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350 你想太多了

    “林惜。”

    他拉开她的手,低头看着他,一双黑眸冷得吓人:“是不是每一次犯了错,你都想这样翻篇?”

    她的小心思全都写在脸上,他一眼就看穿了,偏偏自己还在硬着头皮演下去。

    听到他的话,她突然之间收了脸上的笑容,原本还勾着人的,却在下一秒就松了手,直接就从陆言深的身上站了起来,低头看着他:“那我去写检讨吧。”

    她的语气淡了很多,眼睛有些红,言语间少了娇糯。

    说着,她起身真的披着大棉袄就往书房那边走去。

    陆言深看了她几秒,最终还是起身过去把人抱了起来。

    林惜猝不及防,低叫了一声:“陆总,你要干什么?”

    他有些气,直接就将她摔到床上。

    柔软的床垫将她整个人弹了起来,又摔了回去,还没等她稳好,他就直接压了下来了,大手一把抓过她的双手举到头顶,低头就吻她:“干你。”

    林惜微微侧了侧头:“我不能每次犯了错就用这招翻篇,写检讨会深刻一点,你以后也能拿出来时时刻刻监督我。”

    陆言深听了她的话,咬了一下她的耳垂,然后就直接堵住她的嘴。

    林惜这张嘴,说甜言蜜语的时候一筐一筐,能够腻死人;说起道理来,也是一句接一句,能够气死人。

    他到底是听惯了她的甜言蜜语,虽然明知道她故意呛自己的,还是听不得。

    干脆就直接用嘴堵住得了,看她还要怎么说!

    林惜双手被他扣着,双脚也被他夹着,浑身上下,就没一个地方自由的。

    身上的大棉袄被嫌弃的扔在了地上,很快,衣服、裤子……她身上穿着的,全都被他给脱了。

    屋里面虽然开了暖气,但还是冷,陆言深怕她又发烧,抬手将棉被盖了上来,松了她的手,然后捉着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衣摆:“脱。”

    他一边命令着她,一边解自己下身的羁绊,然后将小陆总放出来。

    只是他也没有急着进去,身上的束缚全扔了之后,他低头在她的胸前吻着,另外一只手从小腹顺下去,摸到小陆总最喜欢的地方,开始探路。

    林惜浑身都是热的,在被子里面本身就有点儿闷,这会儿更是浑身上下都窜着一股热流,走哪里哪里难受,想要纾解。

    可是陆言深每次都喜欢拉长前奏,这种好像很好,又好像不够好的滋味折磨得她忍不住伸手却学着他的动作碰他。

    她现在是越来越大胆了,哪里还有当初那个被碰一下都想哭的样子,手从那结实的八块腹肌下去,碰到早已蓄势待发的小陆总。

    忍不住,自己躬身蹭了蹭。

    陆言深被她这动作弄得抽了口气,咬了她一口,抱着她干脆翻了个身,“不是说要干我吗?”

    他说着,大有当撒手掌柜的意思。

    除了一只手还在她小腹下撩着她,让她实在忍不住。

    林惜看了他一眼,弯下身,微微躬起,然后又一点点地下去。

    有了真实感,她忍不住哼了一声:“嗯——”

    这一下,彻底把陆言深给撩起来了。

    位置又转过来了,陆言深也不再给她磨磨蹭蹭的机会了……

    林惜撩起来的这一把火,几乎把她自己都烧成灰烬了。

    幸好她今天的课是在下午五点半,睡了一觉,发现已经四点多了,她眯着眼睛挣扎爬起来。

    人没睡醒,下床的时候腿一软,幸好陆言深刚才听到她的动静,也起来了,见她整个人更风筝一样风吹那儿就往那儿动,连忙伸手将人捞了一把。

    林惜软在他的怀里面,沾着还没睡醒的声音开口:“陆总,我五点半的课。”

    她中午是真的是被收拾惨了,一点多做到三点多。

    陆言深看着她这样子,终于笑了一下,抬手掐了掐她的脸:“醒了没?”

    “醒了。”

    这回是真的醒了,她连忙去收拾。

    陆言深送她到琴行,临下车前,却突然之间递了一本本子跟一支钢笔给她:“拿着。”

    林惜不解:“陆总,这是什么?我有教案的,不需要这个做笔记啊。”

    “你想太多了,是给你写检讨的。”

    “……”

    我们怕是不能好了。

    林惜怏怏地接过了写检讨的笔记本,没有再说话,推开车门下了车。

    因为陆言深这神来一笔,她进了琴行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开心。

    因为陆总在她下车前说了:不能低于三千字。

    她高考作文也就是八百字,他的口气倒是大,一下子就三千字。

    七点半下课,林惜从琴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陆言深的车了。

    她抬腿走过去,见他在打电话,自己拉开车门上了车。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倒是没有说些什么。

    挂了电话,才问她:“想吃什么?”

    “火锅。”

    他冷嗤了一声,却还是把车开去吃火锅了。

    林惜有点提心吊胆,一直到下车,陆言深都没提过检讨的事情,她才松了口气,一下次就过去抱住陆言深的手臂。

    陆言深最不喜欢吃火锅是因为吃完之后一身的味道,林惜偏偏喜欢在吃完火锅去吻他。

    今天晚上刚回家她就凑上去要亲人了,陆言深被倒也没反抗,被她亲了一会儿,然后低头看着她:“检讨书呢?”

    不作不死,为什么她要作呢?

    林惜讪讪地笑了笑:“没来得及写。”

    “嗯,明天写。”

    他倒是挺宽容的,明天她一整天的时间。

    说完,他抬腿就上了楼,林惜看着他的背影,半响,才跟着上去。

    中午的时候闹得很,又要赶起来去上课,林惜其实还没睡够,洗了澡出来就准备睡了。

    陆言深也是刚洗了澡,见她要睡了,伸手将人捞了起来,“打算什么时候把爸的坟迁回去?”

    他喊爸喊得太顺了,林惜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回过神来,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开口:“明天周五,我想周末回去。”

    “嗯。”他应了她一声,拍了拍她的头:“睡吧,明天起来写检讨。”

    林惜的一点点小情绪顿时就没有了,背过身去睡觉!
Back to Top