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47 下次再说

    听到她的话,陆言深突然之间就笑了,转过身去看着她:“林惜?”

    “嗯?”

    还懂得应他,没真的醉的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

    他弯下去亲了她一下,然后抬手一边摸着她的头一边哄着:“乖,好好睡觉。”

    她看着他,眼睛眨了眨,“我乖。”

    陆言深看着她,只觉得身下的人哪哪都是自己爱的,就连这喝醉的样子都可爱得让他心头发软。

    怎么就有这样的人呢。

    林惜醉得不完全,但并不能说她没醉。

    有些人喝醉了是完全不省人事,有些人醉了,只是思维反应比平时慢了半拍,所以林惜也是醉了的,只是没有夸张到倒下床就不知今夕何夕的地步。

    红酒的酒劲不大,宿醉的后果还算好。

    林惜这半年来的生物钟都是凌晨五点不到就醒了,今天也不意外。

    陆言深也一样,她一睁开眼,就看到身侧的男人也睁开眼了。

    刚醒来,反应有点迟钝,林惜只觉得口渴,又不想下床去装水喝,就伸手在被子下面拉了拉陆言深的手:“陆总,咳咳,我口渴。”

    刚从被窝里面睡醒,整张脸都是红彤彤的,一双眼睛蒙蒙地看着他,说真的,陆言深抗拒不了。

    “等着。”

    他掀开被子,又帮她曳好了,才起身去给她转水。

    喝了水之后,林惜算是完全清醒过来,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大半夜,好像也是说口渴,想要喝水的。

    结果自己不愿意下床,每一次都是让陆言深去装水的。

    她将被子放下,抬手抱着陆言深的腰:“我下次再也不喝这么多的酒了。” 他都还没有开始秋后算账呢,她就先下手为强了。

    狡猾。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还跑不跑步?”

    “跑。”

    虽然有点不好受,可是林惜已经习惯了。

    吃完早餐之后,林惜以为陆言深要去公司的,可是她见他从楼上下来,身上穿的还是休闲服,不禁有些疑惑:“陆总,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嗯。”

    他应了一声,走到她的身后,抱着她亲了一口:“想学射击吗?”

    她扭头看着陆言深:“今天吗?”

    “嗯。”

    他应得简洁,松了手,林惜却回身搂着他的脖子:“什么时候啊?”

    “换衣服。”

    他这么说,显然就是待会儿就要出去了。

    林惜现在虽然不算无所事事,但也并不忙,生活里面总是要有新鲜的东西才会鲜活的。

    陆总难得心血来潮,带她去学射击,她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这已经十一月下旬了,A市完全进入冬天了。

    因为考虑到是在户外,林惜穿了一双平底长靴,深蓝色的牛仔裤下包裹着的长腿,一半塞在了长靴里面,一半在那短款的白色羽绒服下,完全是腰一下全都是腿。

    她化了个淡妆,头发被她披在身后,和白色的羽绒服交相辉映的是鲜红色的围巾,圈在脖子上,衬得她一张脸小巧又白皙。

    陆言深扫了她一眼,将人牵到手上:“很高兴?”

    都写脸上了。

    林惜也没有否认:“高兴啊,我都没摸过枪。”

    他牵着她出了门:“枪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好摸的。”

    “好奇嘛,陆总。”

    人怎么可能没有好奇心呢。

    陆言深带她去的是郊外的一个射击场,不是周末,又是冬天,人并不多。

    射击场并不小,室内室外的都有。

    陆言深怕她刚病好,在室外万一又吹病了,所以就只带她玩室内的。

    射击场内是有教练的,陆言深给她选的一个室刚好三个训练位置,这还是林惜第一次看到真枪,听教练讲了一堆注意事项之后,又看着教练示范之后,林惜才真的接过枪。

    而这时候,陆言深已经打了十发了,一共98环。

    林惜就算不远玩枪,她也知道陆言深这技术不是一般的。

    果然,他刚摘了隔音耳机,教练就上前赞扬:“不错啊,还没退步。”

    这一听,两个人还是认识的。

    林惜有些好奇,只是陆言深没有搭话,直接走到她身旁:“看我干什么?看靶!”

    她只好收回视线,不再八卦,仔细瞄准。

    陆总说得对,抢不是那么好摸的。

    后冲力太大了,林惜第一次摸枪,手又是娇生惯养的,别说茧子,就连掌纹都不多。

    细皮嫩肉的,才两枪,她的虎口就被蹭红了。

    陆言深也留意到了,“还玩?”

    她虽然手娇气,可是人也不算真的娇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跟的陆言深多,她对这些什么枪啊、刀啊,也有了几分兴趣。

    因着每天早上都跟陆言深对练,上个月他带着她去了一个收藏,里面全都是各种小刀。

    林惜撒娇顺了几把,觉得还挺好用的,用来削苹果。

    陆言深有一回看到之后,脸色都沉了,被她耍赖撒娇又糊弄过去了。

    刀她都要摸两把走的,这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碰枪,林惜当然不把自己手掌心放在眼里啊:“玩啊!我怎么也得打到你一半啊!”

    陆言深看着她两发加起来都不大十的命中,没有说话,站在一旁随她去了。

    林惜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命中有些差,但是她性子慢,做事情够耐心,后来久了,倒也能有七八环的成绩。

    没什么训练的人,第一次摸枪,能打到八环,算是不错了。

    她玩着玩着就上瘾了,陆言深见她手心红得厉害,让人给她拿了手套。

    林惜换了手套之后第一环就发空了,她有些不满,想摘手套,却被陆言深摁住了:“你要是摘了,就别打了。”

    陆总发话了,她只能带着打。

    这一打,就打到午饭的时间。

    林惜的手掌已经有一处磨破皮了,她还想说试试狙击枪,但是陆言深不让,拉着她就走了。

    “陆总,我们下次什么时候再过来啊?”

    刚上车,她就眼巴巴地看着他。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应了她一句:“下次再说。”

    这女人,倒是迷上这个了。

    他说完,伸手拉过她的手,伸手毫不留情就摁了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