言深:“陆总,你跟沈警官——”

    “很喜欢他?”

    她话还没有说完,今天突然有点傲娇的陆总突然之间就打断了她的话。

    林惜看了他一眼,识趣地摇了摇头:“没有,苍天为鉴!”

    “呵。”

    他冷哼了一声,牵着她走进去。

    眼睛都快在人家身上扒不下来了,还苍天为鉴,谁信啊!

    也亏得她识趣,没再提沈寒,不然他也说不出来自己打算做点什么。

    这是一个跨省的案件,程序上有点复杂。

    这是林惜第三次见到许慧君,比起一年前的许慧君,如今她看到的许慧君,苍老了很多。

    事情已经过去十四年了,就算判了刑,对林景而言,也还是不公平的。

    许慧君已经六十多了,她还能有多长的时间可以活?

    算她活到一百岁,也不过是三十多年的时间。

    可是林景死的时候,五十岁都不到,四十多岁的男人,还可以说是风华正茂。

    可是他却死了。

    林惜看着许慧君,说恨吧,似乎又没有,心里面的情绪很复杂。

    手微微一紧,她侧头看着自己身侧的男人,笑了一下,收回思绪跟着他抬腿走了进去。

    两个人刚进去法庭,陆博文就在秘书的搀扶下走进来了。

    陆博文今年也七十岁了,年纪不小了,一辈子就只有陆言深这么一个儿子。可是偏偏,就连这唯一的儿子,都和他唱反调。

    他亲手打下这么多,到头来,自己死了,也不知道会落到谁的身上。

    林惜看了陆博文一眼,陆博文也在看他们,只是陆言深根本就不看他。

    撕破脸皮之后,最表面的和平都不用维持了。

    陆言深不屑,林惜更加不会凑上去用热脸贴冷屁股了。

    她对陆博文这个人了解不算透彻,可是从以前跟童嘉琳交手来看,陆博文也不是个简单的。

    这不过这几年年纪大了,陆博文倒是收敛了许多,人也低调了。

    十四年的车祸,如今才被发现是一场蓄意谋杀。

    这简直是一场大新闻,今天不少的媒体都堵在了法院的门口。

    双发的律师各自在辩驳,林惜看着被锁在那铁架子里面的

    整个过程,她想的全都是林景。

    法官判刑的时候,她也没有怎么留意。

    是陆言深看出来她在走神,手微微拉了拉她。

    林惜看着已经开始散的人,只觉得眼睛有些发热,转身抱住了他:“陆总,我有点难受,你抱抱我。”

    林惜这个人撒娇讨好什么都会,适当的时候也会假装示弱。

    可真的示弱,陆言深却没有见过多少次。

    她确实是被林景养得娇,但大概也是因为人娇,也傲。

    当初她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也还是不想妥协认命,之后要不是真的被吓到了,估计她也不会开口向他求助。

    这会儿却抱着他说难受,那细软的声音里面也没有了之前的神气,拖曳着塌塌的。

    她是真的难受了。

    陆言深抬手抱着她,也没说话,法庭里面的人渐渐走空,偌大的空间里面也一点点地安静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惜才抬起头看着陆言深,眼睛红红的,没有哭,却也差不多了:“陆总,我们回家吧。”

    她现在,就剩一个家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牵着她一步步走出去。

    这一次的事情闹腾得这么大,自然是有不少的记者想要拿到独家。

    林惜作为林景唯一的女儿,不少人都盯着她。

    可是其他旁听的人都出来了,林惜跟陆言深两个人都还没见影儿。

    不少人有些急了,互相猜测该不会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来。

    正想着两个人是不是没来,林惜跟陆言深就出现在大众眼前了。

    不过媒体记者也没什么机会,丁源早就已经带人守着了,看到两个人出来,一排的黑衣人上去拦着,没一个记者能突围的。

    “林小姐,请问时隔十四年之后帮你父亲找到真凶,你是什么感受?”

    “林小姐,为什么当年你不报案?”

    人被拦着,声音拦不住。

    只是可惜了,林惜一句话都没有说,人更是被陆言深全程护在了怀里面,那么多的记者,没有一个人能拍到一张照片的。

    林惜的心情不好,进了车子里面也没说话。

    陆言深上了车,看了她一眼,抬手将她的脸扳了扳,让她靠到自己的肩膀上。

    林惜动了动,下巴压在他的肩膀,看了他一眼,最后抬手抱着他的脖子,无声地在他的怀里面蹭了蹭。

    “判了多少年?”

    “无期。”

    许慧君始终不说当年为什么要买凶杀人,她虽然认罪了,但因为不愿意说原由,所以辩证律师捉着这一点,说她认罪态度不诚恳。

    确实是不诚恳,现在什么事情都已经查到她的头上了,可是她还是不愿意说原由。

    林惜想到这里,忍不住皱起了眉:“她为什么不愿意说?”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我们迟早会知道的。”

    许慧君现在不说,不代表他们永远都不知道。

    虽然不能肯定许慧君到底是不是周先生那边的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许慧君杀人,和林景手上的东西有一定的关系。

    林惜也没有再问下去,闭了眼,就这么靠在他胸口。

    车子开到一半,突然之间停了下来。

    林惜睁开眼睛,以为有人这么明目张胆地居然敢追车。

    还没等她问陆言深,司机就回头:“陆总,是陆老先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