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46 我想把你藏起来

    她一下子没站稳,往韩进的身上撞了撞,手下意识地扶了他一下。

    站稳之后,林惜有些讪讪:“不好意思,我穿了高跟鞋。”

    韩进点了点头,倒是没有说什么:“陆总来接你吗?”

    林惜点了点头,“我刚才打电话给他了。”

    刚说完,手机就响了。

    林惜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接电话:“陆总?”

    “出来了?”

    “就走了,你到了酒店门口了?”

    “嗯。”

    她连忙保证说马上就下去,让他登五分钟!

    说完之后,林惜就把电话挂了,看了一眼韩进:“他到酒店门口了,我得下去了。”

    说着,她突然想到什么,“你呢?你代驾找了吗?虽然你没喝多少,但也喝酒了,还是不要开车。”

    韩进低头看着她:“嗯,我和你一起下去吧。”

    林惜没有拒绝,这也没什么好拒绝的,虽然陆言深让她不要跟韩进有什么接触。

    走廊很安静,铺了地毯,就连林惜那靴子敲地面的声音都听不到。

    她低着头,专注地看着前面的路,却不想身边的人突然之间开口:“林惜,恭喜你。”

    她喝了酒,虽然还没有醉彻底,但是反应也有一点点迟钝,听到他的话,她仰头看着他一会儿,半响才开口:“嗯?”

    “令尊的事情终于水落石出。”

    这一次,她反应倒是快了一点:“也是大费周章。”

    “我听说令尊以前很疼爱你。”

    他提到林景,林惜也有点忍不住说多了一点:“是啊,死之前,都还是为我着想。”

    “嗯?”

    韩进哼了一声,表示不理解。

    林惜却沉默下来了,她看着前面的路。

    现在她喝醉了,走路有点歪歪斜斜的,很小很小以前的事情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就是记得,记得林景是怎么样教她走路的。

    “抱歉,我提了不该提的事情。”

    他先进电梯里面,按着开门键,等着林惜进去。

    林惜人走进去,站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看向韩进:“没什么。”

    电梯就只有两个人,只是谁都没有开口。

    “叮”的一声,电梯门应声而开,林惜下意识抬腿走出去,却不想刚好有人进来。

    她被刚到门口,被人撞了一下,没站稳,往后一倒,直接就倒在韩进的怀里面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到一道醇厚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了:“林惜。”

    是陆言深。

    她太阳看过去,陆言深已经走到她的跟前了。

    林惜眼睛动了动,抬腿直接过去扑到他的怀里面:“陆总,我想爸爸了。”

    她的声音很轻,要不是人靠在陆言深的耳边,他也未必听得到。

    陆言深低头看了怀里面的人,显然是喝醉了。

    他抬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发,然后看向韩进:“谢谢你,韩先生。”

    韩进对着他眼底的冷意,倒是没有半分的退让:“不可以,阿生他们闹得很,林惜喝得有点多,应该是醉了。”

    说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看着林惜突然之间笑了,然后直接将刚才扶着林惜的手插回口袋,抬腿往门口走。

    “韩先生。”

    陆言深抱着林惜,开口叫住了韩进。

    他回头看着陆言深,眉头挑了挑:“陆总,有何贵干?”

    “没什么,只是想提醒一下韩先生,夜色寒冷。”

    说着,他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披在林惜的身上,他才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两个男人之间一场对峙,最后还是以陆言深胜出结束。

    韩进对林惜的心思,别人看不出来,陆言深自然看得出来,第一眼看到韩进的时候他就不爽了,偏偏自己怀里面这个傻白甜,该聪明的时候就犯傻。

    外面的风是真的冷,林惜被风一吹,人也清醒了一点,看着抱着自己的陆言深,下意识地紧了紧手,往他的怀里面钻了钻,哼哼地叫着:“陆总。”

    喝醉了的林惜就跟只小猫一样,有点黏人,又有点小傲娇。

    陆言深将人抱进车里面,刚想松手去拉门,她却突然之间一把捉住他的手:“陆总,别生气。”

    司机很识趣地帮忙把门关上。

    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面的人,林惜正睁着眼睛看着他,也不知道是真的醉了,还是装醉的。

    他冷哼了一声,“喝了多少?”

    她抿了抿唇,半响才用手指比了个数字:“三,三杯。”

    “呵。”

    陆言深抬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醉了?”

    “我没醉。”

    说着,她又紧了紧抱着他的手。

    看着像是没醉的,怎么就连路都走不好呢。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林惜是真的醉了,酒劲现在终于上来了,她虽然不至于发酒疯,可是嘴里面念念叨叨的,跟个小老太婆一样说个不停。

    “阿生走了、子立也走了,一下子,他们都走了,有点难过啊,陆总。虽然以前……”

    她断断续续的,不厌其烦地说着。

    陆言深将人放到床上,“行了,别再说了。”

    都说了五遍了,他都能把她的话给背出来了。

    醉成这个样子,洗澡是不切实际的。

    他进去绞了热毛巾出来帮她擦着,一身的酒气,陆言深冷嗤了一声,低头咬了她一下:“下次还喝这么多?”

    她唇上吃痛,本来胆子就大了,现在胆子更不用手了,抬手直接就把人勾住。

    林惜眨着一双水汪汪的杏眸看着人:“陆总,你怎么这么好呢?真是好的我想把你藏起来。”

    喝醉了都还会讨人欢心,估计这个世界上,也就林惜这人会干这事情了。 本来一股火在身体里面到处蹿的,听到她这一句话,陆言深也不知道怎么的,觉得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

    看着人的目光也忍不住软了下来,抬手将扒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拉了下来,轻笑了一下:“花言巧语。”

    他起身想去洗澡,衣摆却又被扯住了。

    陆言深回头,那应该是醉了的人,现在拉着他的衣摆,看着他,表情带着几分委屈:“不是花言巧语。”

    他滚了滚喉咙,看着她,不紧不慢地问着:“是什么?”

    “真心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