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42 陆总,我抱抱你

    林惜看着陆言深,但他却没什么反应:“继续开。”

    显然是见都不想见陆博文了。

    可是陆博文哪里那么容易就让他们过去了,陆言深不下车,他就直接过来拉开了车门,拐杖往车上狠狠地一敲:“下来!”

    陆言深脸色很冷,他回头看了一眼林惜,林惜明白他的意思,松了手,看着他下了车。

    两父子也没有走多远,就在路边的直接进行交谈。

    陆博文虽然老了,可是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狠角色,现在看着陆言深的眼神锐利又凶狠:“你真的不愿意接手我手上的产业?”

    陆言深听了他的话,脸上的表情倒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只是开口的话十分的刻薄:“我怕死得早。”

    陆博文直接就被他的话气得扬起手中的拐杖就对着他打下去,陆言深轻易就挡住了。

    陆博文到底是老了,气得脸都青了:“你连她的骨灰你都见不到,我告诉你!”

    陆言深没有说话,陆博文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重新回到了车上。

    林惜看着陆博文的车开走,见陆言深站在那儿一直没有动,她刚想推开车门下去,他已经转身回来了。

    车门被拉开,陆言深上了车,整个人却冷得让人发颤。

    除了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林惜见过他这样,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陆言深了。

    她怔了一下,然后抬手将他抱住:“陆总,我抱抱你。”

    本来心情跌到底了,结果她这么一句话,说来就来的怀抱,陆言深低头看着人,觉得倒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还真的当他像她那么幼稚吗?

    难受了就要抱抱。

    这么想着的,可是双手却一点都不诚实,张开就抱了过去了,死紧死紧的。

    可能在爱人面前,大家都是一个小孩。

    晚上林惜又做梦了,梦到林景。

    只是这一次,梦里面简单得很。全都是当初林景当初弥留之际捉着她的手让她好好活下去的交代。

    他就这么两句遗言,其中一句就是让她好好活下去。

    林惜眼睛动了动,黑暗中,她没有醒,只是脸侧的眼泪一直滑到枕头。

    第二天五点,陆言深先起来的,身边的林惜还是在睡。

    他眉头微微动了动,伸手过去拉她:“林惜?”

    林惜脑袋又重又沉,被陆言深这么一拉,她睁了睁眼睛,微微眯着眼看着他:“陆总,咳——我头疼!”

    声音带着几分喑哑,显然少了平时撒娇的几分娇俏。

    冬天的被窝里面本来就是热的,陆言深刚开始倒是没发现林惜哪里不对劲,直到听到她说头疼。

    他手放到那光洁的额头上,温度有些烫人。

    “林惜。”

    他将人抱了抱,林惜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得到。

    “你发烧了,躺着,别乱动,知道没有?”

    “嗯。”

    她没反应过来,闭着眼睛只想睡觉。

    迷迷糊糊间,林惜只记得自己好像被陆言深喂着吃了什么,然后又睡过去了。

    八点多的A市才算是亮了起来,林惜这烧暂时是退下去了。

    她的生物钟作用来了,睁开眼睛,看着窗帘处缝隙的光亮,眉头一皱,下意识就要起来,却听到门口传来陆言深的声音:“别乱动。”

    他的声音有些硬,里面的不容置喙十分明显。

    林惜重新躺了回去,视线落在陆言深手上冒着热气的粥,觉得自己有些饿,等不及,自己扶着被子坐了起来。

    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发烧了?”

    “嗯。”

    他看了她一眼,舀了一勺粥递到她的跟前:“五点的时候吃了颗退烧药,但没完全退下去,还在低烧,吃了粥去一趟医院。”

    林惜不想去医院,吞了嘴里面的粥,看着眼前的男人:“我不去医院行吗,陆总?”

    陆总没接她的话:“张嘴。”

    林惜知道了,只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她烧来得汹涌,又莫名其妙。

    跟着陆言深练了八个多月,她的身体其实好很多,都已经一年没病了,倒是没想到这一生病,就来得这么凶猛。

    病来如山倒,说得大概就是她了。

    哪里都没力气,呼吸还是热的,跟喷着火一样,喉咙也像是被人放了一把火下去,烧得她话都说不了。

    林惜不想去医院,可是陆言深非要她去医院。

    换好了衣服,她看着走进来的陆言深,伸手:“我没力气,陆总。”

    大概是喉咙发炎了,开口的声音有点沙沙的。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倒是走过去将人抱了起来。

    林惜被他背都背过,这抱一下算什么。

    她也是个脸皮厚的,抬手勾着他的脖子,让他抱着自己倒了车库。

    今天医院人还不少,陆言深带着她排了一个半个小时的号才到。

    林惜虽然有点装弱,可她也是真的累,等叫号的时候人靠着陆言深又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陆言深抱在怀里面,风衣盖在她的身上。

    她睁开眼,抬起头刚想说话,却只觉得脑袋一重,整个人难受得很。

    陆言深抬手摸到了她的额头,眉头皱了皱,把体温计放到她腋下:“夹着。”

    他倒是有先见之明,等医生叫进去的时候,不用浪费时间再测体温了。

    病毒性感冒,不算什么大问题。

    林惜整个人怏怏的,陆言深去给她拿药,见她这个样子,让她坐在椅子上先等着,待会儿还要挂水。

    她点了点头,抬起头,脸红红地看着他:“陆总你去吧,我不乱跑。”

    她是不乱跑,可是别人乱跑。

    也不知道怎么知道林惜来了医院的,陆言深刚走开,就有两个记者出来了。

    医院这个时候人多,医生、护士、病人,来来往往的,谁管得着那么多。

    林惜一下子就被三个记者围住了,她本来正闭着眼睛的,被人拉了一下,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看着自己笑:“林小姐你好,我是XX报纸的记者,关于你父亲的——”

    “麻烦让开!”

    她不等她说完,直接站起来身,虽然脸色有点苍白,可是冷意却也十分的明显。

    只是根本就没有人听她的,她的声音说得又小,刚才拉她的那个记者又一把拽住了她。

    林惜皱了皱眉:“你们这是在侵犯我的人身自由!再不让我走,我——”

    “林小姐,你是在心虚吗?当年你父亲的车祸本来就有问题,可是你却没有报案!”

    “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报案!据说你当初可是爱纪司嘉爱得死去活来,可是根据我所了解,纪司嘉和你的父亲有过节!”

    一个一个的,都咄咄逼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