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45 我不能再继续帮你了

    丁源做事情,向来都是稳妥的。

    第一天先开刀的是将林惜推了一把的女记者,第二天把那个先开口的记者跟她家报社给弄了,差不多的套路。不过也怪不得丁源,如果身正,哪里会怕影子斜。

    第三天,第三个记者也给弄了,现在网上全都是声讨的。

    林惜大概看了一下事情的走向,也没有多关注。

    无关的人,她也不想花费太多的精力下去。

    她的这一场病,来得快,也去得快。

    林景的事情算是结束了,林惜想着将林景的坟迁回去,也趁着这个机会将林景用命去守着的东西找出来。

    她刚想跟陆言深说这件事情,手机突然之间响了起来。

    这段时间都忙着林景的事情,好不容易这事情算是有个结果了,她就病了。

    这会儿看到罗荣生的来电,林惜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秒钟,她才连忙按了接听键:“阿生?”

    “Silin,今天晚上有空吗?我们几个出来吃个饭吧,刚好我也有事情跟你说。”

    林惜听到他的话,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罗荣生自己家也是有公司的,他这两年在万伦锻炼得差不多了,估计他也是时候回去接手家里面的生意了。

    她刚病好,自然是没什么事情的,没多想就答应下来了。

    陆言深今天晚上刚好有个饭局,林惜就发了信息,换好衣服之后,裹着围巾出门了。

    罗荣生还挺会选地方的,林惜从出租车上下来,冷得不禁抖了一下。

    但很快,她就不冷了,推开旋转门进了酒店,大厅是充足的暖气。

    林惜直接进电梯上四楼,罗荣生订了包厢。

    她也有几个月的时间没有跟他们一起吃饭了,这一次罗荣生要走了,王子立自然也不会久留。

    在A市几个人尚且能够挑个有空的时间,一个电话就能见面了。可要是两个人都各自回去之后,这见面就难了,忙尚且不说,不在同一个地方,怎么说都是困难的。

    林惜十八岁以前没什么朋友,现在好不容易有几个朋友,却也要分开,一时之间,她心情有点低落。

    “小姐,到了。”

    带路的侍者帮她推开包厢的门,林惜抬腿走进去,一眼就看到穿着灰色高领毛衣的罗荣生了:“阿生,才多久没见,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又帅了。”

    “Silin,我们都这么熟了,你就少说这些漂亮话吧!”

    朋友相见,林惜很快就放下刚才的小情绪,笑了笑,一边脱着大衣一边应着:“这还有人不喜欢听漂亮话的吗?”

    说着,她看来一眼王子立:“子立,你摘了眼镜之后倒是像换了个人。”

    王子立的性格很儒雅,听了她的话,笑了笑,给她添了茶水:“眼镜有点不方便。”

    他没有近视,只是那一双眼睛生得有点柔,谈事情的时候不够气势,所以上大学的时候他就戴着镜框,一直到去年,他才把镜框给脱下来了。

    林惜心思细腻,一眼就看到桌面上的第四套餐具:“还有谁没来吗?”

    她的话音刚落,包厢的门就被韩进推开了,他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堵车。” “韩哥,你这个大忙人,要不是今天我生日,你是不是就不会来了啊?”

    听到罗荣生的话,林惜有些惊讶:“今天你生日?天呐!我忘了!”

    “不会吧Silin,你这样我们没有办法做朋友了。”

    林惜笑了笑,递了个盒子过去:“开玩笑的,我怎么会忘了呢,本来打算亲自送到万伦去的,倒是没想到你这个寿星公这么迫不及待。”

    几个人几个月没有一起聚餐了,今天又是罗荣生生日,大家都比较放得开。

    林惜的酒量不怎么好,她一向都不怎么碰酒的,但是今天罗荣生生日,她自然是要给面子碰一杯的。

    红酒并不烈,但是度数比啤酒还高。

    闷了一杯之后,她开始喝水,怕醉了回去陆总得收拾她了。

    罗荣生是在饭桌上的人,这酒量当然不会差。

    喝酒最容易就是说心事了,罗荣生平时本来就是话多的人,现在一上饭桌,又是寿星公,自然断断续续地说了不少。

    基本上都是他这两年来在万伦的心得,末了之后,他举着杯对着林惜:“Silin,很抱歉,我不能再继续帮你了。”

    林惜来之前早就料到了,她笑了笑:“这有什么,现在万伦基本上都已经稳定,我找个职业经理人也是一样的。”

    其实哪里是一样的,只是林惜在经商这方面真的没什么兴趣,她虽然也算是有点天赋,可是刚开始接手万伦的时候是迫不得已,现在有陆言深这大腿在,她自然是不想再去接手万伦了。

    这两年万伦发展得怎么样,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罗荣生行事风格很干净,眼光也独到,这两年万伦也全在他才能够发展得这么好。

    如果以后请了职业经理人,估计是比较保守的经营了。

    但是这些都无可奈何的,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分别这些事情,总是要经历的。

    这个世界上,除了睡在你身边的人,没有谁,是陪你到最后的。

    林惜都还没伤感,罗荣生自己倒是先沉默下来了。

    这一沉默,王子立也开口了:“Silin,我家那边,我也要回去了。”

    林惜也同样回敬过去:“我知道的,你们两家是世交,阿生回去,你不回去,当然不行的。”

    王子立笑了笑,先干为敬了。

    林惜除了刚开始接手万伦的时候喝过这么多的酒,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试过连续和三杯酒了。

    平时,别说喝这么多酒了,就算沾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她也不是个酒鬼,酒也不是什么好的,没有人逼着她喝,自然是好的。

    今天晚上,三杯红酒下去,林惜很快就有点醉意了。

    罗荣生喝得最多,许愿的时候这人还把愿望说出来了。

    闹得林惜他们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还问他们在笑什么。

    得了,这人算是醉了。

    王子立向来都是克制的,他大概是料到今天的结局,是跟罗荣生的车过来的,已经叫了代驾了。

    林惜还不算完全没意识,看着醉得有点分不清天地的罗荣生,她看了一眼王子立:“子立,阿生就拜托你了!”

    “我料到了。”

    他笑了一下,扶着罗荣生先往外走。

    包厢剩下韩进和她,林惜站起身,看了一眼韩进:“韩进,你还不走吗?”

    他看着她笑了一下:“我以为你也醉了。”

    “我没醉,我哪里这么容易——”

    话还没说完,她脚下一弯,直接就往一旁摔过去了,不过被韩进给拉住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