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43 陆总,谁惹你了?

    林惜头昏脑涨的,现在被几个记者你一言我一句地围攻,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嗡”地响,头越发的疼了。

    她站起来之后本来想要去找陆言深的,可是她们几个人左右前各站了一个人拦着她,逼得她没有地方去。

    林惜只觉得视线有点晃,烧起来人也难受得很,耳边叽叽喳喳的有人在说话,她身体晃了晃,眼看着就要摔倒了。

    有一个女记者看到了,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抬手推了她一下,她整个人真的就站不稳了。

    她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捉住些什么将自己稳住,可是手虚空捉了两下,什么都捉不住。

    身体往前摔过去,还有人在这时候扯了一下她的衣摆。

    林惜虽然病了,反应迟钝,但也知道自己被人推搡着,眼看着要摔倒了,她惊了一下,这一摔,说不定不用住院,陆言深也非要她住院了。

    可是她什么都捉不住,只能扯着发热的喉咙低声叫了一下:“啊——”

    庆幸的是,人没摔在地上,一头扎进了刚拿完药跑过来的陆言深身上。

    原本还缠着林惜的三个记者,视线在陆言深的脸上走了一圈,只见他面无表情地将林惜抱住,一双黑眸仿佛浸了毒一眼,阴戾冰寒。

    几个人你看了我一眼,我看了你一眼,最后连忙散了。

    林惜知道抱着自己的人是陆言深,伸手抱着他,睁着烧得流眼泪的双眸看着他:“陆总,头沉。”

    在家里面吃了药还好一些,可在医院里面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她早上五点多吃的药,到现在都快十一点了,药效早就没有了,所以刚体温一下子就烧上来了。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的双眸上,心跟被针扎了一下,身体微微一弯,直接就将人打横抱了起来:“打点滴就好了。”

    他话都不禁跟着柔和了下来,哪里还有对着刚才那几个记者的那番惊悚。

    林惜哼了一声,喉咙太疼了,她没说话。

    这病毒性感冒真的太折磨人了,烧得厉害不说,喉咙还疼,呼吸也困难,眼泪老是在眼睛里面打转。

    估计是这个时候生病的人不少,普通病房都已经满了,高级病房也没有了。

    陆言深看着怀里面的人,脸色沉得跟台风前夕一样的天空一样。

    那说话的护士站在一旁,话都不敢多说,手拿着吊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最后还是林惜伸手拉了拉陆言深:“陆总,我们先扎针,然后在外面走廊找个地方坐着吧。”

    她的声音沙哑得很,显然喉咙发炎得厉害。

    陆言深摸了一下她的手,烫得跟火一样。

    双手将林惜抱紧:“扎针。”

    他的声音倒是没有起伏,只是一双眼眸里面的冷意太明显了。

    偏偏林惜生病之后血管细,不好找,那护士被陆言深盯着,第一针直接就扎偏了。

    “对,对不起。”

    陆言深不会骂人,可是他身上的气势太强了,不说话,也能把人吓死。

    林惜扯了扯他的衣角,“陆总。”

    陆言深觉察到她的小动作,偏头看着她:“哪里不舒服?”

    他注意力转移了,这一次,护士一针就扎进去了。

    医院的人多得很,别说点滴室没人,就连走廊里面的候椅也是坐满了人。

    陆言深直接就让丁源安排人过去,抱着林惜就去了私人医院。

    私人医院顾名思义,收费自然是不同的。

    陆言深跟院长有交情,一个电话过去,病房没有都会有。

    林惜被放到病床上的时候,人已经睡了过去。

    她打点滴前吃了药,感冒药和退烧药都有点安眠的作用,再加上她实在是不好受,在车上被陆言深抱着就睡着了。

    高级病房里面就环境很好,还有专门的护士每过一段时间就过来查房。

    林惜到医院的时候又测了一次体温,幸好下去了点。

    陆言深坐在病床前,他刚打了电话回来,看着床上睡得正熟的林惜,印象中,林惜的身体虽然算不上很好,可也很少生病。

    他认识她这么多年,统共就见她病过三次。

    第一次的时候她还耍小脾气,想将在T市的他逼回去。

    那时候她也是病得很厉害,他让丁源带她去医院,可是她梗着脖子怎么都不去。

    两个人在拉锯,好像谁先松口谁就输了一样。

    时过境迁,谁都没有想到,当年她那样逼着他,如今却是他心甘如怡。

    看着她之前那么难受,如果可以,他倒是宁愿病的人是自己。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房间的窗帘被拉上了,有点暗,她只觉得渴,下意识找水喝,下一秒就看到陆言深进来了。

    “口渴?”

    她点了点头,他抬手就给她装了一杯水。

    连续喝了两杯水,林惜才觉得好受了一点儿,反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没烧了吧?”

    她说完,还笑了笑。

    都病成这个样子了,也就她还能够笑出来。

    “不烧了。”

    林惜看了一会儿陆言深,伸手勾了一下他的尾指:“陆总,谁惹你了?”

    陆言深眼眸动了动,“那几个记者。”

    当时要不是他刚好赶到,林惜真的就直接往前栽下去了。

    A市里面谁不知道,陆言深不能人的,可是比起林惜,就算是去招惹陆言深也不要招惹林惜。

    可偏偏就有些人不识趣,非要踢到铁板了,才知道自己的死期。

    林惜想起在医院里面的三个记者,也有些头疼,动了动,人挪到陆言深的跟前,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不识趣的人丁源又不是不会处理,陆总为了这些不相干的人生气干什么?”

    陆言深将她的手拉了下来:“嗯。”

    见他脸色缓和下来,林惜才开口问他:“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先住一个晚上。”

    林惜怔了怔:“我没理解错的话,我要住院?”

    “嗯。”

    他倒是应得直接,她却一点儿都不情愿:“我已经退烧了。”

    “退烧了也还会再烧起来。”

    他说得不紧不慢的,可是语气里面的强硬却是一点儿都不少。

    “我按时吃药就没事了,用不着住院啊。”

    陆言深没有接话,“吃不吃苹果?”

    林惜知道,自己是说什么都没用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