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44 陆总,这仇报得不错!

    丁源在处理不识趣的人上确实是有经验得很,那几个记者要是只是得罪了陆言深倒也不至于那么惨,只是她们没点儿眼力劲,非要往陆言深自己都舍不得动的林惜身上碰,那就别怪他下手狠了。

    所以一接到陆言深的电话,他就已经动手让人去处理这事情了。

    林惜第二天很早就醒了,大概是因为在医院里面睡了十几个小时,醒来她发现自己好了不少。

    陆言深从浴室出来,刚洗完澡,见她醒了,搭着毛巾就过来伸手碰她的额头看还发不发烧。

    确认没问题,他才收回手:“早餐想吃什么?”

    林惜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吃东西的胃口,就随便说了一个粥。

    一直到九点多,上班高峰都已经过去了,林惜除了还有点鼻塞和喉咙痛之外,也没有很严重的症状,她就跟陆言深提议回去休息。

    这医院虽然没有公立医院那么大的气味,但是消毒水的味道还是让她觉得很不习惯。

    今天醒过来后她就没有觉得头晕了,问了几句陆言深都不松口,她直接从床上爬到他的身上,抱着他脖子:“陆总,让我回家嘛?”

    林惜这么多年了,撒娇这本领估计都能够让她出来授课了。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病了还不忘折腾,算是败给她了:“检查完之后再走。”

    这算是让步了。

    林惜也不好再得寸进尺了,张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自己乖乖地躺回去了。

    一番检查之后,林惜总算是走出医院了。

    只是外面冷,她病着,虽然身上裹了好几件衣服,可是刚出医院门口,还是被那萧瑟的寒风刮了一大耳光。

    还是陆总反应快,一把将人捞到怀里面,手将大衣一挪,直接就将她整个人拢到自己的怀里面了,林惜连路都看不到了。

    “陆总,我看不到路了!”

    “跟着我走。”

    他说着,绕过她身后的手握着她的手,强硬地将人拢到自己的身上,就差没把人抱起来了。

    上了车,林惜才被他放开来。

    她昨天忘记跟琴行那边说了,上车之后才想起来,可是她手机在家里面,只好伸手去摸陆言深口袋里面的手机。

    她给谭玉英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再问一下琴行最近的情况。

    之前因为陆言深的事情,琴行有不少学生退学了,可是没过多久,那些学生又要求来上课。

    墙倒众人推。

    林惜自然是明白的,要看陆言深要出事了,那些人急着撇开关系,她能理解。可是现在雨过天晴了,当初的事情根本就和陆言深没有关系,那些人又怕得罪陆言深,回头又想巴结她了。

    她也不是脾气好的,那琴行本来就是陆言深帮她一手一脚弄起来的。开业了一年不到,收入不算少,但是对陆言深来说,估计连他的一辆座驾都买不起。

    既然那些人当初退学退得那么果断,那么琴行是她开的,她不想收就不收了。 而且她琴行本来收的学员就不算多,一共六个班,每个班二十人,周末增加了两个班,总得来说,一个学期,琴行也就只接收一百四十个人。

    当初要报的人不少,那些人退学了,后面想进来的也不少,位置早就没有了。

    她当初能让谭玉英管琴行,也是因为谭玉英是个懂事的,这些事情,不用林惜说,她自然也知道怎么做了。

    挂了电话,林惜才放下心来。

    她没有手机依赖症,只是现在拿着手机,又是在车上,就忍不住想刷刷网页。

    刚上了微博,林惜就看到有一家媒体公司被告了,事情还挺大的。那家公司老是喜欢挖一些爆点的新闻抢眼球,所以还算是挺多人关注的。可是去年的时候那家公司因为报道一个抑郁症患者的童年阴影,没有经过患者的允许,擅自公开,最后导致对方自杀了。

    这事情没闹起来,因为用钱压下去了,现在突然被爆出来了,网上一片声讨。

    林惜仔细看了看,发现那采访记者不是谁,正是昨天逼着她回答问题的记者之一。

    她不算心狠的人,但也不是圣母。

    这事情本来就是那个记者的错,死者死了,讨不回来公道,现在公开,也算是让他死得瞑目了,也能让那记者和那家无良媒体再继续祸害社会了。

    这手笔,一看就知道是丁源了。

    车子停了下来,陆言深从她手上将手机直接抽了回来:“到了。”

    他表情很淡,但林惜能感觉出来,他有些不满。

    能满吗?

    她一路上都盯着那破手机,有什么事比他好看吗?

    呵。

    林惜什么人呐,早就把陆言深心思摸清楚了。

    下了车连忙主动过去牵他的手,不动声色地开始为自己辩解:“丁源真是干得漂亮!”

    她也不直说,从旁边拐进去。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丁源干了什么?”

    听到他话,林惜连忙伸手进他口袋,又把手机掏出来了,然后找到那篇文章,给他看:“陆总,这仇报得不错!”

    说着,她停了一下,抱着他的手臂用力将自己拉了上去,仰头直接对着他亲了一口:“奖励你的。”

    得了便宜还卖乖。

    陆言深还不知道她什么想法,侧头看她一眼:“少得意。”

    林惜没说话,只是用手指勾了勾他的掌心。

    他一把用力将她做乱的手指抓紧,死死地拽住,这回林惜终于不乱撩了。

    林惜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洗澡,她身上全都是医院的味道,就算是鼻塞,也还是十分的难受。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整个人重新活过来了。

    她拿着吹风筒坐在沙发上吃头发,看着不远处正在打电话的陆言深,吹着吹着,也不知道怎么睡着了。

    陆言深挂了电话,一回头,就看到拿着吹风筒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的林惜。

    她刚洗澡,脸上红扑扑的,深蓝色的睡衣领口下白皙一片。

    他抬腿走过去,将她手上的吹风筒拿开,弯腰将人抱了起来。

    刚走了两步路,怀里面的人突然哼了一声,他脚步停了停,低头一看,还睡得特别好。

    他忍不住就笑了,将人放到床上塞进被子里面,他才抬手摸了摸她的脸,摸着摸着就忍不住笑了。

    三十三岁的人了,还跟小女孩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