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49 上一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他的声音但是没有半分的波澜,可是林惜的心却抖了一下,起身拖着长长的棉袄走到他跟前:“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是我冲动了。”

    她向来都是勇于认错的,陆言深向来强势,如果她不会认错,后面有的是好果子让她吃。

    认错的招数她的都已经炉火纯青了,不狡辩不多说不推卸,就只承认错误,说自己错了。

    以前都是这样的,然后看着陆言深的脸色好了一点儿,就抱着人撒撒娇,必要的时候牺牲一下色相,事情就能过去了。

    可是显然,今天的事情是没有那么容易就过去的。

    陆言深坐在那沙发上抬头看着她,明明站在高处的人是她,可是就有一种是被他压着的感觉。

    林惜抿了抿唇,下一秒就听到从事发到现在只说过那么两句话的陆总开口:“裤子脱了。”

    听到他的话的时候,她整个人有点懵了,看着他完全不能够了解。

    她是做错了事情,可是这个脱裤子有什么关系?

    “要我帮你?”

    他见她不动,又开口提醒了一句。而且那看着她的表情严肃冷漠得让她无法认为他是在开玩笑,可是尽管如此,林惜还是十分的难为情。

    “难为情?”

    他说完,直接就将她拉到怀里面,手一把就将她的睡裤拽了下去,然后还没等她开口,她人就被他扣在腿上,脸朝地。

    林惜突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了,脸色一白:“陆总,我真的知道错了,你——”

    “啪!”

    一下。

    用了力气的巴掌直接落下去那浑圆的屁股上,羞耻心和疼痛感让她十分的不堪。

    林惜想挣扎,陆言深第二下就打下来了:“上次你怎么说的,嗯?”

    他毫不留情,也不给她开口求饶撒娇的机会,因为知道自己会心软。

    “啪!”

    第三下,林惜眼泪直接就出来了:“疼——”

    她不敢说什么了,直接就叫疼。

    “啪!”

    第四下,还是直直地落下去了。

    “逞能?”

    “啪!”

    第五下,“现在只知道疼了?”

    他说一句打一下,每一下都是用了力气的。

    “刀子落在手上的时候就不疼吗?”

    “啪!”

    第六下。

    很羞耻,很疼,可是她不敢挣扎,因为理亏。

    “疼,陆总,我疼!”

    她声音都有些哽咽了,显然是真的疼。

    陆言深冷哼了一声:“我觉得你一点儿都不怕疼。”

    说着,第七下就落下去了。

    林惜被他逼得急了,她小时候再怎么皮,都没被林景打过,更别说这样羞耻的打法了。

    眼见第八下要落下来了,她扭头看着他:“你再打我,我就不爱你了!”

    口不择言,陆言深好不容降了点的怒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第八下好不留情又下去了:“你的爱就这么肤浅?”

    虽然知道她说的是气话,可是平日里面那张嘴说的全都是好话,突然之间说出什么不爱你的话,陆言深气得手都抖。

    “啪啪!”

    连续打了两下,直到看到那白皙的皮肤都红了,他才松了手。

    林惜抬手一把挣开他,抹了一把眼泪,将裤子提上,低头看着他:“陆言深,你太过分了吧!”

    她也气,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一两巴掌打打长个记性就算了,结果连续打了十八掌,她现在伸手摸一下都觉得疼。

    “过分?”

    他看着她,直接就被她气笑了。

    “你过来,我们谈谈更过分的。”

    他招着手,话是说的如沐春风,可是眼底里面的冷意却是渗人得很。

    林惜牙关颤了颤,没有过去,板着脸冷笑了一下:“我先在很生气,暂时不想跟你说话。”

    错的明明是她,结果现在理直气壮说生气的人也是她。

    陆言深活这么多年了,倒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人。

    他动了动,伸手将人拉到了怀里面。

    林惜下意识挣扎,他抬手扣着她:“别乱动,给你揉揉。”

    她哼了哼:“打十八掌给一颗甜枣吗?”

    听到她的话,陆言深抬头睨了她一眼,手却真的帮她揉着:“林惜,你下次再这么不过脑子,你信不信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哭。”

    他这会儿倒是收了不少冷意,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比他刚才的任何一句话要吓人。

    林惜僵了一下,她好久没有听过陆言深这么一本正经地生气了,这一次真的是被震住了。

    她向来都是能屈能伸的,抬手抱着人往怀里面蹭了蹭,也不闹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冲动了。”

    她知道自己是冲动了,其实当时没有想那么多,老太太确实是太可怜了,她难得恻隐,下一秒钱就被抢了。

    就她目测,那钱估计连五百块都没有,也不知道那小偷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老的老人的钱都能够抢得下手。

    而且当初广场人也不多,她算是第一目睹者,再加上自己到底还是有些防身的,只是没有想到对方会带了刀。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你这话听着熟悉,上一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林惜有些讪讪,抬头想亲他,却被他侧开脸,唇只能落在他的侧面上。

    她不死心,勾着他脖子的手干脆按着他的后颈,强硬地亲了上去。

    小舌跟软软的,在唇上一扫而过,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陆言深的眼神一暗,终于没有再躲,却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林惜也不是第一次撩他了,空了一只手,扯着他衬衫的领口,柔若无骨的手顺着衬衫一直往下,划过那皮带,然后停在早就已经按捺不住的地方,眉头微微一挑:“陆总,你不想要我吗?”

    陆总今天很高冷,还是不为所动:“不想。”

    她不甘心地捉了一下:“但是小陆总很想。”

    “呵。”他冷哼了一声,抬手拉着她作乱的手:“放手。”

    “我真的知道错了。”

    她仰着头看着他,手指微微挑了挑。

    陆言深抽了口气:“你这是准备上天?”

    林惜看着他笑了一下,终于抽回了手,却是抱着他的脖子把自己往前挪了挪,直直坐在了小陆总的身上,蹭着。

    然后贴在他的耳侧又娇又媚地说着:“不是,我想上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