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48 今天千万不要找陆总

    “嘶~”林惜吃痛,忍不住抽了口气:“陆总,疼啊!”

    他冷嗤了一声:“刚才没看出来你疼啊。”

    要不是他拦着,今天怕是不能从里面离开了。

    她有些讪讪,伸了手递到他跟前:“真的疼,你看,都破皮了。”

    现在倒是会撒娇了,刚才还嫌弃手套。

    陆言深睨了她一眼,想再摁她一下,可到底还是没忍心,从储物箱里面翻出消毒水,又找了棉签,简单给她处理了:“少折腾。”

    车子停在一个商场前面的停车场,这会儿已经快一点了,林惜刚才在射击场的时候是兴奋了,现在就觉得饿了。

    射击也是消耗体能的,精神要集中,注意力不能分散,况且林惜还玩了一个多小时。

    林惜的手掌是真的破了皮,虽然用消毒水处理了,但是这大冬天的,风烈烈地吹,那伤口疼的很。

    她下车都不敢把手掏出来,一直都塞在自己的口袋里面。

    陆言深自然把她这些小动作收尽眼底,哼了一声:“现在疼了?”

    她抱着他一只手臂,头往他身上蹭了蹭:“疼疼疼,不过也饿。”

    他睨了她一眼,将人牵了进去。

    吃完饭出来刚好看到药店,陆言深想起公寓里面没有备创可贴,牵着她拐进了药店里面。

    林惜看到体重秤,想试试自己重了还是轻了,松了手上去秤了秤。

    没重,还轻了两斤。

    她松了口气,侧头看到一旁坐了个老奶奶,估计是在流浪的,手被冻伤得很严重,从几层衣服里面摸出一叠一块块的钱在数着。

    林惜看得有些难受,还没有反应过来,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个人出来,老奶奶手上的钱直接就被抢走了。

    “抢,抢劫啊!”

    老奶奶反应也迟钝,起身想去追,人却摔了回去。

    她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拔腿就追了上去。

    陆言深刚付了账,一回头,林惜就跟一阵风一样跑走了。

    他眉头一皱,听到身边的一个老人一边喊着“抢劫”一边往那边追过去,也明白怎么一回事了,药一扔,直接就追上去了。

    林惜跟着陆言深跑了这么些天的步,今天穿的又是平底鞋,跑起来也不算吃亏。

    但是那小偷对小路熟悉,林惜被他带着绕,一直追着,倒也一直都追不上人。

    好不容易终于追到死路了,林惜想都没想直接就出手,对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把刀,直直对着林惜的手划过去。

    眼看着就要划上了,她这会儿也收不回来,林惜心中一惊,却不想那刀直接被飞来的白色东西打偏了。

    她还没反应过来,陆言深就将她拉到身后,抬腿一脚就将那小偷踹到了。

    “啪”

    林惜刚想上去把钱抢回来,陆言深一把拉住她,小偷趁着两个人在拉扯,将手上的布袋一扔,人爬墙跑了。

    陆言深走过去捡起刚才打开刀的消毒水和那布袋,看也不看林惜一眼,直接就往前走。

    “陆总——”

    林惜看着他背影,心口都颤了一下。

    这一回陆言深是真的生气了,而且还不轻。

    她娇娇地叫了他一下,可是他压根就不理她。

    林惜不敢再说话了,喏喏地跟着他的身后,现在都还有些后怕。

    她又莽撞了,就跟上一次去西南监狱一样。

    追人的时候不觉得多远,走回去林惜才发现自己居然追了两条街。

    这时候人也不多,被抢的那个流浪老奶奶身子不好,腿脚也不好,跟不上,坐在马路边埋头在哭。

    林惜停在陆言深的身后,等着绿灯过马路,就这么看着马路对面的小老太太。

    有点难受。

    她不是什么圣母,别人对她狠,她对别人更狠。

    可是看到那小老太太之前默默数着钱的样子,她就觉得挺难受的。

    都这么老了,不能安享晚年。

    绿灯亮起来,陆言深回头看了她一眼,她连忙跟上去。

    他显然也看到那老太太了,把那布袋往她身上一扔,站在一旁冷声道:“十秒。” 林惜愣了一下,拿着布袋连忙跑过去:“奶奶,您的钱。”

    老太太显然没想到还能追回来,毕竟广场人不多,她被抢的时候,也没多少人看到。而且她一个流浪的老太太,多数人都觉得没多少钱,哪里会帮她去追。

    现在看到自己的钱又回来了,她怔在那儿居然都忘了接回去了。

    林惜想到陆言深的话,弯腰将布袋放到老太太的手上,然后连忙往回跑,跑了两步,又想起什么,她将自己口袋里面的钱包拿出来。

    现在人都是刷卡或者手机,林惜带的现金不多,就只有两千多。

    她把所有钱都掏出来了,一毛钱也没放过,直接就往老太太怀里面一扔,“奶奶,买件好点儿的衣服。”

    说完,她连忙跑回去。

    陆言深的脸色已经完全沉下来了,一双黑眸看着她冷得像放了冰块在里面一样。

    林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他直接就往前走。

    一路上,车厢里面都是低气压的,林惜一句话都不敢说。

    她很久都没有见过陆言深生气了,平时就算是有点惹怒他的地方,她撒个娇就过去了。

    可是这一次显然不一样,他就连开口都不让她开口了。

    进了屋里面,林惜看着在脱大衣的陆言深,小心翼翼地叫了他一下:“陆总,我错了。”

    他没看她,将大衣一脱,直接就往一旁的衣帽架上搭了上去。

    林惜抿了抿唇,将自己身上的羽绒脱了,换了拖鞋,才往楼上走。

    陆言深正在书房里面打电话,语气很不好,这算是迁怒了。

    丁源好久没有感受到陆言深的怒气了,今天不知道怎么一回事,陆总的怒气值高代200,他一听他开口,整个人都跟着颤了颤。

    好不容易挂了电话,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助理,想了想,还是交代下去:“你跟李经理他们说,没什么紧急文件,今天千万不要找陆总。”

    不然别怪他没提醒,在老虎嘴边拔毛,也不怕一口把你吞了。

    陆言深挂了电话,在书房站了一会儿,心底的怒意还是怎么都压不住。

    第二次了,做事情就一点儿后果都没有想过!

    如果他没赶到,那刀子下去,就是白进红出了。

    破了块皮都喊疼的人,还生生把手松上去被人砍。

    真特么蠢死了!

    林惜换了睡衣睡裤,没敢睡,披着大棉袄坐在床边,身体挺直,跟个小学生一样。

    陆言深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副情景,他冷笑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